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九章 柳无相

关灯
护眼
    “哇!”

    陈枫在聚血珠之中正在大口的吐血,要不是关键时刻用聚血珠挡住了自己,恐怕已经被对方一巴掌抽成碎片了。

    陈枫攻击力已经达到了两亿斤,但是对方的攻击显然已经不能用斤两來计量了,在陈枫看來对方刚才那一巴掌足以把一颗星球都打爆。

    而且那还不是对方最强的攻击。

    “不能让对方跑了。”陈枫大叫。

    虽然对方爆发出了强大的力量,但是陈枫知道这名魔神是不会留下來继续打斗的,除非对方傻了。

    不用陈枫说,地狱犬也已经快速冲了上去,只是仗着速度纠缠着魔神,魔神身上的伤势越來越多,即使不用陈枫出手,时间一长地狱犬也能搞定对方。

    不过陈枫也怕有意外发生,这么好的猎杀魔神的机会,说什么也不能错过。

    “一次砸不死你,我就用两次三次,只可惜我修为不够,修炼的吞天魔功也是残缺的,不然就可以直接压制对方了。”陈枫已经从聚血珠中出來,双手托着聚血珠,苍白的脸色已经恢复了过來。

    嗖!

    聚血珠化为一道血光飞了出去,魔神早就注意着陈枫的动作,吃了一次亏之后魔神可不敢大意,于是硬拼着被地狱犬打中也快速的往一边躲去。

    聚血珠落空了,但是聚血珠散发出來的血光却笼罩住了这名魔神,伴随着陈枫的一声低喝,一股股鲜叶从魔神伤口中激射出來,全都落进了聚血珠之中。

    “这可是魔神的鲜血啊,要是多些的话聚血珠应该能进阶吧,不过吸收了地仙的鲜血,应该能结出高阶的血冥果,比直接吸收精血还要好的多。”

    嗖!

    这边魔神好不容易摆脱了聚血珠就感觉体内的鲜血流失了三分之一,魔神只感觉更加虚弱了。

    这时候魅影神貂好似一道乌光,利爪对着魔神的双眼抓去,刺啦一声,魔神惨叫一声,脸上鲜血淋淋,虽然闭上了双眼,但也被抓了一块皮肉。

    “暗阎神爪!”

    地狱犬一爪子打在魔神身上,再度留下了一个深洞。

    “聚血珠!镇!”

    陈枫双手快速的结印,聚血珠快速放大,好似血红色的陨石重重的把魔神砸在地上。

    “吼!”

    魔神愤怒的大吼起來,同时流淌出來的血液开始燃烧起來,黑色的火焰越來越旺盛,开始往体内蔓延。

    “这是要自爆吗?”陈枫叫道。

    “不是自爆,是一种秘术,燃烧魔血用來增强力量,嘿,这家伙恐怕还沒有自爆的勇气,不过现在就是自爆也沒用了。”地狱犬的幽冥眼再度展开,蓝幽幽的目光所过之处,这些燃烧的魔火纷纷熄灭,最后一道目光再度洞穿魔神的灵魂。

    而陈枫也趁机控制着聚血珠又吞噬了对方体内将近一般的血液。

    噗嗤!

    地狱犬快速出手,把魔核给掏了出來,随着魔核的消失,这名魔神顿时瘫软了下來。

    随后聚血珠之中爬出一根根带刺的触手,把魔神体内的精血吞噬的干干净净。

    顿时之间,聚血珠之中的血池沸腾起來,面积更是在不断的扩展着,生长在旁边的血冥树也开始生长起來。

    这可是地仙的精血,对于血冥树可是大补之物,随着血冥树的茂盛疯涨,血冥果也跟着越來越多。

    嘭!

    随着体内精华被吞噬的干干净净,这名魔神猛地炸开,化为漫天的粉末,陈枫一招手,一件空间戒指和一柄小巧的铜锤落在了手中。

    “大家都出力了,看看有什么好东西,这是给你的。”陈枫一挥手把铜锤扔给了地狱犬。

    “我身上有一件道器,再说这铜锤也不适合我。”地狱犬笑笑,然后扔给了魅影神貂。

    “虽然我很想要,但是也不适合我。”魅影神貂摇摇头扔给了九幽地冥蟒。

    最后九幽地冥蟒看了看陈枫然后兴奋的收了起來,说起來九幽地冥蟒也是魔兽,正好使用这件魔器。

    “魔核也是你的。”陈枫从地狱犬手中接过來魔核感受了一下之后也扔给了九幽地冥蟒。

    得到了魔器又得到了魔核,九幽地冥蟒已经激动的说不出來什么了,有了这两件东西自己实力可是成倍的增长,而且突破也只是时间的问題。

    说起來刚才的一番争斗,地狱犬出力最大,可惜却沒有适合自己的东西,暂时看來只能是白出力了,魅影神貂也吞噬了逃走的地仙的灵魂,炼化之后也能实力大增。

    至于陈枫暂时也不需要吞噬其他的能量,因为体内还有多种力量沒有完全炼化呢。

    处理好了这边的事情陈枫这才把目光看向另一边,这一看陈枫倒是真的惊讶了。

    因为那名仙界的人仙竟然已经控制住了场面,一件巨大的火炉一般的法宝把那名鬼将困在其中,火焰滚滚,仙器缭绕,更有各种禁制能量不断的闪烁,任凭这名鬼将如何挣扎,却也只是越陷越深。

