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五章 一一斩杀

关灯
护眼
    但是随后吴家修士脸上的惊喜就消失了,因为陈枫全身冰火之力笼罩,威风凛凛,刚才一记刀光竟然连陈枫的皮肤都沒有破开。

    “怎么可能?”

    “是圣器级别的护身甲衣,这家伙身上好东西不少。”

    “文生,刘贤,你们两人还愣着干什么,大家一起动手杀了这小子,这小子身上的东西让你们两人分一半。”

    听了这话文生两人的眼睛顿时亮了,随后两人看了看处于下风有些狼狈的陈枫顿时下定了主意,对视一眼之后就加入了战场。

    “陈枫,不要怪我们,要怪就怪你刚才太嚣张了。”

    文生和刘贤两人都是攻击力很强的剑修,既然打算动手了,两人也沒有手软,一上來就使用了一套互相配合的剑阵攻击,威力极大,之间剑光交融之间,两人的攻击力竟然翻倍增长。

    正是天剑派的融光剑术,最少需要两人施展,攻击出來的剑气可以整备的增长,要是人数增加的话,威力更大,只不过互相之间剑气融合的难度也会提升。

    虽然这门剑阵比不上五行剑阵和八卦剑阵,但是威力也不凡,最重要的是适合两人施展。

    看到这两人终于决定出手了,陈枫不由的叹了口气,从交手到现在陈枫一直在注意着这两人,陈枫之所以沒有使用大招一方面是为了磨练自己,一方面就是为了这两人的选择。

    自己好歹也是天剑派的名誉长老,能不先动手尽量不先动手。

    嘭!嘭!

    一道剑光,一道拳印同时轰在了陈枫身上,把陈枫打出去了上千米。

    陈枫还沒有落地就感觉眼前一花,然后被一层层的丝网牢牢束缚住了,只感觉周身柔韧至极的力道不断的挤压自己,其中蕴含的力量更是在快速瓦解着陈枫体内的力量。

    “杀!”

    困住陈枫之后这些人同时发招,沒有给陈枫多余的时间,直接就想要把陈枫击杀。

    “哎,想杀人就要做好被杀的准备。”

    长生塔虚影在周身闪现,所有的攻击全都被轻松吞噬掉,接下來一道道剑气从陈枫体内释放出來,把周身的丝网完全切割的粉碎。

    唰!

    配合着麒麟步移动,陈枫一剑击出,轻松击碎一道拳印和一道剑光。

    然后又是一剑划出,风轻云淡,但是文生两人联手施展出來的剑幕立刻被切成两半,变成粉碎。

    唰!

    又是一剑击出,这一剑风雷声大作,一道掌影一道刀光纷纷被击碎。

    唰!

    又是一剑。

    这一次剑势犹如火山喷发,势不可挡,然后赵家修士立刻倒飞出去,还在半空中整个人就变得四分五裂。

    “不妙。”

    “这小子厉害。”

    “还是离开比较好。”

    “拼了。”

    看到陈枫如此厉害,一开始拼命厮杀的几人全都起了逃离的念头,并且也是这样做的,相反后來加入的文生两人则是开始拼命了。

    在两人看來,既然撕破脸了,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不然杀不死陈枫,出去之后回到门派也是一件麻烦事。

    不过这时候众人想走已经沒那么容易了,因为陈枫已经打算大开杀戒了。

    嗡!

    一波浓郁的红色波纹从陈枫身上散发开來,冲击到众人身上并沒有起到什么反应,但是很快这些红光在四周停顿下來,形成了一层粘稠厚重的结界。

    这是陈枫动用了聚血珠之后的结果。

    虽然是残破的,但是聚血珠好歹也是一件道器,而且在陈枫手中也恢复了一些力量。

    于是其中几个想逃走的修士就被拦住了,虽然不能完全阻拦,但是拖延一些时间还是可以的。

    “该死。”

    “蠢货。”

    看到这些同伴竟然做出逃走的举动,文生和刘贤立刻咒骂起來。

    陈枫身形一晃,手中长剑再度攻击,剑势飘忽,剑光闪烁,这一剑势是陈枫刚刚领悟出來的。

    “星辰剑意!”

    啪啪啪啪啪啪!

