第六百三十二章 观看争斗

关灯
护眼
    啪啪啪啪啪!

    目光交接之处爆发出一连串的爆响,两道目光好似水火之力发生了碰撞,最后消散的干干净净。

    陈枫闭上了眼睛,只感觉一对邪恶的瞳孔出现在了自己识海之中,冰冷的注视着自己,令陈枫忽然升起一股冰凉的寒意。

    轰!

    本命之火猛地燃烧,把这一对瞳孔驱散干净。

    “对方这是修炼的什么瞳术,这么邪恶?”陈枫有些惊讶。

    远在五百里之外的云层之中,漂浮着一只巨大金雕,金雕身上站立着三名身穿青色战甲的修士,其中一人正是炼魂宗的青之枫,而站在青之枫身边的一名冷峻年轻人忽然闭上了双眼。

    “师兄这是怎么了?”青之枫有些好奇的问道。

    终于这名冷峻年轻人睁开了双眼,两道青黑色的目光一闪而过,面前的云团纷纷消融,好似雪堆遇到了烈火。

    “沒什么。”冷峻年轻人低声道,脸色平静,似乎是什么都沒有发生。

    “竟然有人修炼了暗黑魔瞳,不知道是什么人?难道是幽冥洞的人,或者是暗夜府?”冷峻年轻人心中想道。

    “陈兄,你沒事吧?”看着陈枫忽然闭眼,然后又眼放黑光,大家就知道肯定是出现了一些问題。

    “遇到一个高手,对方修炼的也是瞳术,而且还很邪恶,刚才我的识海中出现了一对邪恶的瞳孔。”陈枫沒有隐瞒,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暗幽鬼眼,按照你的说法对方修炼的应该是暗幽鬼眼。”温少修沉声说道。

    “暗幽鬼眼。”陈枫点点头,自己刚才也想到了这一点。

    “这种瞳术炼魂宗的人修炼的比较多,我记得青之魂就好像练成了这门瞳术。”温少修想了想说道。

    “青之魂?”陈枫有些疑惑,感觉这个名字有些熟悉。

    “他有个师弟叫青之枫。”刘权在一边说道。

    “青之枫的师兄,原來是炼魂宗的人,看來这里的热闹吸引了不少人,看來咱们的计划要变一变了。”陈枫说道。

    “不错,在虚家和杀手殿堂两败俱伤的时候咱们要是动手,难保不会有其他人也动一样的心思。”温少修点点头。

    “不管怎么说这些杀手和凌霄宫的人我是一定要杀的。”陈枫沉声道。

    “嘿嘿,咱们出來就是为了这件事,再说咱们已经搞定了对方两个据点,这个据点也不能放过。”温少修笑了笑,算是赞同了陈枫的决定。

    “不过时间拖长了,恐怕会有变故,要是杀手殿堂再有人赶來,事情就算是发生了变化,不过有一点我很好奇,逃走的徐山和火风怎么不在这里?”陈枫说到着眼中黑光闪动,再度动用了瞳术去查探四方。

    但是很快陈枫就失望了,除了又发现了一些修士之外,并沒有徐山两人的踪迹。

    “难道是这两人伤势过重,躲起來养伤去了,要是这样的话倒是沒有什么好担心的,不过要是这两人去计划其他的阴谋诡计倒是需要谨慎一些。”陈枫心中暗道。

    “虚家又死一人,这些杀手果然不简单,布置的禁制我竟然沒有见过,这些虚家的修士冲突不出來,最后的结果就是全部死在这里。”温少修看了看说道。

    “要是一般的禁制,虚家的修士直接使用虚空遁就能离开,但是这些杀手布置的禁制竟然连虚空都被封锁住了,真是大手笔啊,要是咱们直接闯进去,嘿嘿,下场比这些虚家的人还要惨啊。”李世龙笑道。

    “有人动手了。”这时候陈枫说道。

    远在数百里围观的两名修士忽然对着交战的场地冲了过去,还沒到就发出了攻击,一黑一红两道光芒刺破空间对着围困虚家之人的禁制轰击过去。

    轰!轰!

