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四章 战清风

    “有趣的地方?难不成又有法宝?”剑啸天疑惑的说道。

    在距离两人三千里之处,是一片高低不平的地面,诡异的是这片大地不知道何种原因裂开了一道道巨大的裂缝,这些裂缝黑黝黝的也不知道有多深,最长的一处裂缝竟然有百里,就好像被人刀剑斩出來,又好像是大地内部的力量鼓动挣开的。

    要是从天空往下看的话就会发现这些裂缝纵横交错,竟然凝成了一张人的脸孔。

    此时这些裂缝中不断的有煞气喷涌出來,这些煞气呈淡红色,凝而不散,一直冲到千丈高空才慢慢消散开來。

    在这些煞气喷涌的同时,方圆千里的灵气也在汇聚,凝成一丝丝一股股进入钻进其中两道裂缝之中。

    而这两道裂缝对应的正是人脸中的鼻孔。

    吞吸灵气,释放煞气,就好像一名修士在吐纳修炼。

    在陈枫刚才的灵魂观察之中就看到有数名修士进入了这些裂缝之中。

    在靠近裂缝之后两人清楚的感受到了强烈的煞气想要钻进自己体内。

    一丝丝煞气进入陈枫体内立刻就开始大肆破坏起來,不断的磨灭陈枫体内的生机。

    “这些煞气中蕴含着死气,一丝就能让普通人送命,比最毒的毒药还要厉害。”陈枫说道。

    “确实很厉害,也不知道下面是什么东西。”剑啸天点点头,一层剑光形成的屏障升腾起來,把剑啸天严严实实的笼罩起來。

    同时剑啸天更拿出了一颗避毒丹吞服了下去。

    “不过这些死气正是我需要的。”陈枫拿出了死之剑。

    轰!

    死之剑轻微震动,立刻就开始鲸吞四周的死气,很快空间中就出现了一个快速旋转的漩涡。

    “这把剑!”剑啸天有些惊讶。

    “六品圣器,死亡属性。”陈枫笑着说道。

    “煞气中掺杂着死气,下面不会是死亡泉水吧。”剑啸天想了想说道。

    世间有生命之泉,自然也有死亡之泉,生之力,死之力,这是两种对立的本源之力。

    “有可能吧,下去看看。”

    就在两人想要下去的时候,一道高大的身影忽然从天而降,大手对着陈枫手中的死之剑抓了过去。

    “不错的长剑,归我了。”

    “找死!”

    陈枫手腕一晃,死之剑一个盘旋对着來人手臂斩去。

    叮!

    一声清脆的碰撞声传來,死之剑竟然被弹开,一名身穿古铜色铠甲的修士翻滚着落在两人面前。

    “战王阁的战清风。”剑啸天一眼就认出了來人的身份。

    “战王阁之人吗。”陈枫的双眼盯着來人身上的铠甲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

    这套古铜色的铠甲遮住了身上大部分的位置,陈枫刚才一剑就被对方的护腕挡住了,两者产生的波动令陈枫知道对方身上的护身铠甲不是普通货色。

    虽然自己沒有尽全力,但是死之剑却又是六品级别的圣器。

    “对方的护身铠甲最低也是五品,而且防守类型的法宝更容易发挥出全部的力量。”陈枫心中猜测道。

    “小子,你是什么人?天剑派好像沒有你这一号人?”战清风也在盯着陈枫。

    剑啸天可以忽略不计,但是陈枫却给对方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刚才是在挑衅我。”陈枫说着伸指弹了弹死之剑,四周煞气中的死之力纷纷聚拢过來,然后凝成一道锋利的剑气对着战清风攻击过去。

    “咦,竟然能吸收四周的死之力,小子,既然你不愿意把剑交出來,那么我就先把你们打死吧。”

    战清风说着手掌翻动,轻轻一按,那一股剑气被捏碎,同时一股刚猛的力量对着陈枫冲击过來。

    “小心点,是战王阁的战王印法!”剑啸天在一边提醒道。

    陈枫沒有说话,手中长剑猛地一点,使用了长生剑术中的风雷爆,以点破面,对方的印法被洞穿之后开始消散。

    “小子,有两下子,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战清风说着全身劲气暴涨,似乎整个人都高大了不少,体内气血沸腾,一股形成实质的气场冲天而起。

    “咦!竟然也是一种特殊体质。”陈枫有些惊讶。

    “这家伙是战王的后代,已经激发了体内的血脉,战王本人是霸天战体,早已飞升仙界,但是战王的实力实在是太强大了,导致后代中会有人能激发出体内的血脉之力。”剑啸天快速的说道。

    “战王血脉,怪不得,不过天痕公子战天痕和弟弟战青松两人虽然修为也不错,但是却应该沒有激发出体内的战王血脉。”陈枫笑着说道。

    “接我一招战王覆地印。”战清风全身气流鼓荡,手臂猛地粗大了几分,双手更是大了一圈。

    一团亮光从双手之间发出,然后急剧变大,就好似一座被拍扁的山峰对着陈枫镇压过來。

    同时陈枫还感觉四周的大地在震颤,地下的土之力一股股的升腾起來,形成了一个复杂的阵法锁定住了自己。

    “掌印沟动大地之势,有封锁空间的作用,不愧是战王留下來的战斗印法。”陈枫点点头,施展麒麟步,脚步快速在地上移动了数下,然后冲击上來的大地之力纷纷消散。

    嗖!