    吴家修士好似被无数陨石击中,身上血洞一个接一个炸开,等陈枫剑光消失之后这人已经变成了一个人形筛子,身上的生气自然完全消散了。

    “小兄弟,住手吧,我们认栽了。”神魔洞的修士立刻大叫起來。

    “这时候竟然求饶,真是好笑啊。”陈枫顿时笑了起來。

    “这可不是小孩玩过家家,之前你们先是埋伏我,后來又动手和我拼命,现在落于下风之后竟然开始求饶,难道你沒不感觉到丢脸吗。”陈枫冷笑。

    “陈兄,你不要太得意了,我们身上有传送灵符,我们完全可以离开,你是杀不了我们的。”神魔洞的修士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平静了下來。

    要知道大家进來的时候身上可都是带着一枚传送灵符,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完全可以传送出去,只不过大家进來一趟不容易,这可是千载难寻的好机会,谁也不想现在被传送出去,再说了大家到现在一点收获都沒有呢。

    当然了,眼前生命受到威胁了,自然就需要这枚传送灵符了。

    “就怕你们连离开的机会都沒有。”陈枫既然动手就是绝对把对方全部斩杀。

    不再和对方废话,长剑一挥,两股螺旋剑气好似龙卷风一般对着神魔洞两人攻击过去。

    与此同时,剑术发动攻击的时候陈枫的右眼一阵亮光闪动,发动了瞳术攻击,此时陈枫的瞳术不止止是单纯的暗黑之力,其中更是蕴含了独眼魔蜥的独眼中蕴含的瞳力。

    这是一种很特殊的瞳力。

    本來陈枫的螺旋剑气不足以击杀两人,看到这一点神魔洞的两人心中有些放松了,并沒有第一时间捏碎传送灵符。

    但是这时候陈枫的瞳力攻击到了,这两名修士立刻就感觉面前漆黑,四周都是暗黑无光,黑暗之力不断的涌动,令两人分不清东南西北。

    “怎么怎么回事,不好。”

    两人刚一惊呼,就感觉识海混乱,头晕眼花,整个人都晃动了起來。

    一股恐惧的感觉涌上心头。

    “不好,快捏碎传送灵符。”

    这时候陈枫的攻击已经到了,螺旋剑气所过之处就是一阵血雾飘飞,陈枫身形一晃,手中长剑再度划出,神魔洞其中一人被切割成碎片。就在陈枫再度攻击的时候,天剑派两人杀了过來,挡住了陈枫。

    “哎,这是你们想找死。”

    陈枫摇摇头,面前剑影飘动,一**剑气好似风暴一般铺天盖地对着两人席卷过去,所过之处似乎连空间都被切割的支离破碎。

    剑气风暴,剑气一波比一波强盛,轻易破开文生两人的剑气,然后把两人淹沒其中。

    啪!

    一声脆响,神魔洞最后一名修士捏碎了传送灵符,很快空间之力波动,一个空间通道正在快速展开。

    陈枫的聚血珠发出的屏障沒有起到作用。

    “哈哈哈哈,陈枫,想杀我沒那么容易,我先走一步,今天你对我们所做的事情,等出去之后我会一笔笔再清算的,你杀了那么多人,出去之后你就等着被追杀吧,哈哈哈,天剑派可保不住你,到时候你就是想死都难。”一个只剩下半截身体的修士疯狂的大笑着,脸庞扭曲,牙齿惨白,眼中全都是狠毒的怨恨,很是吓人。

    原來刚才的攻击中,神魔洞还是有一人受了重伤,沒有被陈枫杀死,不过只要这人传送出去,服用丹药还是可以恢复实力的。

    陈枫笑了笑,并沒有去追赶这人,而是一挥手,长生塔的虚影从身上飞出,然后把神魔洞的修士笼罩了起來。

    嗡!

    长生塔虚影轻微震动,一**水纹四下里散开,空间都波动了起來,然后刚刚凝成的空间传送通道受到了波及,立刻就消失了。

    嗖嗖!

    陈枫一挥手,捆仙绳化为一道流光飞出,然后猛地一缩,文生和刘贤被捆绑了起來。

    “怎么可能!”

    神魔洞的修士看着传送通道消失立刻就崩溃了,只知道大喊大叫。

    “发生了什么事,通道为什么消失了,传送灵符是假的,是假的。”

    “哼,去死吧。”

    陈枫挥挥手,长生塔虚影轻轻一震,然后这名只剩半条命的修士立刻就被震死。

    外界,永恒大世界。

    天剑山脉的传送山谷之中,三十六名人仙安静的盘坐着。

    这时候一股波动传來,空间轻微震动,山谷中心位置出现了一个传送通道。

    “又有人出來了,这次不知道是哪个门派的弟子。”

    “呵呵,能活着出來总比死在里面强。”

    “希望能有些收获,不然又浪费了一个名额。”

    在场的人仙不断的交流着。

    但是就在下一刻,空间通道猛地合拢消失,然后空间波动也风平浪静,似乎什么都沒有发生。

    “什么!”

    “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

    嗖嗖嗖嗖嗖!

    在四周安稳端坐的人仙全都忍耐不住了,一道道身影闪过,这些人全都出现在传送阵中心位置。

    一道道灵魂神识不断的扫动,想要弄明白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很快这些人全都失望了。

    大家都是人仙,虽然境界高深,修为不凡,但是想要穿透空间去观察上古仙人战场还是做不到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