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六章 深渊

    “这种威力!”铁流指倒吸了一口凉气,刚才那一下要是落在自己身上肯定就是粉身碎骨了。

    “空手接住我的血魂珠,难道这家伙是人仙,就是人仙也不会这么轻松随意吧。”铁流指忽然一个激灵,看着陈枫眼中闪过一丝后悔之色,很明显自己远远不是对方对手,要是对方动手自己根本就抵挡不住。

    “这是一次警告。”陈枫淡淡说道,然后继续飞行,这一次铁流指不敢在追赶,因为这种行为根本就是在找死。

    “算我倒霉吧,也算我运气,对方看起來不像是嗜杀之人。”铁流指摇摇头。

    嗖嗖嗖!

    一道道攻击划破天际,瞬间而至,目标铁流指,正是常家三兄弟和妖王银甲疾风狼追了上來。

    “这次真是倒霉,最后只得到了两颗死寂果,还得罪了常家三兄弟。”铁流指摇摇头,脸色变幻了一阵,然后快速往远处掠去。

    “想走,你要是不把死寂果交出來,我们兄弟就会追你到天涯海角,哪怕离开了仙人战场,到了外界也要面对我们兄弟的追杀。”常家兄弟怒吼起來。

    “哼!真以为我怕了你们不成,有本事就來吧。”铁流指冷笑。

    陈枫一直飞出了上前里才停下來,飘飞在高空中,手掌一晃,掌心中出现了一个门户,强横的吸力从门户中散发出來,好似一根根粗大的根系插入了空间之中。

    嗖嗖嗖嗖嗖!

    距离陈枫分别有一千里,三千里,一万里的三个地方,同时有黑气凝成一股股穿梭空间对着陈枫飞來。

    所过之处就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这个范围内的生灵已经进來探险的修士全都惊讶的抬起头,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难道是宝物出世?”

    “我看倒像是邪物出世。”

    沒多久空间再度恢复了晴朗,所有的死气都被死之剑吞噬一空,陈枫已经感觉死之剑之中澎湃的死之力,只不过沒有生之剑的融合,一直沒有进阶的迹象。

    “看來需要寻找一些生之力了。”

    接下來的两天里,陈枫穿过了一片平原,三处盆地,还有一片绵延起伏的丘陵,所经过的地方已经达到了数十万里,在这个过程中遇到的修士也越來越多起來,一般情况之下对方不招惹陈枫,陈枫也不会主动出手,哪怕是无情天宗和战王阁的修士,沒有利益冲突陈枫也懒得出手,当然了要是有好东西的话陈枫自然不会客气。

    因为陈枫感觉自己现在的实力再对这些人出手,确实有些掉价了。

    第三天的时候陈枫终于找到了天剑派的弟子。

    这是一片被破坏的大地,以陈枫的目力都不能看到尽头,这里有深不见底的深坑,也有堆积如山的土丘,更有一个个坑洞,以及各种形态的高低起伏的大地。

    这里很明显也是一处经过激烈大战的战场,一丝丝凝聚如刀的气流不断的流淌着,这之中有煞气有魔气有妖力,要各种本源之力,经过数万年的变异沉淀,形成了一种全新的力量,一种威力更加大的气流。

    就在一处好似深渊的大坑边上,有两方修士正在厮杀。

    其中一方正是天剑派的三名弟子,至于另一方明显占据了上风,七名修士围着天剑派的三名弟子厮杀,双方出手都是拼命的手段,杀招迭出,不断的有人受伤,不断的有人发出惨叫。

    但是双方都沒有停手,一个个双眼通红,大有不把对方斩杀就不停手的势头。

    “大玄罡剑气!”

    “五行轮回斩!”

    “流风剑罡!”

    “翻天覆地战斗法印!”

    双方各施绝招,四周的大地都不断的开裂,终于有人开始重伤了。

    天剑派一名修士拼着受重伤,激发潜力施展出了一招还沒有完全修炼成功的剑术,终于重伤了两人,但是自己也基本上失去了战斗力。

    “都说你们天剑派的弟子是疯子,今天终于见识到了,不过你们就是再疯狂,再拼命也改变不了被杀的局面。”

    “当然了你们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趁现在还有还手的时间,立刻捏碎传送灵符,离开这里,不过这样一來你们就提前结束了这一次的历练了。”

    “这就是你们的打算吗,我们走了,这里的宝物就是你们的了,嘿!既然你们知道我们天剑派弟子是疯子,那么今天我们就是拼了命不要也有和你们两败俱伤,看看谁先死。”

