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五章 抢夺死寂果

    这条道路形成了一种循环,生死之力不断的转动着流淌着,每一次循环都会令生死二穴扩大一分,同时还会有一丝丝的交融在产生。

    虽然陈枫开辟了生死二穴,却也不过是当时凭借着蛮力和塔的帮助才成功的,对于生死的理解并不深,要知道生死两种本源法则可是很难参悟的,就是仙界的一些仙人都不敢说自己完全理解了生死之道。

    这是修炼的道路上很宽广的两条大道,参悟的越深,修行的道路上就会走的越远。

    真要说起來陈枫在这两条道路上还沒有入门呢。

    不过这一次感悟,陈枫可以说是收获良多,因为生死双剑的缘故,陈枫只感觉自己进入了一种奇妙的境界之中,这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因为陈枫感觉自己一直在生生死死之间上下徘徊,这是一种灵魂上的磨练。

    生。

    死!

    生生死死!

    陈枫这时候已经沒有了时间的概念,灵魂处在于一种虚虚实实的状态之中。

    虽然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但是陈枫却感觉自己的心态越來越坚韧厚重,自己的灵魂也越來越稳固,无形之中自己修炼的镇魂咒都有了很强的提升。

    随着灵魂之力的提升,陈枫的魂魄二穴也开始沸腾起來,魂魄二穴中的两件圣器也开始沉浮不定,散发出一**的波动。

    铜钟,锣鼓这两件圣器法宝散发出來的是一种无形的声波,外人听不到,但是却透过魂魄二穴不断的震荡洗涤着陈枫的灵魂。

    这一次修炼陈枫的肉身虽然也有进步,但是灵魂之力却是飞速的增长,已经超过了渡过天劫的人仙。

    “这小子的悟性最近一段时间倒是在增长,可惜依旧是借助了外物。”陈枫的修炼自然落在了塔的眼中,而且塔还适当的加速了一些时间。

    等陈枫眨动双眼修炼结束之后有一种大梦初醒,重获新生的感觉。

    陈枫伸出手掌,生死二剑快速缩小,化为一尺长短落在陈枫手中,这时候的生死二剑虽然看起來沒什么变化,但是陈枫眼中却露出了一丝惊喜之色,因为这时候的生死二剑已经晋升到了七品圣器。

    要知道法宝级别越高,进阶就越难,这一次两把长剑提升了一个层次,品质和攻击力都提升了数倍。

    最重要的是给陈枫指引了一个方向,两把剑也为以后再度进阶奠定了一个基础。

    “果然,这种天生灵物有着很强的可塑性,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真正的融为一体,也许要到晋升道器之后吧。”陈枫手掌晃了晃,一白一黑两道剑气飞射出去,在空中盘旋了一下就再度飞回,钻进了生死二穴之中。

    生死二剑消失之后,空中依然留下了淡淡涟漪,刚才的剑气划过,似乎切开了空间。

    嗡!

    空间波动再度蔓延开來,直达三万里,然后开始横扫起來。

    “这里好歹是上古仙人留下的战场,肯定会存在大量的死气,正要用來凝练死之剑。”陈枫身形一动好似一阵清风,消失在了原地。

    这一次陈枫速度更快,接下來的一个时辰里陈枫已经行走了数十万里,再度找到了三处死气凝聚之地,这些死气都很浓郁,而且品质很高,是悠悠岁月之中的沉淀之物,陈枫把这些死气全都收了起來,放在长生塔中,等提纯之后再用死之剑吸收。

    “咦,前方万里之处又有一片死气,而且数量很多。”这时候陈枫再度改变了方向。

    说起來陈枫收取了大量的死气很是欣喜,但是有些美不中足的就是沒有找到精纯的生之力。

    平日里修炼吸收的灵石和空间中的灵气都蕴含有生之力,但是和生命泉液,长生木这种灵泉灵木中的生之力沒办法相比。

    不管是陈枫修炼长生真经,还是生之剑都需要大量的高品阶的精纯生之力。

    “要是能再寻找几处生命之泉就好了。”陈枫忍不住说道。

    “到了,就是这里。”陈枫落在了一座山峰顶端,却沒有急着动手,因为山谷中已经有人存在了。

    陈枫所在的山峰高有万丈,下方的山谷在死气的弥漫之下,更显的深幽不见底,陈枫也是在靠近山峰的时候才察觉到山谷中人,不过因为陈枫施展的隐匿之术,全身气息收敛,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奇妙的空间位置之中,不要说一些天人境修士,就是大部分的初阶人仙也别想发现陈枫的存在。

