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八章 八角圣器

    剑啸天现在的境界竟然到达了天人九层,倒是令陈枫暗暗吃惊,要是在外界有足够的资源,在短时间内确实可以渡过数次雷劫,但是现在却是在这个混乱的空间之中,就连陈枫渡劫都要一步步小心着來。

    “也算是我运气吧,得到了一些宝物,更加运气的是接连二次遇到的雷劫竟然很弱,非常的弱,这才令我渡劫成功,说起來我自己也感觉做梦一般。”剑啸天嘿嘿笑了起來,显得有些得意。

    “那么这些人?”陈枫抬了抬下巴,点了点对面。

    “这些人是为了我身上的传承來的,我只认识两个,一个來自赵家,一个來自白家,其他的就不认识了,应该是一些散修吧,不过这些人不简单,竟然能连我的传送灵符都失去作用,身上肯定有一些好东西。”剑啸天看着对方,眼中有杀机闪动,这一路在这些人的追杀之下,剑啸天好几次都差点沒命,精神紧绷,那种感觉很不好受,现在陈枫來了,也该是自己报仇的时候了。

    “既然有好东西那就抢过來。”陈枫嘿嘿笑了起來。

    嘭!

    陈枫和剑啸天旁若无人的表情顿时把这些疼气坏了,就在陈枫笑声还沒有落地的时候,地面猛地炸开,一只巨大的黑色手掌钻了出來,对着陈枫的双腿就抓了过去。

    啪!

    陈枫一脚踢出,这只巨大的手掌顿时被踢碎,漫天都是混乱的土金之力。

    “噗!”随着手掌被陈枫踢碎,其中一名修士脸色一白,一口鲜血喷了出來。

    “这就是土皇道兵,嘿,你好像修炼的还不到家,功法还不精纯就开始掺杂金之力在里面,真是不知死活。”陈枫嘿嘿冷笑。

    “这位朋友怎么称呼?”这几人有些忌惮的看了看陈枫,沒有继续动手,其中一个穿着淡黄色法衣的修士开始说道。

    “哦!”陈枫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因为对方看似在和自己交流,但是暗中却在布置阵法。

    陈枫也沒有揭穿对方,更沒有先动手,因为剑啸天现在的实力还在恢复着,再说要是沒有什么变故的话,解决这几人对陈枫來说并不费什么劲。

    “剑兄,恢复了怎么样了?”陈枫暗中询问。

    “哎,只恢复了三成。”剑啸天有些叹息,虽然有陈枫提供的元晨晶水,再加上自己的特殊体质,伤势恢复的很快,但是却也需要一些时间。

    “三成差不多了,现在还是先解决这些人吧。”陈枫说着伸指弹了弹,漂浮在面前的生死二剑立刻快速旋转起來,黑白剑气交错,滚滚剑气开始滋生,形成了剑气风暴对着这些人席卷过去。

    “布阵,八荒**阵法。”在陈枫发动攻击的瞬间对方的阵法也已经完成,流光闪动,虚空中纹路浮现,不断的往四周蔓延,纵横虚空,覆盖大地,最后更是有一**的光圈往四周绽放,沒有任何东西能挡住这种能量的蔓延。

    只是一个眨眼的时间,陈枫和剑啸天就被覆盖在其中,这时候剑啸天身上有灵光浮动,一层薄薄的结界笼罩住了自己,啪啪啪啪!结界所过之处,这些流光和纹路纷纷破开。

    剑啸天冲出了对方的阵法范围,这也是剑啸天之前多次逃命的手段。

    和剑啸天不同的是陈枫并沒有躲闪,任凭光圈一**的从身上扫过,等剑啸天躲开的时候陈枫已经完全陷入了阵法之中。

    “这家伙不会这么弱吧,施展八荒**阵法是不是有些高估对方了。”看着陈枫一上來就被阵法围住,众人都有些惊讶,而且看样子陈枫似乎有些茫然的感觉。

    “就这样被困住了,不会这么简单吧。”

    要知道之前追杀剑啸天的时候众人也多次使用过这种阵法,但是却每次都在最初的时候被剑啸天逃走,要不然早就把剑啸天抓住了,因为这种阵法随着时间的推移威力会变得越來越大。

    说起來这门法阵是上古流传下來的一门仙术法阵,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这门秘书也已经有了残缺,经过门派的前辈一番改良,依然拥有着强横的威力,施展开來可以困住高出自身实力的对手。

    此时看到陈枫被困住,这几人心中就有底了,留下两人控制阵法,剩下数人对着剑啸天冲去。

    “法阵不错,可惜这几人修为不够,不能完全发挥出作用,而且和长生塔中的十万大阵根本就不能相比。”陈枫灵魂之力扫动,很快就把这套法阵的虚实查探的清清楚楚。

    然后手拿死之剑猛地一挥,面前禁制纷纷破开,陈枫一步迈出就出了法阵,抬手一拳轰出,浩浩荡荡的拳劲好似长河大江把两人淹沒在了其中。

    “什么?”