    两声巨响传出数百里,禁制被触及,空间中一**的波纹显露了出來,数不清的链条符箓在空中浮现,这是杀手们提前布置出來的禁制。

    “这两人是谁,只不过是天人九层的境界,想要破开这些禁制根本就不可能。”陈枫惊讶的说道。

    “嘿,不认识,不知道是哪里來的两个修士想要巴结虚家吧。”刘权笑着说道。

    “多谢两位出手相助。”

    果然虚家有人开口了,声音不断地传递出去,令远在百里之外的陈枫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在下乃是虚家的虚子平,今天被杀手殿堂之人暗算,希望各位相助,事后我们虚家一定会重重感谢。”虚子平再度大叫。

    “嘿,果然,沒想到虚家还是使用这一招了。”温少修笑了起來。

    “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动手。”

    “看看吧,反正咱们不急着动手,我倒是希望这些观望的修士全都一拥而上,把这些杀手干掉,这样也省的咱们动手了。”

    虚子平的声音传出去之后,良久都沒有人回应,毕竟大家都不是傻子,此时的场面大家都看的很清楚,杀手殿堂占据了上风,很快就能杀光虚家之人,再说了杀手殿堂可不好惹,沒有人闲着无聊不怕麻烦去招惹杀手殿堂,之前出手的两人十有**是和虚家有久,当然了还有一点就是虚家空口白话的想要大家出手相助,本來有人想出手的现在也要考虑考虑了。

    “杀手殿堂的杀手不知道杀了多少人,在修炼界不知道搅起了多少腥风血雨,希望大家能一起出手,把这些杀手斩杀于此,要是有人愿意相助,不仅可以得到我们虚家的友谊,我个人做主还能传授各位我们虚家的秘术,虚空术。”这时候虚子平再度开口大叫。

    听了这话,围观修士终于有人动容了,倒不是为了虚家的友谊,而是虚空术三字令有些人心中了。

    “嘿,一派胡言,这种瞎话都能说得出口,真是好笑。”温少修冷笑。

    “这个虚子平简直是在放屁啊。”青之枫脸上露出冷笑。

    “骗鬼呢。”

    “傻瓜才会相信。”

    “嘿嘿!”

    虚子平的话虽然令有些人心中,但是更多的围观者则是嘿嘿冷笑,显然是不相信虚子平的话。

    就连陈枫也是嘿嘿冷笑,陈枫可是知道这些大家族都会把自己的秘法看的比生命还要重要,不要说虚子平这些人,就是人数再度一倍,虚家高层也不会把秘术传给别人。

    陈枫可是知道这些家族中修炼了秘术的精英的识海中都有一些禁制,要是有人使用手段搜魂,或者虚家之人自己想要流传出去,识海中的禁制就会发动,轻则被制,重则直接死亡。

    虚子平再厉害也沒有修炼到人仙的地步,识海中自然也有禁制,所以说虚子平刚才说的完全都是鬼话。

    陈枫这些出自大门派的弟子当然明白,当然了,那么多的围观修士,也不是每个人都像陈枫等人那样不相信,就是再有漏洞的谎言也会有修士选择相信和上当。

    嗖嗖嗖嗖!

    立刻就有四名修士杀了出來,这四名修士一出來就二话不说,只是闷着头的轰击禁制。

    陈枫双眼快速一扫就看出了这四人的修为,这四人境界最高的一人只有天人八层,其他三人只不过是天人七层,而且从衣着打扮、功法修为上陈枫不难看出,这四人十有**都是散修。

    “还真有人相信,就这种修为出來也是送死,哎,虚家这不是拉人进入火坑吗。”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只能说这些人太贪心了,想要得到虚家的虚空术,嘿嘿,只怕这些人沒命去修炼了。”

    “不过虚子平这个办法倒是不错,不管怎么样也能拖延一段时间。”

    看到有人出手,那些有來头有靠山的修士全都是心中冷笑,一个个都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思,沒有一人开口提醒这些人。

    “多谢各位相助,事后我一定引荐各位进入我们虚家。”虚子平有些激动的叫道。

    “进入虚家就不必了,你只要把虚空术交给我们就行了。”其中一个天人九层的修士沉声说道。

    “哈哈哈,这是当然,这是当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虚子平难不成还会说谎。”虚子平笑了起來。

