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三章 炼化剑意

    不说这两拨力量会发生什么事情,此时陈枫已经进入了长生塔之中。

    因为这时候塔决定出手了。

    断剑和天地意志一直在对轰打斗,毁灭了方圆数千里的大地,似乎不知道疲倦一般,依然在不断的发出更加强烈的力量。

    两者都感觉自己的威严被挑战,都是沒有思想的存在,断剑器灵已经消失,完全靠着断剑中的一些灵光和烙印在本能的战斗。

    至于天地意志更是法则所化,只是感受到了威胁才发出天威压制。

    双方也不知道争斗了多久,终于断剑上面喷发的剑芒猛地一顿,然后慢慢衰弱下來。

    “好,时机到了。”伴随着塔的声音,整个空间剧烈的震颤,好似一座正在喷发的火山猛地出现,浩浩荡荡,不可阻止的气息猛地在天地间炸开。

    高达万丈的长生塔猛然出现,当空一顿,所有的剑气剑意全都消散,化为乌有,风平浪静。

    感受到了长生塔身上的气息,这把锋锐绝伦的断剑竟然发出了一股哀鸣声,似恐惧,似惊慌。

    长生塔散发出來的高贵气息令这把断剑本能的感受到了恐惧和臣服。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因为长生塔的出现,令这里的天地法则发生了更大的变化,随着长生塔释放出來的气息,这一方天地都要承受不住。

    这不是力量上的冲击,而是一股长生塔本來就具有的本源之力,品阶已经高出了这里天地的层次。

    空间裂开,露出了虚空裂缝,各种劫力,甚至就连虚空风暴都一窝蜂的浇灌了进來。

    “哼!”

    陈枫在长生塔中立刻闭上了眼睛,后來更是收敛心神,切断了和长生塔的联系,这种级别的争斗碰撞不是自己可以观看的,哪怕有长生塔的守护也沒有用。

    因为不管是这个世界的天地法则还是那把断剑都不是长生塔现在可以轻易收拾的。

    要想收取这把断剑肯定要有一番激烈的争斗,而且能不能成功还是两说呢。

    嗡!

    长生塔第二层中的十万大阵也开始运转起來,只不过这些大阵全都是残破的,发挥出來的威力连全盛时期的万分之一都沒有。

    “看來长生塔也在尽全力了,希望能成功,融合了这把断剑应该能恢复一部分力量吧。”陈枫心中暗道。

    嗖嗖嗖嗖嗖!

    长生塔一共有九层,此时每一层的塔檐上都激射出一根粗大的锁链,瞬间就把这断剑缠绕起來。

    塔的意图很明显,先把这断剑收进塔中再说,借助长生塔坚硬不可摧毁的塔身可以困住这把断剑,以后就能慢慢炼化。

    虽然恐惧长生塔身上的气息,但是这时候这把断剑还是本能的挣扎起來。

    一挣扎立刻就有三股锁链被剑气斩断。

    “果然,保留了战斗力的仙器还是很难收取,不过这把断剑我要定了,炼化之后再寻找一些仙器碎片,差不多就能恢复到道器的实力了。”塔也有自己的打算,不过却也知道想要收取这把断剑有些难度。

    不过幸好还有这里的天地法则牵制着。

    这把断剑沒有了器灵,只剩下了本能,而这里的天地法则更是只靠着法则规范來行动。

    说起來拥有器灵的长生塔先天上就占据了上风。

    因为长生塔有思维,有智慧,更有着无与伦比的智慧和经历,所以在这场三方争斗中,长生塔可以借助其他两方的力量來达到自己的目的。

    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股剑意忽然降落,灌进了陈枫识海之中。

    嗡!

    陈枫双眼猛地绽放亮光,全身的皮肤都开始龟裂。

    “这剑意,塔,你想干什么?”陈枫大叫起來。

    “不想干什么,只不过抽取了一丝剑意而已,当然了这剑意之中还包含了一些其他的东西,比如说仙器能量和仙器法则。”塔的声音传递了过來。

    “我现在连天地意志还沒有完全感悟,你又弄來一些这东西,这可是仙器的剑气啊,还这么多,我怎么能炼化。”陈枫大吼起來,身上的皮肤已经裂开,一丝丝剑气喷涌出來,连血液都被蒸发。

    “小子,我告诉你,你的修为提升太慢了,我这一次爆发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恐怕会引起仇家的注意,要是对方在你完全沒有成长之前杀上门來,嘿嘿,到时候你会被杀死,我也会被炼化。”塔冷冷说道。

    “仇家!”陈枫一个激灵,连长生塔都差点损落,对方将会有多厉害,这简直就不能想象。

    “看來要尽快修炼到人仙才能知道一些真相了。”陈枫咬咬牙,心念变得更加坚定起來。

    “也罢,就这样修炼吧。”陈枫伸出手指对着眉心一点,一元穴全力运转起來,储存在一元穴中的生命之水开始快速的挥发起來。

    哗啦啦啦!

