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五章 狂抽

    陈枫笑了笑,并沒有和对方硬拼,虽然硬拼的话自己也吃不了亏,毕竟自己身上可是有一件圣器级别的护身甲衣,而且陈枫本身的肉身强度也已经相当于一件圣器的硬度。

    虽然吃不了亏,但是也沒有必要被对方的长枪刺在喉咙上,再说对方的长枪也是一件圣器,而且还有另外一人虎视眈眈。

    想要斩杀这两人也无需自己硬拼,当下陈枫刺去的长剑猛地一顿,然后两股螺旋剑气从剑身上激射出來。

    两股急速旋转的剑气猛地转了个弯,对着这名修士的双臂斩去,而陈枫则是身形晃动了一下就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陈枫就到了使用长刀的修士面前。

    本來陈枫在和使用长枪的修士交手的时候,这名使用长刀的修士就已经酝酿好了招数,谁知道刚刚打出去陈枫就消失了,而令此人更加震惊的是陈枫已经到了自己面前。

    唰!

    陈枫施展了好久沒有使用的长生刀术,一道光芒猛地一闪,切开了空间到达了这人面前。

    这一道刀光直來直去,除了速度快点,并沒有其他的繁杂不凡,但是这名使刀的修士却有一种无法躲闪无法抵挡的感觉,似乎自己接下來的一举一动都被封住了。

    “这是什么刀法?”

    叮!

    一声轻响,好歹这人也是修炼了上百年的刀修,虽然吃惊但是最后还是挡住了陈枫的攻击。

    而陈枫一刀斩出之后接下來再度发动了一连串的攻击。

    陈枫手中长生剑已经换成了长生刀,脚下麒麟步一动,围着对方快速转了一圈之后,一共八道刀光连连绵绵,一连串的落在了对方身上。

    在陈枫刀意大发的时候那名使用长枪的修士再度杀到,而陈枫身形一晃再度转换了一个位置,漫天剑光从身上炸开,陈枫施展出了剑气风暴对着这人笼罩过去。

    仗着麒麟步陈枫不断的对着两人发动攻击,期间还有独眼魔蜥不断的被击杀,这中间陈枫并沒有使用圣器來欺压对方,只是使用自己最近感悟的长生招数对敌。

    即使如此,这两名人仙也在陈枫的攻击之下手忙脚乱。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來路,怎么这么难缠。”

    此时这两名修士全都心中暗暗叫苦,一个个心中暗叫晦气,早知道这家伙这么难缠,两人才不会招惹陈枫。

    “小子,住手吧。”使枪的修士的大声叫道。

    “朋友住手吧,我们无意和你为敌。”使刀的修士也这样说道。

    “哦,是吗。”陈枫顿时笑了。

    “刚才可是你么率先攻击我的,要是我实力弱一些,恐怕就被你们斩杀了,现在你们说罢手就罢手,哪有那么简单。”陈枫冷笑起來。

    “哼,不要以为我们就怕了你,我们只不过是不想浪费力量,这里不比外界,危险处处都在,大家沒有不要拼个你死我活。”使长枪的修士冷笑道。

    这两人和陈枫对决只不过是稍微处于一些下风,在两人心中还有很多绝招秘术沒有施展出來,真要是生死相斗,施展出种种秘术,最后还不知道谁胜谁负呢,只不过两人进來是冒险寻找机缘的,不到位不得已的情况之下是不会和别人生死相拼的,当然了这两人心中其实并沒惧怕陈枫,两人都有保命的手段,大不了施展秘术离开就是了。

    “住手可以,但是你们冒然对我动手,这件事可不能就这样算了。”陈枫说着双手刀剑齐出,刀气剑气狂啸冲击而出,四周一只只独眼魔蜥都被斩杀。

    “那你想怎么样?”使长枪的修士冷声道。

    “简单,把你们两人身上储物法宝拿出來,我就饶你们一命。”陈枫笑道。

    “什么,你这是找死。”

    “小子,不要以为我们怕了你,施展秘术,咱们联手杀了这小子。”

    “狂妄的小子。”

    这两名修士听了陈枫的话之后立刻就火了,一个个全身的气焰开始暴涨,这两人都被陈枫激怒了,于是决定联手施展秘术斩杀陈枫。

    “想杀我也要看你们有沒有这个本事,不管你们是什么來历,但是招惹了我,就要是死亡的觉悟。”

    在这两人沒有施展大招的时候陈枫率先发动了大招。

    先是丈天尺一闪而过,把使长枪的修士砸的吐血,要知道丈天尺在陈枫手中已经进阶成了二品圣器,而且这件法宝可以穿梭空间,用來偷袭是最好不妙的,以往陈枫使用丈天尺可是屡屡建功。

    这一次效果更好,沒有把对方一下子砸死已经算对方命大了。

    不过陈枫接下來快速上前,长剑闪过,就把陈枫斩成了两截,同时手掌一挥,把对方体内的精血吸收的干干净净,就连对方识海中的灵魂都沒有放过,真正的神魂俱灭。

    “你!”

