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五章 狂暴剑气

    “也许会有一些变化吧。”陈枫说道,不管怎么样,别人能收取也好,不能收取也好,这把断剑都归自己了。

    当然,这是因为有长生塔存在的缘故,不然感受着这把断剑散发出來的威压陈枫可沒有一点把握收取断剑。

    不要说收取了,就是能不能靠近都是一个问題。

    所以在陈枫看來这些修士率先发生火拼是多么白痴的行为。

    “这两人竟然跟來了,真是麻烦,早知道之前应该动手干掉这两人了。”看到了陈枫和温少修无情天宗的三人眼中闪过一丝杀机。

    “温师兄。”

    看到温少修和陈枫赶到,在场的两名天剑派修士立刻迎了上來,脸上露出惊喜之色。

    这一下除了陈枫之外天剑派已经有了三名半步人仙,而且还有同一阵营中的其他几名修士,所以这两人心中更加有底气了。

    “原來是王师弟和天行师弟这里是什么情况?”温少修率先问道。

    “这把断剑并不是我们先发现的,先发现的几名修士已经死了,不是死于争斗之中,而是死在收取断剑的过程之中。”

    “这把断剑绝对是仙器,而且不是其他的仙器碎片可以相比的,怎么说也是一件半仙器吧,最重要的是这把断剑虽然凶威霸道,但是散发出來的剑气也有一些薄弱的地方,甚至会有短暂的停顿,之前就有两人差点成功,只不过最后还是功亏一篑了,死的连渣都沒有剩下。”

    王师弟和天行师弟快速的说道。

    听了这话温少修双眼立刻亮了:“原來剑气有薄弱的时候,这样说來倒是有些机会。”

    “看來大家是要厮杀一场了。”无情天宗联合神魔洞等其他的修士暂时组成了一个团队。

    “哈哈哈,不错,先把这些碍事之人解决了。”温少修大笑起來,战意沸腾。

    双方一触即发,除了天剑派和无情天宗两方之外还有几名其他势力的修士,这几名修士势力最弱,此时看到双方争斗,一个个全都心中暗笑,不由的退后了几步,希望双方能拼个你死我活,然后自己坐收渔翁之利。

    “有些不对,先不要忙着动手。”这时候陈枫心生警兆。

    “是不对,快退。”

    温少修几人是纯粹的剑修,第一时间也感受到了不对劲。

    斜插在地上的断剑忽然发生了变故,剑身上斑驳的血迹变得鲜明起來,庞大的剑身似乎也发生了轻微的颤动,伴随着铺天盖地的剑意,一股股一**的剑气剑罡剑浪不断地往四周席卷冲击。

    这些剑气变幻莫测,有的直來直去,刚直大气,有的螺旋转弯,变幻莫测,

    有的如火如林,有的如风如浪。

    有的狂暴如雷,有的细柔如雨。

    剑意不断的喷发,剑气更是不断的转换,剑的各种意境更是若隐若现。

    “退!”

    温少修冷喝一声,沒有理会无情天宗之人,而是身形爆退,眨眼之间就退出了上百米。

    这时候天剑派另外两人以及王家的修士也是快速后退。

    这几名剑修对于剑的理解很强,从其中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这股威力足以抹杀自己。

    相对而言陈枫则是故意慢了半拍,因为陈枫想要体会一下这把断剑爆发出來的力量有多强,再说了就是自己抵挡不住也有长生塔这个最大的底牌。

    无情天宗一方的修士反应稍微慢了一些,在温少修等人退出数百米之后才开始动作。

    “危险,快退。”

    但是这时候铺天盖地的攻击已经到了,在这把断剑散发出來的剑意威压之下众人全都好似坠入冰窖,一个个血液似乎都被冻僵了,恐惧的念头充斥了整个识海。

    噗嗤!

    一道刚直的剑气划过,当先就有一人被劈成了粉碎,这名修士好歹也是一名半步人仙,身上穿着圣器级别的护身甲衣,周身更有一层层厚实的防护罩,但是在这股剑气之下比豆腐还要脆弱。

    “不好!”

    “啊!”

    一股小型剑气风暴袭來,快速把一名修士卷入其中,这人只是惨叫一声就化为了飞灰。

    “无情天绝暴血术!”

    “血遁大发!”

    “真气燃烧秘术!”

    “燃烧灵魂!”

    “天魔解体**!”

    剩下的修士一个个全都呐喊起來,施展出了自己的保命绝招,催发出了体内的潜力,激发出了比以往快速数倍的速度往远处遁去。

    嗖嗖嗖嗖嗖嗖!

    空间都开始波动,一道道的流光开始闪烁,在生命的威胁之下这些人开始拼命飞遁。

    虽然如此,依然有两人被剑气绞杀,化为飞灰,剩下逃出一名的也都是人人带伤,更有几人伤势严重到随时都会死去。

    相对而言陈枫速度最慢,落在了最后面。

    看到众人全力逃遁陈枫嘿嘿一笑,手掌一晃,死之剑出现在手中,然后身形一转,手中长剑挥了出去。

    “切割剑气,斩!”

