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六章 剑气中修炼

关灯
护眼
    “鱼死网破,就怕你们还沒有那个本事,动手。”温少修说着已经出手了。

    “剑气风暴!”

    陈枫也发出了大招,剑气滚滚对着那几人斩杀过去,发出这一次大招之后陈枫微微喘了口气不再出手。

    之前陈枫硬抗剑气的轰击就已经受了伤,之后发出了几次攻击之后就连穴窍中储存的能量都用掉了不少。

    不过对于自己的实力陈枫还是有些满意,因为刚才陈枫并沒有动用聚血珠和长生塔,完全靠自己的力量抵挡出了断剑发出的剑气攻击,当然了最后身上的伤势是少不了的,而且要不是身上有护身甲衣恐怕伤势还要更加严重。

    从这一点上就说明陈枫的实力已经超过了在场的半步人仙,因为刚才那些人要不是逃得快恐怕都要死在剑气风暴之中。

    陈枫一边恢复身上的伤势一边看着温少修等人出手,天剑派几人出手果然够狠,交手沒几下就干掉了一人。

    这时候和天剑派联合的三名修士也沒有闲着,纷纷上下出手,很快又斩杀了一人。

    “温少修,我记住你了,咱们后会有期,不过这把断剑你别想得到。”这时候被围攻的其中一人忽然全身爆发出强大的力量波动,然后整个人好似一块正在燃烧的流星瞬间冲出众人的包围,眨眼之间就消失在了远方。

    原來这人身上有一枚极其高阶的遁术灵符,竟然冲出了众人的包围。

    “我会把这个消息传出去,你们想要得到这件仙器沒那么容易。”远远的有声音传了过來。

    “妈的,被他跑了。”

    “这家伙身上竟然有遁术灵符,最低也是圣器级别。”

    “这下麻烦了,对方肯定会把消失传播出去,恐怕很快就有其他修士前來。”

    “可恶,竟然跑了一个。”

    “先不要说这么多了,看眼前的情况就是來再多的人都很难收走这件断剑。”

    “是啊,谁能知道这件仙器只剩下一半了还有这么大的威能。”

    “传闻中仙器可以毁天灭地,全力爆发的话可以轻易毁灭一个世界或者一个生命星球,按照眼前的情况看來这件断剑虽然利害,但是经过了岁月的侵蚀剩下的只不过是全盛时期的百分之一或者千分之一的力量。”

    “温师兄说的不错,要是这把断剑的威力再强一些,咱们恐怕都沒命了。”

    “小心,快退,剑气更猛了。”

    这时候断剑忽然轻微震动了一下,冲天的剑意不断的撕破虚空,铺天盖地的滚滚剑气威力更加猛烈。

    本來众人已经退出了百里之外,但是现在不得不再度后退,一口气又退了三十多里才停下來。

    看着地面一道道巨大的壕沟众人暗暗吃惊,良久说不出话來。

    “想要收取这件仙器恐怕是不可能了,我看大家还是抓紧时间修炼吧。”

    “不错,这里剑意肆虐,正是修炼的好地方。”

    感受着这把断剑喷发出來的剑意,天剑派几人全都激动了。

    嗖嗖嗖!

    温少修几人竟然开始前冲,手中长剑挥舞,竟然开始和剑气威压对抗起來。

    嘭!

    温少修一剑刺在了一道螺旋剑气之上,螺旋剑气破碎,但是温少修也翻滚了出去,身上布满了一丝丝的伤痕。

    “再來!”

    “塔,你真能收取这把断剑?”感受着这把断剑的威势陈枫嘴巴有些发干,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这时候塔罕见的沉闷了一下:“我竟然看走眼了,这把断剑竟然还保留着这么强的剑意威能,要是不被打残的话就是晋升中品仙器也不是不可能。”

    “你难道也不能收取?”陈枫有些惊讶。

    “嘿嘿,一件沒有器灵的仙器罢了,当然能收取,不过现在动手会有一些麻烦,还要等上一段时间,等这把断剑的剑意喷发的差不多的时候再动手。”塔说道。

    “什么意思?”陈枫有些茫然。

    “仙器也不是不朽的,在时间面前就是仙人也有寿命终结的一天,更何况这是一件被打碎的仙器,其中器灵已经消失,全靠着这一股剑意支持着,不过看这种情况再过一段时间这件断剑也要开始破碎了。”

    “还要多少时间?”

    “一万年左右吧。”

    陈枫有些无语:“难不成剑意会喷发一万年。”

    “当然不会,小子你急什么,这里可是修炼的好地方,你的长生剑术最近不是进展很快嘛,要是再吞噬融合一些剑意的话,你的长生剑术就是提升两三个台阶也不是不可能。”塔笑着说道。

    “吞噬剑意,融合剑意,沒这么容易吧。”陈枫怀疑道。

    “当然沒有那么容易,要是什么都容易的话还要费劲修炼干什么。”塔鄙视道。

    陈枫点点头,然后手中长剑一震,大步往前走去。

    嗖!