    面对这种突变,使用长刀的修士脸色顿时变了,一挥手就拿出了传送玉符想要传送出去。

    “想走,哪有那么容易,给我把命留下來吧。”陈枫早就防备着对方逃离,数十道风雷剑气划破空间一窝蜂激射出去,为的是想拖延对方。

    唰!

    这人的手臂被剑气斩落下來,但是那块传送玉符却也被捏碎,立刻就有一股空间之力笼罩住了对方,下一刻这名修士就伴随着空间波动消失不见,令陈枫接下來的攻击落了空。

    “这么快就传送出去了。”陈枫有些惊讶。

    不过不过陈枫一挥手,两件火红色的戒指落在了陈枫手中。

    “好歹也算是有些收获。”陈枫笑道。

    嗖嗖嗖嗖嗖!

    在陈枫停手的时候四周数十只独眼魔蜥同时对着陈枫发动了攻击,一道道由独眼中发出的瞳术攻击,还有数不清的从这些独眼魔蜥身上激射出來的鳞甲尖刺。

    这些魔兽酝酿已久,看样子是想要把陈枫一举击杀。

    面对这种全方位沒有死角的攻击,就是陈枫的麒麟步再神奇都沒有用,于是陈枫直接消失在了半空之中,令这些魔兽的攻击全都落了空。

    等陈枫再度出现的时候,手中多了一个小铜钟,正是之前陈枫抢夺來的圣器铜钟,一件不错的灵魂类法宝。

    嗡!

    铜钟震动,一**的奇异波动往四周散发开來,所过之处四周的独眼魔蜥全都停顿了一下,接着就痛苦的惨叫起來。

    而下一刻陈枫则拿着四方灵鞭抽打起來。

    沒有什么奇妙的招式,只有一记记简单的抽击,然后一只只独眼魔蜥纷纷被抽飞出去,被抽的全身断裂,只要是被四方灵鞭抽中,沒有一只独眼魔蜥活命。

    嗡!

    铜钟再度震动。

    啪啪啪啪啪啪啪!

    四方灵鞭抽动,陈枫就好似地域杀出來的冷血杀神,不断的收割着四周魔兽的生命,只不过陈枫使用的不是镰刀不是长剑不是长矛,而是更具有霸气长鞭。

    铜钟灵魂攻击,四方灵鞭物理攻击,一些沒有中招的独眼魔蜥在四方灵鞭的攻击之下也感觉四周的空间牢牢束缚,所有的攻击都凝聚一点在身上炸开。

    这是陈枫晋升天人境之后领悟了一些天地之间的力量法则,开启了四方灵鞭更加强大的力量。

    陈枫沒有使用想着离开,也沒有使用大规模的杀戮招数,只是这样拿着长鞭一记记的抽击,每一击都毫无例外的击杀一名独眼魔蜥。

    就连后來出现的几只更加巨大的独眼魔蜥都在陈枫的抽打之下丧命,终于这些魔兽胆寒了,恐惧了,这些魔兽不怕死,敢拼命,但是面对陈枫这种冷酷的杀神终于开始退缩了。

    而且这些魔兽退缩的极快,很快就全都钻进了地下,只留下了一地的独眼魔蜥的尸体。

    “杀这种级别的魔兽真是沒有成就感,要不是为了这些独眼,我早就离开了。”陈枫手掌凌空虚抓,一颗颗宝石一般的独眼落在了陈枫手中。

    嗖!

    接下來陈枫继续前进,在前进了五百多里之后终于找到了一个小山丘,说是小山丘也就是一堆大块的巨石胡乱堆起來的石堆。

    轰!

    陈枫挥掌,一块块数万斤甚至是数十万斤的巨石纷纷飞了起來,然后堆积成了一间简陋的房子。

    接下來陈枫又在四周布置了一些禁制,最后更是扔出了八卦剑守护四周,有这八柄圣器级别的长剑布成的剑阵存在,陈枫走进石屋之中开始安心的修炼起來。

    两颗独眼被陈枫拿了出來,然后运转瞳术,开始吞噬独眼之中的能量。

    陈枫的双眼虽然是暗黑魔瞳,但是之前融合了火瞳睛在里面,说起來这种功法秘术相融的做法其他的修士也能做到,但是却有一些困难,而陈枫却不同,修炼了霸道的吞天魔功和神妙莫测的吞天吸纳术,吞噬融合一些其他的能量甚至是秘术都是很容易的事情。

    很快这两颗独眼中的能量被陈枫吞噬的干干净净,然后这两颗独眼嘭的一声化为粉碎,接下來陈枫一挥手再度拿出两颗來。

    就这样陈枫安心的在石屋中不紧不慢的修炼起來,浑然不理会自己所在的地方死否危险,只是不断的提升着自己的瞳术。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