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一章 仙剑门修士

    哗哗哗!哗哗哗!哗哗哗!

    陈枫和柳无相大眼瞪小眼,场面有些平静,之后四周的流沙依然不断的往坑洞中流淌。

    “能不能看出些什么?”陈枫转头询问地狱犬。

    “我來试试。”地狱犬点点头。

    地狱犬的幽冥眼可以上探九霄,下探九幽,在陈枫想來下方有什么东西应该会看出一些端倪。

    啪啪啪啪!

    但是令人奇怪的是,随着地狱犬的目光深入其中,黑洞中开始有爆鸣声传來,而地狱犬则是不断的后退,就连幽冥眼都闭上了。

    “怎么回事?”

    “下方有很强的法则之力,好像是。”说到这地狱犬沉思起來。

    “我再來看看。”

    这一次随着幽冥眼的洞察,下方的深洞开始往四周扩展起來,似乎其中还有一阵阵的呼啸闷吼声,就好似万丈地下关押着邪恶的魔神一般。

    “看來应该是下方有东西。”柳无相说道。

    “不会真的是有什么妖魔鬼怪吧,这样说的话咱们可真是运气逆天了。”陈枫笑道。

    “是冥界的气息。”地狱犬终于确定了。

    “冥气,冥界的禁制,难道是当年冥界高手留下的洞府?”柳无相双眼顿时亮了。

    “说不准,下方似乎有力量波动,不过却沒有察觉到有生命波动,或许真的是以往遗留下來的遗迹。”

    “陈兄弟怎么看?”柳无相把目光看向陈枫。

    “可以进去看一看。”陈枫沉声说道。

    “好,我也是这样想的,不管下面有沒有危险,都要去查探一番,这个深洞早不出现晚不出现,现在在咱们脚下出现,肯定是有原因的,也许这是我们的机缘呢。”柳无相笑着说道。

    就在陈枫两人打定主意要进入查探一番的时候,一青一白两道光芒从远处划破天际而來。

    “咦,竟然有人來了,还是仙界之人,也许是老相识呢。”柳无相低估道。

    “是他们,可是怎么只有两人了?”此时陈枫也得到了塔的提醒。

    当时有三男一女四名修士乘坐虚空阵台破开空间,正好和陈枫撞在一起,更重要的是塔还在对方身上做了一些手脚。

    “另外两人不会是死了吧。”陈枫恶意猜测。

    “沒死,印记还在,想來这些人不知道为什么分开了,不过这样也好,可以一一击破。“塔笑了起來。

    “对方可是正宗的地仙,而且又是仙界之人,和柳无相大概认识,要是对方联手的话,我可挡不住,说不得只能想办法逃走了。”陈枫暗中摇摇头。

    “也许对方有仇呢。”

    “这样的话是最好的。”

    “一个人仙,一个连人仙都不到,给我滚开。”一声白银色轻甲的年轻人只是随意看了陈枫两人一眼,然后眼中闪过不屑之色,一挥手,就是两道剑气,竟然是想要把陈枫两人击杀。

    “嘿嘿。”柳无相抬起來头來嘿嘿一笑,陈枫分明看到对方嘴角露出的冷笑和眼中闪过的杀机。

    这时候那个青衣女子已经看清了柳无相的面貌,脸色急剧变化,立刻张口惊呼:“小心。”

    嘭!嘭!

    年轻人发出的剑气瞬间消散,然后更强的气劲排山倒海一般对着两名地仙冲击过去。

    “咦!”

    陈枫双眼一缩,刚才陈枫并沒有动手,剑气是被柳无相打散的,接下來的攻击也是柳无相发出的。

    其实从一开始陈枫就对柳无相感到好奇,因为柳无相给陈枫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陈枫一直想要见识见识柳无相真正的手段,不过却一直沒有机会。

    眼前柳无相只是随意一挥手,破开对方攻击的同时更打出了狂暴绝伦的攻击。

    “这一手蕴含阴阳两种力道,而且互相融合,并沒有冲突和排斥,能轻松破开地仙的攻击,这应该是一门仙术吧。”陈枫心中暗道。

    嗤嗤嗤嗤嗤嗤!

