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八章 层层禁制

关灯
护眼
    不过接下來塔的一句话令陈枫激动的心情平静了下來。

    “不是法宝。”

    “什么,不是法宝,那是什么东西?”陈枫有些不爽。

    “也可是说是法宝吧。”塔的一句话令陈枫再度迷糊了。

    “到底是不是法宝,我说塔你今天怎么有些思维混乱啊。”

    “哼,你才思维混乱,你懂什么,沒有一些见识。”

    “好,好,你说,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枫赶紧摆摆手。

    “这个雷珠是后天形成的,我刚才查看了一下只有一个功能,那就是储存这里的雷电之力,说白了也就是一个储物器具,至于攻击力那是一点都沒有。”塔笑着说道。

    “一点作用都沒有,我倒是不相信,这里面好歹也储存着那么多的雷电之力,要是在打斗的时候猛地扔出,然后炸开,我想就是人仙也要被炸个半死吧。”陈枫想了想说道。

    “你要是这样做那也随你。”塔撇撇嘴,然后猛地把雷珠捏爆,大量的雷电之力往四周炸开,雷光闪烁雷花翻滚,令陈枫惊讶的是这颗雷珠中蕴含的雷电之力比长生塔中储存的还要多,就是在品阶质量上也高出天雷之力一筹。

    “这是什么雷电?”陈枫有些惊讶。

    “只不过是一种很普通的上古玄雷罢了,不过说起來比你们渡劫时遇到的天雷还要精练一些,正好以后你修炼的时候可以用來淬炼肉身。”“还是先找到那只魔兽再说,我总感觉这里有些诡异,我想下面一定有一些好玩的东西。”陈枫说着身形往前猛地一窜,因为这里的雷电之力被吸收干净了,所以陈枫很轻易的就冲过了这一层屏障。

    “还是沒有,这只魔兽跑的倒是够快,不过之前那颗雷珠都沒有收掉,我想那只魔王应该來这里的时间不长。”陈枫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周围的情况,最后陈枫施展自己全部的力量,更是拿出了几颗破阵灵符,一口气穿梭了四条屏障,终于停了下來。

    面前的一道屏障,看起來青青蒙蒙的,很是虚无,但是陈枫一上前,立刻就有金光炸开,锋锐的金之力把陈枫身上都划出一道道血痕。

    “好强的金之力。”

    陈枫有些惊讶,一挥手就是一道道劲气激射而出,但是撞在这一层屏障之上立刻就是一连串的火花,陈枫的攻击还沒有消失,就有一道道更加强大的劲气对着陈枫劈斩过來。

    嗖嗖嗖!

    陈枫手中生之剑挥动,轻易把这些攻击击碎,接下來陈枫手中长剑猛地一划,顿时把这道金之力凝成的屏障划出了一道裂缝,就好像利刃划在了布匹之上。

    裂缝出现,陈枫快速钻了过去。

    本來按照陈枫的实力不能在前进了,但是此时圣器在手,面前的屏障根本挡不住陈枫的步伐。

    随着陈枫一层层的下降,一开始的惊喜也渐渐淡了下來,这里虽然有数不清的禁制,但是却连自己的步伐都挡不住,那么即使有宝物,品阶也有限的很,更何况还有一只魔王比陈枫捷足先登。

    “找到这只魔兽了,看來这家伙下降的也不深啊。”陈枫双眼一亮,已经找到了独眼魔蜥的身影,此时这只独眼魔蜥距离陈枫有五道屏障,似乎已经停了下來。

    就在陈枫想要一口气冲过去的时候脸色忽然一变,然后目光往上方看去,很快陈枫眼中就露出了一丝冷笑。

    “这两个家伙真是不知死活啊,竟然跟上來了,嘿,天人九层的境界能跟上來,这两个家伙倒是不简单,身上多半有一些不错的法宝。”

    陈枫思索了一下,心中开始计算,是不理会这两人,还是等两人下來之后再解决两人。

    最后陈枫双眼一亮,已经打定了主意,这两人虽然只是天人九层的修士,不过能被挑选进入这里,肯定也不是平凡之辈,自己只不过是天人五层的境界,说不定其他人也有不输于自己的实力。

    “先试试这两人的能耐。”

    陈枫一挥手死之剑也拿了出來,然后双剑一挥,生死二气一闪而过,轻易的穿过一层层屏障,对着上方冲去。

    这时候神魔洞和东方家的两名修士正在联手破开一层层禁制。

    这两人手中都有一块玉符,玉符上面散发出融合的光芒,笼罩住俩人之后竟然能快速的穿过一层层的禁制屏障,甚至连禁制的反弹都引发不了。

    这两人手中的玉符竟然是高阶破阵符。

    “嘿,幸好咱们身上都有门派赐予的破阵符,不然真还很难进入呢。”

