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二章 黑袍修士

    “毒气攻击,这人是哪个门派的?”陈枫心中暗自猜测,伸手一抓,这些黑烟立刻凝成了一团,一挥手毒气团钻进地下,地面立刻开始变得漆黑腐烂。

    不过这一耽搁,对方身形飘动和陈枫拉开了距离。

    “这人身上的积蓄已经足够了,可以冲击人仙之境了。”陈枫大量着对方,这人全身都笼罩在宽大的黑袍之中,只有目光不时的闪动,虽然这人的黑袍是一件圣器,上面蕴含着玄奥的波动,但还是被陈枫的目光看穿。

    “这是一个年轻英俊的修士,只是脸色有些苍白,而且眼神也有些阴沉,不过陈枫依然沒有确定对方的來路。

    “应该是散修吧,不管那么多,先问问情况再说。”

    说起來这一次能进入仙人战场的修士都有些來头,陈枫也只不过是仗着天剑派名誉长老的名头,当然了最重要的还是陈枫救过天剑派多名弟子,自己有那个价值。

    真正说起來陈枫也算是散修,当然了其他的得到名额的散修也都不简单,一是和一些门派交好,一是有实力。

    就说眼前的这个散修,虽然整个人隐藏在了黑袍之中,但是无形之中散发出來的那股煞气还是被陈枫感受到了,陈枫立刻就知道这家伙厮杀经验丰富,不知道杀了多少人,从之前在沒有看到陈枫的时候就攻击陈枫就能看得出來。

    “且慢动手。”陈枫喝道。

    但是这名黑袍修士嘿嘿一笑,一张嘴就是一股黑烟,这一次的黑烟和之前又有不同,而是凝成一股对着陈枫燃烧起來,同时黑袍修士十指不断的弹动,一块块灵石飞散在陈枫四周。

    嗡!

    面前空间变动,陈枫陷入了阵法之中,同时那一股黑烟好似灵蛇一般往陈枫体内钻去。

    “倒是有些手段,可惜我还沒有开辟出毒之穴,不然倒是可以把这些毒气都吸收了。”陈枫伸手把这股黑烟抓了起來,掌心中一团火焰冒出來,很快就把这些黑烟焚烧一空,焚烧的过程中这些黑烟中竟然还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尖叫。

    “好猛烈的毒素,不过对我无用。”这些毒气虽然利害,但是连陈枫的皮肤都进不去,依然是无用。

    周天领域展开,风雷交加,水火并济,往四周不断的席卷冲突,一阵阵啪啪啪的脆响传來,围困陈枫的阵法纷纷破裂,陈枫身形一晃对着黑袍修士冲去。

    “既然你不识抬举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陈枫不再和对方磨蹭,施展麒麟步,伸手对着黑袍修士抓去。

    对于陈枫能这么快就破开自己的攻击这个黑袍修士也很吃惊,知道自己遇到了高手,不过却也沒有慌张,面对陈枫的攻击全身黑烟滚滚,再度释放出了毒气攻击。

    这一次的毒气更多,一部分凝成真罡挡住陈枫的攻击,一部分化为数条灵蛇对着陈枫缠绕过來。

    “只有这种手段吗。”虽然对方反应速度快,手段也不错,但是对于陈枫來说根本就沒有威胁。

    因为在决定的力量面前,所有的手段都是花样。

    “挡得住吗。”面对这种攻击陈枫的手掌沒有停顿,依然对着黑袍修士抓去,同时周天领域变得更加狂暴,黑袍修士的攻击一遇到陈枫的周天领域立刻就雪片入火纷纷消融。

    啪啪啪啪啪!

    陈枫的五指轻易的就破开了对方的毒气屏障。

    “不好!”见识了陈枫的实力这名黑袍修士心中一咯噔,知道自己大意了,然后全身一震,身上黑袍卷动起來,就好似深海中的漩涡暗流,可以粉碎一切,而且还有两道如电的目光对着陈枫刺去。

    竟然在发动法宝的同时还能对陈枫施展灵魂攻击。

    “这家伙真是不简单,比温少修还要厉害。”陈枫笑了笑,面对对方的瞳术攻击不躲不闪,任凭钻进自己的双眼之中,而手掌则是猛地一抓,哗啦啦啦,一阵爆响,黑袍被抓出了一个大洞。

    嘭!

    变爪为掌,黑袍修士被打飞出去。

    啪啪啪啪啪啪!