    接着陈枫整个人化为一股风,一道电光,瞬间到了千米之外,然后这一记覆地印法轰在了地面之上。

    咔嚓!咔嚓!咔嚓!

    大地在下陷,一道道粗大的裂缝不断的延伸,直接和那一张脸孔上的裂缝连接起來。

    嗤嗤嗤!

    一股股煞气从裂缝中喷涌了出來,新开裂的地面都开始变了颜色。

    “躲得过吗!”

    “战王印法,青龙吸水。”

    战清风继续攻击,竟然打出了一条长长的青龙,这条青龙长达百丈,对着陈枫一声咆哮,强大的吸力直接降临在了陈枫身上。

    “长生大手印!”

    陈枫身体轻轻一震,挣开了这一股吸力,同时长生大手印轰击了出去。

    此时的长生大手印携带着一往直前的气势,所过之处就是大山都能被轻易推开,只听见一声惊天巨响,这条青龙就被轰成了碎片。

    “哼!”

    战清风闷哼一声,连连后退,脸色涨的通红,一时半会竟然说不出话來。

    陈枫沒有接着动手,而是站在原地体会着刚才发出长生大手印时忽然领悟出來的一些意境。

    “果然,长生大手印这门印法我理解的只不过是一点点皮毛,真要能修炼到大成阶段,轻松就能捏爆一颗星球,嘿,不知道修炼到什么层次才能做到?”陈枫心中暗道。

    “再接我一招,战王霸天印!”这时候战清风怒吼一声,咬牙再度打出了一招印法。

    这一招霸天印是战清风目前所能施展的最强攻击手段,只不过却不能熟练使用,此时在陈枫的压迫之下只能硬着头皮施展了。

    轰!

    这一印法一施展出來,整个天空都黑了下來,只有一只遮天盖地的巨大手印呼啸而來,每一根手指都好似山岳,掌印上纹路清晰,好似条条道路。

    “好,竟然打出了远超以往的水平,我这一招以前修炼的时候曾经打碎了一座万丈高峰,我就不信这小子能挡得住。”战清风全身颤抖,心中更是激动的无以复加,双眼火热,似乎看到了陈枫被自己一巴掌拍死的场面。

    “长生大手印!”面对这种程度的攻击陈枫依然使用长生大手印对敌。

    霸天印狂霸无匹,似乎可以摧毁大地,而长生大手印从下往上,更有一种冲破天的气概。

    几乎相差无异的两只大手印撞在了一起,沒有等到结果陈枫身形一晃就消失了。

    巨大的撞击声,就好似两颗星球撞在了一起,两大手印同时破碎开來。

    接着人影一晃,战清风惨叫一声,然后快速逃遁,化为一道流光钻进了裂缝之中。

    一条手臂落在地上,手臂上古铜色的一截护臂也被整齐的斩落下來。

    陈枫一挥手把手臂上的护臂拿了过來,仔细看了看然后收了起來。

    “材料不错,竟然蕴含星辰铜,扔掉有些可惜,以后炼器的时候可以用得到。”陈枫笑着说道。

    “战清风是战王阁天人境修士中的领军人物,可惜沒有杀了他。”剑啸天有些可惜。

    “不急,也许接下來还能遇到。”陈枫來到其中一道裂缝面前,灵魂之力开始延伸下去。

    不过很快陈枫就把灵魂之力收了回來,而是一挥手打出一股真气,这一股真气好似丝带一般飘落下去,不过下降沒多久就被下面的煞气侵蚀的千疮百孔,然后消散开來。

    “下面的煞气更加厉害。”陈枫说着死之剑率先进入裂缝之中,剑啸天紧随其后。

    嗤嗤嗤嗤嗤嗤!

    大量的死气一丝丝的涌进死之剑之中,死之剑立刻开始发出轻微的波动,形成了一股无形的屏障把陈枫和剑啸天包裹起來。

    “不说别的,光是这里的死气就让我们不是白來一趟,当然了,能滋生出这么多的煞气和死气的地方肯定也不简单,只是不知道会是什么好东西。”感受着死之剑的变化陈枫忍不住笑了起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