    长生真气快速流转,不断的修复着身上的伤势。

    “灵魂风暴,给我切割!”

    识海之中巨大的灵魂漩涡开始疯狂的转动,本命之火也在剧烈的燃烧,不断的切割粉碎进入识海中的剑意能量。

    不过这一股剑意坚韧不可摧毁,就好像万年顽石在微风中安然不动,陈枫费尽了力气才炼化了一丝。

    “太慢了,要是这样下去,恐怕这一股剑意足以摧毁我的识海。”

    “看來要兵行险招了。”

    “长生剑!进來!”

    陈枫心中一发狠,一股剑气直接进入了陈枫识海之中,然后幻化成一柄长剑,对着这一股剑意就是一阵绞杀。

    要知道陈枫身上的法宝都在穴窍中镇压着,而那些凝练出來的长生兵器则是漂浮在陈枫体内各处,只等开辟长生穴就能全部进驻其中。

    这些长生兵器是陈枫运用全身精气凝练出來的,和其他的法宝有着本质上的不同,眼前就介乎于虚无和实体之间,可以随时消散化为精气融进陈枫体内,又能作为法宝兵器进行攻击。

    此时冒险进入识海中也是陈枫经过分析得出的最好的方法。

    轰!

    强横的剑意冲击之下,长生剑猛地炸开,化为粉碎,不过很快就又重新恢复了正常。

    而剑意却被击散了三丝,被陈枫快速吞噬炼化,陈枫立刻就感觉长生剑变得更加凝练了,剑意融进了长生剑之中,其中的一些能量则是进入了灵魂之中,增强了陈枫的灵魂力度。

    “好,就这样,继续!”

    “螺旋剑气!”

    “风雷爆!”

    陈枫催动长生剑不断的使出一招招剑术,令长生剑的威力更加强盛。

    果然接下來,横贯在陈枫识海中的剑意开始不断的分解着,不断的被陈枫炼化着。

    “太慢了,我來给你加速时间。”

    这时候塔的声音再度传递过來,一股能量把陈枫包裹起來,再度改变了陈枫和外界的时间法则。

    一比一百。

    存放在长生塔中的大量的灵石开始燃烧,用來加速时间,也就是说外界一天,陈枫足足修炼一百天。

    外面一个时辰,陈枫就要修炼一百个时辰。

    随着陈枫不断的炼化这些剑意,隐藏在陈枫体内的各种能量也开始不断的挥发出來,被陈枫吸收,壮大着陈枫的肉身和灵魂。

    之前吸收进体内的道器器灵,独眼魔蜥的独眼,一元穴中的生命之水,以及平时修炼存放在穴窍中,隐藏在血液中还沒有炼化的能量精华全都纷纷释放出來。

    这一下陈枫身上的伤势恢复速度加快了数倍,很快就恢复如初,甚至超过了以往巅峰状态。

    “嘿,我现在的积蓄又该渡劫了。”陈枫暗道。

    当然了,陈枫也只是偶然闪过这个念头,因为陈枫现在全部的心神都在修炼,都在炼化那一股剑意。

    要知道每时每刻,都要消耗大量的灵石,说起來陈枫还是很心疼的。

    为了让这些灵石不白白浪费,陈枫把自己的思维发散到了最强状态,陈枫甚至都有了一个错觉,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奇妙的状态,自己正在时间长河中快速前进,外界一切都变得缓慢起來。

    当然陈枫明白凭自己的实力远远不能触及时间这个领域,也许这种感觉是长生塔改变时间法则带來的思维冲击。

    “不够,不够,远远不够!”

    塔似乎变得有些暴躁,长生塔中的灵石一堆堆的爆炸开來,化为滚滚灵气融进了长生塔中。

    “两百倍加速!”

    这时候陈枫修炼两百天,外界才过去一天。

    嘭!

    镇压在长生塔中的白衣修士猛地炸开,这是一名人仙,镇压在长生塔中也有了一些时间,此时爆炸,体内残余的精气也被长生塔吞噬,化为了一些动能。

    嘭!嘭!嘭!

    存放在长生塔中的一些妖兽躯体和高阶修士的躯体也纷纷爆炸,化为了一股股精气。

    这些都是陈枫收集用來修炼傀儡术、炼丹术的,此时也全部被塔搜刮一空了。

    当然了,这种情况陈枫完全不知道,因为陈枫已经完全陷入了修炼之中。

    因为这时候又有一股能量灌进了陈枫体内,这一次不是剑意,而是长生塔捕获的一股天地意志。

    这一股天地意志进入了陈枫体内,识海中变得更加混乱了,就好像一个正在烧开水的锅中添加了一壶滚烫的热油。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