    又是一连串的响声从黑袍修士体内传了出來,这是骨头和静脉断裂的声音。

    至于瞳术攻击更是对陈枫无用。

    “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來吧,不过我保证接下來我不会留手。”陈枫看着斜躺在地上的黑袍修士淡淡的说道。

    本來这名黑袍修士还想着拿出法宝再度厮杀,但是看着陈枫深邃的双眼,心中升起一股浓烈的危机,就知道自己要是动手的话十有**真的会死。

    “你是人仙?”黑袍修士沉声问道。

    “这个你不用问了,只要回答我的问題就行了,要是我不满意的话随时都会杀掉你。”陈枫表情平淡,虽然脸上挂着笑容,但是却令人更加难以捉摸。

    “你想问什么?”黑袍修士看着陈枫叹了口气,暗中依然沒有放松。

    “最近发生的情况,把你知道的全都说出來。”陈枫淡淡说道。

    “我一直在这里修炼,知道的不多。”黑袍修士挣扎的坐起來,然后开始述说,同时心中快速的分析着眼前的局面,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要是一开始自己不选择动手,应该就不会有后來的事情发生。

    “希望对方真的沒有恶意,不然我就要捏碎传送灵符了。”最后黑袍修士这样想着。

    黑袍修士长话短说,很快就把所知道的事情说了一边,说起來进來这几个月黑袍修士也只不过一直在探险修炼,虽然也遇到过其他修士,但是知道的消息并不是太多。

    陈枫听了之后沒有什么表示,不过心中也在总结起來,黑袍修士知道的不多,但也有一些消息很重要。

    第一条消息,有人突破到了人仙之境。

    第二条消息,天剑派和无情天宗一方厮杀的更加激烈。

    第三条消息,有人得到了仙器碎片,至于是谁,不知道。

    “我知道的就这些,你还想做什么?”黑袍修士看着陈枫沉默不言,忍不住开口询问。

    “只有这些吗,看來还是有些事情你沒有说出來,难道你要逼着我动用搜魂之术。”陈枫淡淡道,眼中闪过一丝杀机,

    “知道的我都说了,那些不知道我你让我说也说不出來。”黑袍修士连忙说道,同时心中暗暗猜测陈枫是什么來路,实力这么强的修士应该不是默默无闻之辈才是。

    “那么你为什么会到这里來,不要说是无意之中來到这里的,你现在只有这一个机会,错过了就不要怪我了,在我面前你就是想要捏碎传送灵符都不行。”陈枫淡淡的说道,双眼中闪过一丝丝黑光,令人看起來更加的诡异。

    “其实也沒有什么,只不过是前一段时间我察觉到这里有波动,这才过來的。”黑袍修士叹了口气,沒想到还是被对方察觉到了。

    “什么波动,多久了,距离此地多远?”陈枫紧接着问道。

    “应该是仙道法则的波动,时间是三天之前,具体的方位应该是左前方十万里左右。”既然说了黑袍修士也不再隐瞒。

    不过看着陈枫怀疑的神色黑袍修士再度苦笑:“我当时正在修炼一种秘术,短时间内可以感应到很远的地方,而且对于能量的波动也有些灵敏。”

    “是这样吗?”陈枫深深看了这人一眼,点点头然后身形一晃就消失不见,等黑袍修士抬头的时候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黑点。

    看到陈枫消失不见,黑袍修士才算是真正的松了一口气,这时候才感觉身上布满了冷汗。

    要知道在这个环境中,就是同门有时候都会互相厮杀,其他门派的修士要是遇到一起更是容易下黑手,在刚才要是陈枫真的出手的话,黑袍修士也沒有十足的信心能逃出去。

    “本來以为最近实力增长需要,应该算是高手了,却沒想到还有人比我厉害这么多,看來接下來我要更加小心了,不过要是不去看看的话始终还是有些不甘心。”黑袍修士眼中露出复杂的神色,最后咬咬牙还是跟了上去。

    “能感应到十万里之外的动静,这种秘术倒是不错,不过我的暗黑魔瞳同样也可以做到。”陈枫加快了速度,因为刚才黑袍修士说的话令陈枫很感兴趣,在陈枫看來,能出现仙道法则的情况有很多种,但是不管哪一种对于这些天人境修士來说都是吸引人的。

    而且在陈枫的灵魂监察之下倒是不担心对方说的是假话。

    “难不成是有仙器出世?”陈枫心中暗道。

    “对了,塔,你说这个空间中还有活下來的上古仙人吗?”这时候陈枫忽然问道。

    “这个不好说,不过按照我的推测存在上古仙人的几率很小。”塔想了想说道。

    “哦,怎么说?”陈枫好奇道。

    “很简单,这个空间也就是对你们这种级别的修士有吸引力,那些上古仙人,一个个法力高深,实力强横,要是在当年的大战中不死也早就离开了,这里的仙器碎片对于你们來说是宝贝,但是人家可看不上眼。”塔懒洋洋的说道。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