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章 鬼夜屏障

关灯
护眼
    “竟然渡劫成功了,这怎么可能?”

    “看來这家伙应该是此次进來的修士中第一个晋升人仙的。”

    “不对,不是人仙,要是晋升人仙,会沟通仙界,仙界也会灌输大量的仙气和仙道法则,眼前的情况看起來不像。”

    “什么,还沒有晋升人仙就有这么大的雷劫,这样说这小子还是天人境的修士,这也太夸张了吧。”

    “此人不能丢。”

    “大家准备动手。”

    “刚才的灵气中虽然也蕴含了大量的仙气,但是更多的却是半仙之气,看來这里的空间虽然混乱,但是想要直接沟通仙界还是有些困难的,可惜塔在恢复实力,不然倒是可是直接沟通仙界,吸收仙气。”

    “不过这里的天地意志和外界有些不同,品质上不强大,但是很混乱,其中还有一些和永恒大世界完全不同的法则,参悟之后倒是好处多多。”

    就在陈枫坐在地上潜修的时候,一直隐藏在远处的四名修士终于动手。

    千里的距离对于这些修士來说可有可无,再加上一些手段,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这些人就杀到了陈枫面前。

    “开山神拳!”

    “铁流爆!”

    “血元一剑!”

    “覆地印法!”

    四名修士全都打出了自己最强的攻击,其中更是借助了圣器或者秘术的力量,在这四人看來这一次攻击足以击杀陈枫,而在四人攻击的时候陈枫依然一动不动,似乎沒有注意外面的情况。

    “哈哈,这家伙死定了。”眼看着攻击就要落在陈枫身上,这四人心中全都闪过这个念头。

    就在这些攻击距离陈枫还有一丈的时候,一股血红色的光圈从陈枫身上散发出來,轻易的挡住了这些攻击。

    接着一连串的脆响,这些攻击就好像气泡一般纷纷化为粉碎,红色光圈继续蔓延,轻易击溃了四人的攻击。

    “这是什么?”

    “不好,快退。”

    这四人反应也很快,一看事情出现了变化立刻就要逃离,但是这股血色光圈扩散的实在是太快了,瞬间就淹沒了四人。

    正要逃走的四名修士立刻就感觉体内气血不受控制的冲撞起來,接着全身毛孔打开,丝丝血线激射了出來。

    “啊!我的精血在快速消失。”

    四人惨叫着却又挣脱不开,心中升起恐惧和绝望的念头。

    嗖嗖嗖嗖!

    四根粗大的血矛猛地从血色光圈中刺出,闪电般洞穿了四人的身躯,也就是半个呼吸的时间,这四人体内气血精华被汲取干净,只剩下了一张张薄薄的人皮。

    “呼!聚血珠已经完全被修复,现在是中品道器,而且血冥树也有了大幅度的增长,击杀一些连人仙都不是的修士简直就是大材小用。”陈枫这时候已经睁开了双眼,伸手一抓,四人身上的法宝和储物器具全都落在了陈枫手中,陈枫看都沒看就收了起來。

    “真是不知死活,可惜还是打扰了我的修炼,也好,这里刚才的动静太大了,还是找个安静的地方。”陈枫说着身形一顿,整个人变得虚幻模糊起來,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不见。

    轰!

    剑啸天布置出來的剑光盾界终于坚持不住,炸开之后化为混乱的能量。

    “哈哈哈,终于攻破了,上,杀了他们。”

    “大家冲出去。”剑少龙整个人已经变成了一团巨大的血球,散发出來的狂暴剑意甚至割裂了剑啸天等人的皮肤。

    “剑少龙,你这是送死!”温少修忽然大叫起來。

    剑少龙沒有回答,整个人已经化为了一柄火红的利剑,对着最近的修士冲了过去。

    “五行轮回剑,斩!”

    五道刺眼的亮光组成了一柄巨大的利剑,所过之处立刻就有两人被轰成了碎片。

    斩杀了两人之后,剑少龙整个人沒有停顿,依然保持着一往直前的势头,很快又有一人被击杀。

    “走!”

    这时候温少修和剑之空等人立刻紧随其后,这几人身上展放出來的剑气快速连接起來,变得更加锋芒毕露,更加的所向披靡。

    “想冲出去,沒有那么容易。”

    “鬼夜屏障!”

    轰!

    整个空间猛地变得漆黑,分不出东南西北,一片寂静,甚至沒有能量波动,完全蒙蔽了识感。

    众人的阵型立刻被打乱,就连挨的最近之人都感觉不出來。

    “坏了,是天极阵法,麻烦了,希望能冲出去几个。”温少修几人全都有些惊讶。

    因为在黑幕降临之后大家互相之间不断的传音,每个人最后都沒有得到回音。

    “杀!天剑破元术!”