    那名身穿银色甲衣的年轻人也不简单,面对这种攻击,脸色不变,一挥手,五指同时激射出五道剑气,一连串的切割,把柳无相的攻击切成粉碎。

    “纯粹的剑气,应该是剑修吧?”陈枫心中暗道。

    “倒是有两下子,不过依然是死。”一招沒有击杀两只蝼蚁,还被对方反击,而且还是在青师妹面前,这令年轻人感觉面子都丢光了。

    “师兄,且慢动手。”正要继续动手耳边却传來青师妹的声音。

    “是吗,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死。”柳无相呵呵冷笑,上前一步,身上杀气立刻冲天而起,远远看去,沙漠上竟然有一股火红色的气流直冲云霄。

    “好家伙!”这一下陈枫惊讶的连脸色都变了。

    “这种程度的杀气,这要杀多少人啊?”陈枫震惊了。

    “其实有一些功法,修炼的就是杀气,这人虽然杀气惊人,并不代表就一定杀过这么多人。”地狱犬在陈枫身边低声说道。

    其实刚才地狱犬和魅影神貂也有出手的打算,却被陈枫制止住了。

    “柳无相,你是柳无相。”身穿银色甲衣的年轻人忽然惊呼起來。

    令陈枫疑惑的是这两名刚刚赶到的地仙眼中竟然有一丝丝惊恐和戒备。

    “啧啧,这个柳无相倒是有些厉害。”

    “原來是仙剑门的人,撞到我手上也算是你们倒霉。”柳无相说着冲天的杀机猛地收敛起來,但是下一刻已经到了两人面前,手中推出,阴阳之力涌动,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这个漩涡悄无声息,但是其中蕴含的破坏力令远处的陈枫都清晰的感受到了。

    “且慢动手。”两名地仙一边说着一边在身前布下了层层剑气,竟然只是防御。

    轰!

    好似火山爆发,青师妹被炸飞出去,身穿青色甲衣的年轻人也是狼狈的连连后退。

    “咦,柳无相的实力!”陈枫双眼一亮,同时也有些疑惑,不明白一项稳重的柳无相为什么忽然杀机凌然起來。

    “柳无相,现在不是争斗的时候,速速住手,不要以为我们就怕了你。”

    两名地仙有些郁闷,要是另外两名伙伴在的话,遇到柳无相二话不说,肯定要动手,但是自己两人面对柳无相沒有必胜的把握,更何况还有其他人。

    于是两人心中快速闪过一丝丝念头,然后青师妹身形一晃竟然对着陈枫冲去。

    看样子是想先把陈枫抓住,刚才陈枫和柳无相站一起,自然的就被认为是柳无相的同伴。

    嘭!

    谁知道青师妹还沒有靠近陈枫就被一巨大的黑色利爪重重的抽飞,这一下比刚才柳无相的攻击还要重,地面被砸出一个大洞,青师妹一时半会竟然沒有出來。

    “同等境界之中,你们人类修士还是太弱了,哪怕是仙界都一样。”地狱犬傲然说道。

    说起來,这两名仙剑门的修士在门派中也只是属于垫底的存在,和之前遇到的鬼将魔神根本就不能相提并论,这也是陈枫认为柳无相忽然变强的其中一个原因。

    青师妹被打飞,这个银甲修士心中一咯噔,就知道事情出乎自己的掌握了,沒想到除了柳无相之外竟然还有这么厉害的存在。

    这时候柳无相的攻击更加猛烈了,一个巨大的黑洞在柳无相的掌心中不断的闪现,就好像一个冬天喷涌出强大的力量。

    沒有了青师妹联手,银甲修士更加不是柳无相对手,只是一个呼吸就被打飞出去。

    不过占尽上风的柳无相并沒有继续出手,而是身形一晃就到了陈枫身边。

    “陈兄,这两人是仙剑门的,和我有些过节,要不咱们联手干掉对方,东西平分。”柳无相建议。

    “我倒是沒什么意见,不过对方來这里应该有些原因吧。”陈枫淡淡说道,之前在柳无相的介绍中知道仙剑门是仙界之中的一个门派,具体的层次柳无相倒是沒有说。

    “陈兄这话倒是提醒我了,这两人來这里肯定有原因。”柳无相点点头,然后一步踏出,踩着虚空到了对方面前。

    “柳无相,这一次不仅我们仙剑门有人进來,玄天门、青渊阁、甚至连暗夜仙府都有人进來,要是被这些人知道你在这里的话,你就死定了。”银甲修士恶狠狠的说道。

    “哦!是吗。”柳无相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你们两个应该是仙剑门的何青青和李温侯,我沒有说错吧,就你们这样的货色,我不知道杀了多少,一句话,你们两人來这里是做什么的?”

    “先不要着急回答,你们要好好想想,我想你们应该知道,要是我下定决心杀人的话,你们两个就是再厉害十倍也沒用。”柳无相冷漠的说道。

    何青青和李温侯迟疑了,目光交织,显然是在商量着什么。

    而陈枫则是在想一些事情,从刚才的情况可以看出,这个柳无相在仙界中应该有些來头,尤其是那个李温侯的话中点出,柳无相在仙界的敌人似乎不少。

    “我不信你会动用那个手段?”李温侯开口说道,而何青青则是在一边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虽然觉得沒必要,但是陈枫还是带着两名护卫上前截住了两人的退路。

    “你可以试试,不过我可要告诉你,一旦尝试了,结果就是死。”柳无相伸出手掌挥动了一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