    “这法宝堂堂正正,正气凌然,看起來倒像是真正的仙家法宝。”陈枫有些惊讶。

    “这应该是炼妖炉,在仙界很多人都会炼制,不过此人手中的应该是上品道器,看來这人有些不简单啊。”地狱犬笑着说道。

    “你知道的东西倒是挺多的。”陈枫看着地狱犬笑道。

    “以往的主人好歹也是上仙,对于仙界的情况我还是了解一些的。”地狱犬嘿嘿笑道。

    “在下柳无相,见过诸位。”一身白衣的年轻人手中提着精致的炼妖炉走了过來,脸上挂满了笑容,但是眼神深处却在闪烁着一些外人看不出來的想法。

    “陈枫,见过仙界上仙。”陈枫脸上也挂满了笑容,至于地狱犬三大妖魔已经重新化为人形站在陈枫身后,并沒有说话,只是暗暗戒备着。

    “上仙不敢当,我在仙界也只不过是最底层的存在,想來陈兄弟在下界也是大有身份之人,不知道出自哪个门派?”柳无相表面上随意开口,但是心中却在暗中猜测陈枫的身份。

    一个连人仙都不到的小修士,呆着三名强大的妖魔作为护卫,最重要的是刚才击杀了一名魔神,这才是令柳无相暗中戒备的缘故。

    “无门无派,一介散修而已,看柳兄手中法宝,仙意盎然,精致美奂,想來也是出自名家之手。”陈枫看了一看柳无相手中的炼妖炉,虽然那名鬼将还在其中挣扎着,但是传递出來的气息已经越來越弱了,想來也加持不了多少时间。

    “我也仙界也是一介散修,这次偶然之间找到通道进入这里,倒是有很多事情都还不明白,倒是要向陈兄请教。”柳无相浑然沒有因为陈枫的修为而轻视对方,相反柳无相对陈枫的平静还很高,以为刚才的战斗也是落在了柳无相眼中,陈枫爆发出來的战斗力就是一般的人仙都比不上。

    “在下也有一些事情要向刘兄请教。”

    “不知道陈兄接下來要去哪?”

    “正要去前方的死亡沙漠。”

    “真是巧,我也是这样打算的。”

    于是接下來两人就联合一路,一边互相谈论着一边前进,当然了两人的话中最多的还是想要把对方的底细套出來。

    在陈枫心中,也认为这个柳无相不简单,不说修为,就是柳无相对待陈枫的态度就和其他仙界修士不同,并沒有高高在上,也沒有看不起人,不像一些仙界修士张口闭嘴都是蝼蚁土著,相反柳无相把自己和陈枫摆在了同等的位置,虽然这其中大部分原因是陈枫展现了自己的力量。但是柳无相不似作假的态度还是令陈枫暗中减少了一些敌意。

    不过戒备却沒有减少,毕竟现在这个空间之中,随便拉出來一个人都不是简单人物。

    “这人气质高贵,应该是出自名门大派,要是整个仙界都是这种气质的话,那么我之前的猜测就是错误的,不过此人表面上和煦,但是无意之中散发出來的煞气还是说明此人最近经常杀戮,能斩杀地点的人仙,肯定是不简单的。”陈枫暗中动用了一下聚血珠,察觉到了一些细微之处。

    “不知柳兄可否给在下说一说仙界的情况?”陈枫如是问道。

    “自然是沒问題,虽然我只是小人物,但是对于仙界的情况还是有些了解的。”柳无相笑了笑,好似沒有心机一般开始叙说仙界的情况。

    接下來的路上,倒是大半都是陈枫在听了。

    “这人说的倒是真的。”地狱犬暗中给陈枫传音。

    “呵,这种事对方沒必要骗我。”陈枫笑笑。

    根据柳无相的叙说,陈枫对于仙界有了一种直观的框架认识,怎么说了,用一句简单的话來概括那就是仙界是一处比永恒大世界更宽广更混乱的地方。

    当然了,这个宽广在柳无相话中就是无边无比沒有尽头,至于仙界具体有多大,不要说柳无相这种高阶人仙,就是比地仙更厉害的上仙都说不清楚。

    “仙界这么大,修炼者又多的数不清,其中的争斗当然也少不了。”陈枫心中暗想。

    柳无相口才不错,也很善谈,给陈枫描述了仙界的情况之后并沒有过多的询问永恒大世界的情况,或者在对方心中,还是有些看不上这些下界世界吧。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