    “真是有些无耻啊。”陈枫摇摇头。

    “马上就要被击杀了,什么样的手段不能使出來,只不过这些散修修为不够,出來也是送死。”温少修说道。

    果然温少修话音刚落,被攻打的禁制猛地绽放亮光,两道完全由虚空之力和符箓凝成的锁链猛地抽打出來,直接抽在了两名修士身上。

    这两名被抽中的修士只不过是天人七层的境界,在锁链的抽打之下当场就四分五裂。

    另外几人惊慌之下也被接下來的阵法拉扯进入了其中,和虚家修士一起被围困起來。

    这一变化令想要动手的修士再度平静下來,这些人确实很像得到虚空术,而且这些人也相信了虚子平刚才的话,但是冲上去送死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秘术再重要也比不上自己的性命重要啊。

    “嘿嘿,这下看來围观之人是不会再出手了。”温少修笑着说道。

    “再看看情况吧,不管有沒有人出手,我都要提前做好准备,这么多的血气精华可不能浪费了。”陈枫沉声说道。

    聚血珠想要完全修复,最需要的就是源源不断的血气精华,说起來陈枫恨不得眼前的场面再度扩大十倍百倍,死的人越多越好,那么自己就可以吞噬更多的血气來修复聚血珠。

    看到沒有人出手,虚子平更加着急了,再度喊叫了几声,可惜依然沒有人出手,眼前这种情况谁动手都是送死啊,除非力量强大到能直接打破禁制。

    终于,虚家又有两人被干掉,就连虚子平都受到了创伤,不过黑衣杀手也被拼掉了一人。

    “人仙杀手果然厉害,要不是虚家修炼虚空术,再加上有几件不错的圣器,嘿嘿,恐怕已经被斩杀干净了,不过现在看來虚家也坚持不了多久。”陈枫说道。

    “怎么,陈兄,你是要出手了。”温少修摩拳擦掌,有些跃跃欲试。

    “不急不急,现在动手只能白白浪费力量,还要再等等。”陈枫笑道,手中聚血珠不断的转动着,聚血珠之中一个个血雷正在不断的酝酿着,这是陈枫接下來的大杀器。

    在虚家修士还剩下四人的时候,虚子平终于拼命了,只见虚子平先是仰天一声声咆哮,然后一张嘴,一个拳头大小的晶莹剔透的圆珠子飘飞了出來。

    这个圆珠子一出來,周围的空间开始震动起來,一圈圈的波纹从圆珠子上面散发出來,四周的禁制立刻开始啪啪啪啪的炸裂开來。

    就连远在百里之外的陈枫等人都感受到了空间之力的剧烈波动,甚至四周的一些树木岩石在这些空间之力之下纷纷化为碎片。

    “好强的空间波动,这是什么法宝?”陈枫有些吃惊。

    陈枫不认识这是什么东西,但是温少修等人却认识,众人一个个脸色变化,甚至有几人不自然的运气了护身剑气。

    “这是虚衍神雷,沒想到这个虚子平身上竟然带着这种东西,看样子这是要同归于尽啊。”温少修说道。

    “虚衍神雷,这是什么东西?”陈枫有些疑惑,听温少修的口气虚子平拿出來的这个珠子似乎很厉害。

    “这是虚家汲取虚空之力凝练出來的一种雷法,威力很是强大,一般來说只有人仙高手才会拥有,却沒想到这个虚子平竟然这么有种,不过我看咱们最好还是后退一些。”温少修沉声说道。

    “有这么严重?”陈枫有些怀疑,自己等人距离战场可是还有一百多里呢,难不成这个什么虚衍神雷能比得上人仙的劫雷。

    “小心为上。”温少修说着带头往后退去,刘权等人沒有考虑也快速跟着后退,陈枫摇摇头身形飘忽也后退了十几里。

    “动手!”

    虚子平一声大喝,一口精血喷洒出來,同时虚家另外三人也是同时伸出手指对着胸口插去。

    血洞出现,一股股热血从心口处激射而出,浓郁滚烫的血气之力往四周散开,似乎连空间都被燃烧起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