    嗡!

    剑光闪烁,一股对着陈枫飞射而來的剑气被陈枫一剑斩成了碎片。

    不过强横的冲击力也令陈枫如被雷击,整个人好似一块陨石加快了后退了速度。

    不过陈枫的举动似乎引起了更强大的变化,本來往其他方向冲击的剑气忽然改变了方向,纷纷对着陈枫围攻过來。

    螺旋剑气!

    阳刚剑气!

    风云剑气!

    火山剑气!

    浩然剑气!

    除了这五道剑气之外还有一片滚滚而來的剑气风暴,几乎是不分先后來到了陈枫面前。

    “陈枫!”温少修惊恐的大叫起來。

    此时温少修等人已经后退了将近百里,但是却发现陈枫沒有跟來,再一回头就发现了陈枫在和剑气对抗,尤其是陈枫所面临的局面更是令人感到魂飞魄散。

    “哈哈,这小子真是找死,他以为他是谁,能挡住仙器的攻击。”无情天宗的修士幸灾乐祸的大笑起來。

    “竟然成为目标了,正好來试探一下自己到了什么地步。”

    陈枫左手一抓,生之剑也出现在手中,然后双剑在面前一个交叉,闪电般的施展出了自己杀伤力最强的剑招。

    “剑气风暴!”

    这一次陈枫是全力催动生死二剑,体内的真气因为运转的过猛,甚至有些经脉都出现了裂纹。

    在陈枫看來这一次最少也激发出了生死二剑一半的力量。

    黑白剑气不断的交融不断的变强,不断的衍生扩展出去,浩浩荡荡的好似长江大河在空中炸开,又好似两股风暴在不断的对轰。

    轰!轰!轰!轰!

    各种不同的剑气终于撞在了一起,陈枫发出的剑气风暴在其他剑气的攻击之下只是坚持了一个眨眼的时间就被冲击的七零八落。

    随后陈枫就被这些剑气淹沒了。

    “陈枫!”温少修脸色大变,就要冲上前來,不过却被王师弟两人拦住了。

    “哈哈哈,死的好,死得好!”无情天宗一人笑了起來。

    “找死!”温少修大怒,立刻上前,雷火剑气对着对方轰击过去。

    “怕你不成。”

    众人很快打成了一团。

    “咳咳咳咳!”这时候一道人影闪过,陈枫有些狼狈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而且陈枫一出现,手中生死二剑再度发出了剑气风暴对着无情天宗一方的修士席卷过去。

    噗嗤!噗嗤!

    陈枫这一动手,立刻就有两人被斩杀,还有两人重伤。

    要是在以往陈枫当然沒有那么容易得手,但是现在不同了,毕竟刚才这几人在剑气的攻击之下都受了伤。

    “哈哈哈,陈枫,你沒事啊,杀,这些人一个都不要放过。”温少修看到陈枫立刻惊喜的大笑起來。

    “什么,怎么可能,你怎么沒事,这不可能。”

    “沒什么不可能的。”陈枫淡淡的说道,手中长剑一划,黑光涌动,螺旋剑气快速激射而出,其中蕴含的强烈的死气令人心神都受到了冲击。

    “杀!大铁剑术!”

    “玄罡剑气!”

    “雷火剑气!”

    温少修三人浑然不顾身上的伤势,三人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和陈枫联手把无情天宗一方的修士全部斩杀。

    噗!

    “我不甘啊!”

    又有一人被击杀。

    这一次剩下的修士全都胆寒了,其中一个反应快的,直接捏碎了传送灵符,空间通道出现,这人被传送走了。

    终于剩下几人全都被陈枫四人屠杀,其中一人已经打开了传送通道,后來依然被陈枫一件轰成了碎片。

    “这几人好狠!”

    之前和温少修结盟的几人沒有出手,看到几人砍菜切瓜一般一一干掉对方,这几人对视一眼,有些惊惧。

    至于远处围观的几名修士更是震惊的说不出话來,良久之后才有一人开口:“天剑派的果然都是一群疯子,下手真狠啊。”

    “沒什么狠不狠的,这里本來就是人吃人的地方,大家还是想想咱们现在的处境吧。”

    “大家都受了伤,难不成他们还会对我们出手。”

    “不是沒有这个可能。”

    “你们还不快滚。”果然接下來温少修眼光扫來,杀气腾腾。

    “温少修,不要欺人太甚,刚才我们可是沒有动手。”

    “废话少说,我数三声,不走就杀。”温少修冷笑。

    “不要以为我们就怕了你们,大不了大家拼个你死我活,鱼死网破。”其中一人依然强硬。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