    陈枫只是前进了数十米就有几十股剑气对着陈枫劈斩过來,伴随着剑气的还有那毁灭一切的剑意。

    陈枫手中长剑只是一划,所有的剑气都被斩断,就连冲击过來的剑意也被陈枫的目光击碎。

    “边缘地带的剑气足以斩杀天人六七层的修士。”

    陈枫摇摇头,看着前方正在和剑气对抗的温少修等人,很明显温少修三名天剑派的剑修冲在最前面,就好似在**大海中的一只只小舟,在剑气海洋中随时都会被淹沒。

    陈枫双眼如电,洞察秋毫,发现温少修几人虽然有些狼狈,身上的伤口也在增多,但是体内的剑意却越來越凝练,整个人就好像被打磨的顽铁,正在慢慢的蜕变。

    “经过短时间的修炼这几人都会突破,说不定能晋升人仙之境呢。”

    想到这陈枫继续前进,前进的富幅并不大,而是一步步脚踏实地的前进,前方不管是浩大刚猛地剑罡还是虚无飘忽的剑气纷纷被陈枫手中的长剑斩断。

    而陈枫双眼更是不断的闪过一丝丝亮光,來击破无形的剑意。

    陈枫一步步往前,很快就追上了温少修等人。

    噗!

    王师弟口吐鲜血,好似断了线的风筝抛飞出去,一头栽在地上。

    “王师弟,你沒事吧?”温少修立刻叫道。

    “我沒事。”王师弟爬起來坐在地上开始调息,一股强大的气息从王师弟身上冲突出來。

    “咦,这家伙竟然突破了。”陈枫有些惊讶。

    “哈哈哈哈,我也突破了。”天行师弟忽然大笑起來,手中长剑挥舞,猛地前冲了一段距离,距离温少修也只有几步之遥。

    嘭!

    一股剑气好似江河大浪猛地冲击在温少修身上,温少修再也抵挡不住,口中喷血倒飞出去。

    陈枫一伸手抓住了温少修,手中长剑刺去,施展出了切割剑术,把冲击过來的剑气长河切割的七零八落。

    “我沒事,这里的剑气果然是变幻莫测,我现在有所体悟,需要修炼一段时间。”温少修说道。

    接下來陈枫继续前进,一连超过了任天行之后才停下來。

    “剑招有些凝涩,这里刚刚好。”

    接下來陈枫展开了长生剑术,时而大开大合纵横八方,时而飘忽不定,來去自如,时而身形消失,剑气凝缩,最后陈枫施展麒麟步,在剑气风暴中不断的穿梭,就连任天行都感觉有些眼花缭乱。

    “好家伙,陈枫只不过是本门的名誉长老,怎么会有这么高深莫测的剑术?”任天行暗暗吃惊。

    终于任天行支持不住了,快速后退,落在地上开始调息,接下來王兴龙又冲了上來,开始在剑气海洋中冲击搏斗。

    至于另外三名修士也沒有闲着,虽然这三人不是纯粹的剑修,但是却也顶着压力往前,用來打磨自己的修为。

    众人一**的上前,一**的后退,陈枫却一直沒有后退,一直在施展剑术在剑气风暴中來來回回的纵横。

    “给我破!”

    两股黑色光芒从眼中激射而出,两股冲击过來的无形剑意顿时被击打的粉碎。

    唰!

    手中死之剑猛地挥出,一道更细更薄的黑色剑气直直切割出去,所过之处发出嗤嗤的声响,就好像一张布片被切成了两半。

    一股可以绞碎一座山峰的剑气风暴被陈枫劈散。

    嗖嗖嗖!

    陈枫身形不断的晃动,避过剑气的薄弱地带,再度前进了数十米,周天领域展开,在四周压缩成一丈的范围,挡住了一**的剑气攻击。

    “风雷爆!”

    啪啪啪啪!

    死之剑闪过一团团的黑光,就好似玄雷爆鸣,强劲的速度和力量一连洞穿了数十股各种形式的剑气。

    “温师兄,陈长老怎么这么厉害,我看就是人仙也坚持不到这种程度吧。”

    “是啊,我都已经退下來三次了,陈长老怎么好似不知疲倦一般,真气的真气好似永远都用不完一般,这也也太夸张了吧。”

    听着王兴龙和任天行的话语温少修脸上也是露出古怪的笑容,在温少修心中之前已经高估陈枫了,但是现在看來还是有些低估。

    “我想陈枫应该也到极限了吧。”温少修说道。

    “这都大半天了,就是铁人也受不了啊,不过陈长老手中的长剑倒是不错,温师兄,我看比得上你手中的雷火圣剑了吧?”任天行忽然问道。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