    双方的眼睛更加红了,身上的杀气也越來越浓烈。

    此时陈枫已经來到了众人头顶高空之中,并沒有一上來就出手,而是有些疑惑的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有些奇怪啊,这些人虽然是敌对的,但是也不至于拼命到这种程度吧,好像是受到了外界力量的影响。”陈枫想到这,然后慢慢的下降。

    果然,在下降了一段距离之后立刻就感觉血气沸腾,一股隐藏在心底的杀意就要喷发出來,不过却被陈枫立刻压制住了。

    凝聚心神去感应四周的一切,却又沒有异状传來,似乎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但是陈枫却知道刚才的事情是真实的,一切都沒有那么简单。

    果然接下來,陈枫捕捉到了一丝隐晦的能量波动进入了自己识海之中,突然快速扩散,引起一连串的反应,自己的心神受到影响,气血之中的嗜血因子都跟着燃烧起來。

    “这些人应该是和我一样,不过却又和我的方式有些不同,我受到的影响明显很强,而且很突兀,但是这些人应该是在打斗中逐渐被影响的,似乎是有人在暗中控制。”

    “要说有人躲在暗中的话,那么就只有躲在这里了。”陈枫说着身形一晃,消失在了虚空之中,以一种诡异的方式进入了旁边的深渊坑洞之中。

    当然了,陈枫在进入深渊之前扔出了一样东西,只见一道流光从陈枫手中脱手而出,速度极快,到了正在交手的双方头顶猛地炸开,然后万千丝线好似蛛丝一般对着那七名修士缠绕过去。

    “这是什么东西?”天剑派三人快速后退,出奇的三人身上并沒有沾到一丝。

    “是木黄蛛的丝网炼成的丝网界,有人在暗中偷袭。”

    说话的功夫这七人身上已经沾满了丝线,行动受阻,越挣扎越是紧缚,一股不妙的感觉涌上心头。

    “快捏碎传送灵符。”

    “好机会,动手。”天剑派的三名修士看到了机会,对着七人发动了攻击。

    轰!嗡!

    一连串的轰鸣声响起,这中间有攻击发出的撞击声,也有空间之力震动的声响,还夹杂着惨叫声和愤怒的不甘声。

    最后的结果就是有四人进入了空间通道,被传送出去,还有三人被天剑派弟子发出的攻击所击杀。

    本來是必死的局面却在瞬间翻盘,令天剑派的三名弟子面面相觑,然后开始四周寻找起來。

    “刚才是有人暗中出手帮了我们。”

    就在三人四下里寻找的时候陈枫的声音再度传了上來:“你们三人速速离开这里,最好是传送出去,因为这个空间中出现了一批不可抗拒的力量。”

    陈枫只是说了这一句话就沉默不言,因为陈凤在下降的过程中感受到了一股若有如无的危机,虽然很平淡很隐晦,但是陈枫却知道事情沒有那么简单,于是下降的速度更加慢了,同时把隐匿之术施展了极致,似乎整个人都消融在了空间之中。

    “你们怎么看?”天剑派的三名弟子互相对视一眼之后开始商谈起來。

    “对方救了我们,有可能是本门弟子,而且对方应该是去了深渊之下,既然这样的话,下面的东西咱们就不能再去抢夺了。”

    “不错,只是对方说什么让我们传送出去,你们两人是什么意见?”

    “这个空间战场本來就是危机重重,就是人仙修士也会死在里面,时间未到,我是不会出去的。”

    “我也不会出去,接下來还有几个月的时间,也许会有有些收获呢。”

    “既然这样,咱们就先离开这里吧,这一次算是死里逃生吧,不管对方是谁,说到底也算是救了我们的性命。”

    三人最后对着不远处的深渊恭敬的行了一礼,这才离去。

    三人的情况自然被陈枫感应的清清楚楚,不由的苦笑:“我已经提醒过你们了,至于怎么选择那是你们的事情了。”

    “现在最重要的是看看下面有什么东西?”陈枫下降的速度越來越慢了,而且心中的警兆也越來越强。

    “能让我感到如此危机的,对方最起码也是中阶人仙的修为,或许更强。”陈枫暗道。

    这时候陈枫已经下降了一千丈,依然沒有看到底部,沒有烟雾,但是四周却变得昏暗起來,尤其是下方,无形的力量阻挡着陈枫的视线。

    “能影响人心智的,有很多种原因,阵法,煞气,或者是有人修炼了阴邪之术在暗中搞鬼,再或者是下方生长了一些特殊的灵药。”谨慎之余陈枫也在暗暗猜测着。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