    山谷深处一共有三方在对持,两方是修士,一方是一只陈枫也沒有见过的妖兽。

    “这里一共有二十颗死寂果,我看大家还是平分了好,省的厮杀两败俱伤,出现不必要的伤亡?”说话的修士手中把玩着一颗圆溜溜的火红色珠子,随着这颗不起眼的珠子一圈圈的转动,其他一方的三名修士眼中都露出忌惮之色。

    “铁流指,你以为凭借一颗血魂珠就能和我们平分。”

    “不错,铁流指,虽然你修为和我们三人差不多,但是总归只是一个人,不要逼我们联手击杀你。识相的你还是离去吧。”

    “哈哈,常家三兄弟,不要忘了这里还有一只银甲疾风狼,这可是个一只妖王,你们三兄弟应该搞不定吧,我这颗血魂珠正好可以破开对方的防御。”铁流指哈哈笑道,手中的血魂珠转动的更加迅速。

    还沒有得到死寂果,双方就开始起了争执,而死寂果的看守者银甲疾风狼则是沒有表示,只是在一边冷静的看着失态的发展,同时暗中准备着随时可以发动攻击。

    在银甲疾风狼看來这几名修士境界不如自己,但是却给自己一种危险的危机感,这也是银甲疾风狼沒有率先动手的原因。

    尤其是眼前的情况似乎双方都打起來,要是这样就最好了。

    “嘿,要是刚进來的时候遇到这只妖王我们兄弟还要费些功夫,现在呢,说起话真还沒有把这只笨狼放在眼中。”

    “既然这样,那就动手吧。”铁流指说动手就动手了,手中的血魂珠对着常家三兄弟扔了过去,同一时间还有一道血光对着那只银甲疾风狼扔了过去。

    “不好,这家伙身上不止一颗血魂珠。”常家老大惊呼出声。三兄弟一边后退一边在最短的时间内展开了自己防御手段。

    而那条银甲疾风狼也察觉到了危险,快速躲闪的同时,身上也冒出了银色光泽。

    “不陪你们玩了。”铁流指扔出两颗血魂珠之后立刻就对着不远处的死寂果冲了过去,一伸手,两颗死寂果落在了手中。

    就在铁流指继续摘取其他的死寂果的时候忽然面前一黑,整个人完全失去了方向感。

    “还有人在暗处。”铁流指心中一惊,快速扔出一颗血魂珠,强烈的血光爆炸开來,直接轰开了面前的黑暗结界,但是面前的其他十八颗死寂果已经消失不见了。

    “可恶!”

    铁流指双眼都红了起來,这每一颗血魂珠都相当于一件圣器的价值,自己现在一共扔出了三颗,足够自己心疼的了,要不是为了这二十颗死寂果,铁流指说什么也不舍的拿出來,这可是保命的好东西。

    嗖!

    一道人影在远处闪动,铁流指拿出一块玉符捏碎,一股龙卷风平地而起,把铁流指包裹在中间,快速对着远处的人影追去。

    “哪里走!”常家三兄弟和银甲疾风狼有些狼狈的从血光中冲了出來,看到铁流指离开,立刻就认为死寂果被铁流指拿去了,于是一个个在后面急追不舍起來。

    那道人影自然是陈枫,趁火打劫之后陈枫沒有再下杀手,这才快速离开。

    不过看着后面逐渐逼近的铁流指陈枫倒是有些惊讶了:“这应该是使用了圣器吧,看來这家伙身上倒是有些好东西。”

    “后面的朋友,不要追了,再追我可不客气了。”陈枫的声音飘荡开來。

    “死!”

    眼看着距离陈枫越來越近铁流指终于忍耐不住了,一挥手,两颗血魂珠对着陈枫飞去。

    在铁流指心中已经把陈枫恨到了极点,一出手就要杀人。

    陈枫嘿嘿一笑,伸手一抓,把两颗血魂珠快速抓在了手中,

    “爆!”看到陈枫的举动铁流指心中冷笑,引动了血魂珠之中的禁制,立刻就是一团血光从陈枫手中升腾起來。

    在铁流指看來,这个敢于空手抓血魂珠的修士可定要被炸成碎片。

    不过接下來发生的情景令铁流指吃惊的睁大了眼睛,以为自己是处于梦中一般。

    轰!

    爆炸产生的血光本來是在陈枫手中升腾起來的,但是只不过冲突一尺的范围就被一股力量给挡住了,就好像一个结界不断的压缩,最后硬生生的把爆炸开來的血光压缩了回去。

    陈枫晃了晃,一个手指大小的血红色能量球在掌心中跳动了两下,接下來陈枫对着铁流指嘿嘿一笑,手指一弹,血红色能量球飞射出去,在十里之外才落了下來,然后就是惊天动地的巨响,地面多出了一个不知道多深的坑洞。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