    “七杀北斗剑!”

    温少修和剑之空全都施展出了强大的剑术,想要破开面前的暗黑屏障,只见两人的剑气纵横数千米,要是在以往足以轻松摧毁一座万米高的山峰,但是现在劈斩在黑夜中却也一丝涟漪都沒有激起。

    “怎么可能,难道是幻术不成。”

    就在两人有些茫然失措的时候,剑啸天拿出了一块灵符,轻轻一捏,灵符破碎,散发出点点星光笼罩住了剑啸天。

    这并不是进來时每人都携带的传送灵符,而是剑啸天的师父天明仙人在进來之前赐给剑啸天的遁术灵符。

    要知道天明仙人本身就是高阶人仙,亲自炼制的灵符当然不简单,之间空间波动,剑啸天消失在原地,等剑啸天再度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千里之外。

    “什么!有人冲出去了,怎么可能,这阵法就是初阶人仙也别想闯出去。”

    “是剑啸天,我听说这家伙的师父是一名高阶人仙,之前那个古怪的剑气屏障就是剑啸天拿出來的,这时候施展一些手段逃走也很正常,算了,还是先解决眼前这几人吧。”

    “逃出來了,现在怎么办,杀回去,不行,这是在送死。”

    “使用传送灵符返回门派,这不行,这样太窝囊了,而且就是出去恐怕也沒有多大的作用。”

    剑啸天明白天剑派就是再厉害,也挡不住众多门派的联手,这时候出去不仅起不到作用,恐怕还会滋生一些其他的麻烦。

    “只有去找陈枫了。”这时候剑啸天忽然双眼一亮,在剑啸天心中陈枫可是真正的深不可测,光是长生塔就能够镇压一切了。

    “不知道陈枫渡劫结束了沒有,希望还沒有离开,不然温师兄等人一死,对于本门來说可是严重的损失。”想到这剑啸天以最快的速度往陈枫渡劫的地方冲去。

    “咦,沒人,这下坏了。”到了地方之后才发现并沒有陈枫的踪迹,剑啸天脸色顿时难看起來。

    “手中灵符也沒有感应,看來不在附近,算了,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寻找吧,要是找不到,那也沒有办法。”剑啸天咬咬牙,一边飞行一边搜索着陈枫。

    此时陈枫正在和一只小山般的魔狼战斗着。

    这只魔王身躯健壮庞大,足足有上百丈,全身墨绿色的毫毛上更是有魔气在不断地弥漫,粗大的獠牙不断的发出一道道风刃,淡红色的眼睛更是散发出嗜血的目光。

    这是一名很强大的魔王,本來陈枫想要找一处安静的地方修炼,无意之中却发现了一片铁精草,正想要采摘就遭到了这只魔狼的攻击。

    于是双方这才打斗起來。

    这只魔狼有些魔兽的一切优点,充足的魔力,强壮的身躯,迅捷的速度,狡诈残忍的攻击方式,还有丰富的战斗厮杀经验。

    不过这一交手,这只魔狼就一直被陈枫压制着,身上的伤口越來越多,而陈枫的战意却越來越猛。

    于是这只魔狼起了退缩的心思。

    “千毫万针!”

    魔狼的身躯再度变大一圈,全身魔焰蒸腾,身上毫毛立刻脱落出來,化为万千细针对着陈枫蜂拥攻击过去。

    “长生盾!”

    陈枫手掌一抬,长生盾挡在了面前,接着陈枫手掌猛地一抓一吸,万千细针化为一股黑色洪流被陈枫牵引到了一旁。

    看着手中布满了窟窿的长生盾,陈枫摇摇头:“看來还差的远啊。”

    此时陈枫凝练出來的一干长生兵器只不过是六品宝器的级别,自然挡不住这只魔王的攻击。

    看着魔狼王远处逃去陈枫笑了笑,并沒有去追杀,对于陈枫而言,刚才只不过是一场磨练罢了,自己修为进展过快,正是需要打磨的时候。

    不过接下來陈枫的脸色就阴沉了下來,因为整个天空正在急剧变黑,瞬间陈枫就处于了黑暗之中,伸手不见五指,沒有一丝亮光,同时还有一张无形的丝网穷无声息的对着陈枫笼罩过來。

    “又是这一套,真是不知死活啊。”陈枫冷笑,双眼好似穿透了眼前的黑暗,简单的迈步,然后消失,等陈枫再度出现之后猛地一拳轰出,拳劲好似蛟龙,又好似滚滚奔涌的河流,瞬间冲开了面前的一切。

    嘭!

    一名修士被打的抛飞起來,还沒有落地整个人已经变成了一堆烂肉。

    “霸天指!”

    陈枫接着手指连连点动,一股股指风钻进暗黑之中消失不见,不过很快就传來了一声声惨叫声。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