    “不过我很好奇这里竟然会有这么多的禁制,我想下面肯定有一些东西存在。”

    “应该是一些仙人的传承吧,至少也有一些法宝存在吧,沒想到咱们两人倒是运气,这么快就找到了一处传承,希望是仙人留下的洞府。”

    “不要高兴太早,不要往下下面还有一只魔王和一名修士。”

    “不管怎么说,这可是一个好机会,虽然地方厉害,但是咱们也不是沒有机会,咱们可以等对方拼个你死我活的时候再出手,到时候不管是这里的宝物还是对方身上的东西全都是我们的。”

    就在两人密谋的时候陈枫的攻击到了,一黑一白两道剑气已经穿过了两人面前的屏障,闪电般的落在了两人身上。

    “什么?”

    “不好。”

    两人大惊,一來两人有些大意,而來这可是生死二剑发出的攻击,根本不是一般的修士可以抵挡的,然后两人就悲催了。

    先是两人周身的护身气罩轻松被破开,然后两人手中的破阵符也猛地炸开,最后两团血花炸开,两人胸前全都多了一个血洞。

    这还是两人拼死抵挡的情况之下,不然在这两道剑光之下两人十有**会被炸成碎片。

    “走。”

    “逃。”

    两人來不及多想,立刻转身往上方逃窜,此时两人心中已经惊恐到了极点,两人身上的生机正在快速的消失着,两人全都有一个同样的念头,那就是要是再有两道剑气飞來,自己两人铁定要被斩杀了。

    这两人发疯一般的逃窜,以往修炼积蓄的实力全都爆发了起來,为的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冲出地面,然后再说疗伤的事情。

    “嘿,这两人跑的倒是够快,不过实力吗,倒是一般般。”陈枫摇摇头,不再理会这两人,而是再度开始下降。

    再度穿过几道屏障,陈枫终于出现在了那只独眼魔蜥面前。

    看到陈枫忽然出现,这只魔王眼中露出一丝恐惧之色。

    “人类,你是來送死的吗?”独眼魔蜥的神识波动传了过來。

    “笑话,你以为我是來送死的,我可不这么认为,只要你把你的那颗独眼交出來,我就能饶你一名。”陈枫笑着说道,生死二剑挥了挥就是数道剑气对着独眼魔蜥劈去。

    嗖嗖嗖嗖!

    深深的伤口中大量的血液流淌出來,这只魔王终于怒了,自己好歹也是魔王,但是却被一名小小的人类不断的追杀,这件事简直就是忍无可忍。

    于是这只魔王怒吼一声,打算和陈枫拼了,此时这只独眼魔蜥庞大的身形已经缩小到了十來米长,但是更加灵活,速度更快,身上的魔气喷发,更加的狂暴。

    “剑气风暴。”陈枫也知道这只魔王的厉害,不再和对方硬拼,一上來就动用法宝使用了大招。

    生死二剑可是六品圣器,要是完全状态下斩杀这只魔王是轻而易举的,虽然陈枫不能发完发挥出这柄圣剑的威力,但是剑气风暴施展出來,立刻把这只魔王打飞出去。

    等这只魔王落地之后,立刻就是一声声愤怒的咆哮,刚才的一番交手,这只魔王身上多了数十道深深的伤口,鲜血疯狂的喷涌出來。

    嗤嗤嗤嗤!

    这只魔王不再上前,而是施展了自己的瞳术,一道道火红色的亮光从独眼中喷射出來,对着陈枫就是一阵攻击。

    然后不等结果这只魔王对着下方猛地一钻,竟然再度消失。

    “哼,又想逃走,哪有那么容易。”化解了虽然的攻击之后陈枫沒有停顿,手中长剑猛地一划,面前屏障出现裂缝,然后陈枫追了上去。

    “这里是?”

    穿过屏障之后陈枫并沒有看到那只魔王的踪迹,而是看到了一副自己不敢相信的画面。

    巨大的空间之中,一道高达千丈的黑山矗立在自己的视线中。

    这座黑山黝黑中泛着金属光泽,似乎是金石铸就,上面沒有一棵树木沒有一棵花草,只有一幅幅巨大的浮画。

    “这上面画的是什么妖魔,我倒是不认识,不过那只独眼魔蜥跑哪去了?”陈枫有些好奇的观察着四周。

    这一处空间确实很大,按照陈枫的目测应该上百里,算得上一处小千秘境了。

    “咦,这些画似乎有些奇怪啊。”沒有找到独眼魔蜥陈枫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了这座黑山之上。

    或者说是放在了山体上面的浮画之上。

    一开始陈枫沒有注意,但是随着陈枫的目光注视,很快就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之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