    “不好!”

    围攻剑啸天的几名修士脸色算是真正的发生了变化,同时心中升起一丝丝恐惧之色,这几人布置出來的八荒**阵法就是人仙被困住都很难破开。

    那么眼前的事情说明了一种情况,那就是陈枫的修为已经到达了人仙的层次。

    來不及去对付剑啸天,这几人再度回头,对着陈枫围杀过去。

    陈枫心中暗暗冷笑,这几人看起來也算是身经百战了,怎么关键时刻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呢。

    眼前这些人最正确的手段就是抓住剑啸天当做人质,而不是转身杀向陈枫。

    陈枫伸指一指,生死二剑对着这些人横冲直撞,面对这些对手,陈枫懒得去使用什么秘术功法,只想着凭借着法宝的优势一口气把对方给解决掉。

    嘭!嘭!嘭!嘭!

    一连串的碰撞声,这些人的法宝全都被生死二剑切割成碎片,嗖!剑光飞过,其中一人直接被腰斩。

    唰!

    剑光再度闪动,又有一人被斩杀

    这时候的生死二剑已经达到了七品圣器的级别,就是人仙也抵抵挡不住,更何况是这些连人仙都不到的半步人仙。

    “刘兄,快点动用你的法宝。”看到陈枫如此威猛,连杀两人,剩下的修士全都害怕了,其中一人更是大叫起來,还有两人已经捏碎了传送灵符。

    陈枫沒有去阻止,果然这两人沒有传送成功,传送灵符失去了作用。

    “这里空间法则改变了,打不开传送通道。”这时候这些人更加着急了,一边躲闪陈枫的攻击一边再度催促同伴动用法宝。

    “你们先抵挡一下,我正在解除封印!”其中一个身材相对矮小的修士说着到了一边,伸出手指在胸前连点数下,一个个血洞出现,鲜血流淌,血色纹路密布,很快就笼罩了整个全身。

    再度击杀一人之后陈枫收回长剑,落在了剑啸天身边,看着这人的变化感觉有些好奇。

    “剑兄,你知道对方再做什么吧?”

    “应该是这人体内封印着厉害的法宝,不过看起來动用一次需要付出一些代价,至少前几次追杀我的过程中就沒有见这人动用这种手段。”剑啸天回答道。

    陈枫施展瞳术,想要穿透对方的身躯,看一看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过可以洞穿大地山峰的目光却被一层层的血色纹路阻隔了下來。

    “难不成是一件道器,有可能是一件魔兵吧?”陈枫心中猜测着。

    一股狂暴的气息从矮小修士体内散发出來,铺天盖地的威压令身边的修士连连后退。

    嗡!嗡!

    生死二剑好似受到了挑衅,从陈枫手中飘飞出來,散发出一**的剑威,和对方的气息对抗着。

    “原來不是道器。”陈枫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心想也是,道器级别的法宝已经是地仙专用的法宝了,就连大部分的人仙都沒有,更何况是随随便便遇到的天人境修士了。

    而陈枫本身也拥有道器,自然也明白,即使对方拥有这种级别的法宝,但是想要发挥出其中的力量就有些困难了,最起码的一点就是要付出一些代价。

    矮小修士身上的血液越來越多,似乎体内的鲜血已经流淌干净,矮小修士脸庞不断的扭曲,似乎在承受着痛苦的煎熬。

    终于,一点乌光从矮小修士胸口激射出來,然后急剧扩大,很快,一个八角形状的乌黑器具在空中盘旋起來。

    丝丝黑气从八角形法宝中散发出來,强烈的波动往四周散开,把四周的空间全都笼罩起來。

    这之中就包括陈枫和剑啸天,剑啸天第一时间动用身上的法宝想要冲出去,不过这一次却失败了。

    “不用尝试了,沒用的,你身上的破虚灵符破不开的。”陈枫淡淡说道。

    “这是道器,不对,好像又不是道器。”剑啸天睁大了眼睛。

    这时候生死二剑已经回到了陈枫手中,在对方法宝的压迫之下,生死二剑就是融合在一起都有种抵挡不住的趋势。

    “生死二剑只不过是七品圣器,融合之后也不过是提升一个品阶,但是对方却是一件九品圣器啊。”

    “而且其中还蕴含着道之力,嘿,这可是快要晋升道器的极品圣器。”陈枫说到这笑了起來,双眼有些火热的看着漂浮在对方头顶的八角圣器。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