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二章 进入深洞

关灯
护眼
    李温侯和何青青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开口说道:“好,我们说了之后你要保证不对我们动手。”

    “你们不挑衅我,我自然不会主动动手。”柳无相点点头。

    “我们是为了上仙的尸骨來的。”李温侯开口说道。

    “上仙的尸骨,呵呵不知道你们说的是真是假,不会是信口胡说吧。”柳无相说这话的时候也在暗暗和陈枫沟通着。

    “这里果然有上仙的痕迹,看來咱们不白來。”

    “要不咱们直接动手,擒拿对方,然后搜索对方的神识。”

    “陈兄,你比我还狠啊,不过有难度,还是先审问一番再说。”

    “这个消息我们是从天潇子口中得知的,只不过天潇子遇到了一些麻烦,暂时被缠住了,我们这才快速赶來,想着在对方來到之前能得到一些好处。”李温侯说道。

    “是这样啊。”柳无相看着对方呵呵轻笑。

    “我说的都是真的。”

    “我知道你说的是真的,但是你沒有把知道的都说出來,比如上仙的尸骨在哪里,上仙的來头,找到尸骨怎么进入,等等一些事情,李温侯,你当我柳无相是傻瓜吗,这么容易糊弄。”

    “柳兄,我看还是把对方杀了,直接搜魂得了。”陈枫这时候开口了。

    “你是什么东西,咦!你是那天那个小子。”

    “不错,就是那个土著,柳无相,你好歹也算是个人物,怎么和这种土著搅合在了一起。”

    这时候李温侯和何青青也认出了陈枫,毕竟当时四人來带天辰空间遇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陈枫,但是这些人根本就沒有把这个土著放在眼中,就连现在也是,认出陈枫之后两人脸上全都是鄙视的表情。

    “这两人都是傻瓜吗?沒看出连地狱犬都是我的手下吗。”陈枫心中冷笑,不过却沒有说什么,地狱犬也适当的上前一步,全身妖气冲天,之中还掺杂着浓郁的地狱气息。

    “我加上这名妖仙前辈,我想击杀你们两个应该是十拿九稳吧。”柳无相冷笑。

    “好吧!”李温侯叹了口气,然后拿出了一件东西。

    “罗盘,类似寻宝之类的法宝吧。”陈枫暗暗寻思着。

    李温侯拿出一方罗盘之后,何青青则是同时拿出了一块火红色的灵石放在上面。

    嗡!

    一股红色光柱从罗盘中激射而出,只是短短盘旋了一下就钻进了地下的黑洞之中。

    “就是这里吗,或者说本來就是地洞吸引的?”柳无相皱眉说道。

    “应该就是这里,我这件法宝虽然不是什么高品阶的法宝,但是配合着定仙石,应该有七八成的把握。”

    “连定仙石都准备好了,看來是早有准备啊,你们两个也不需担心,真要是找到好东西,我和和你们平分的。”柳无相笑着说道。

    “希望你守信,不然咱们就是鱼死网破。”李温侯咬牙说道。

    “陈兄,你怎么看?”柳无相暗中询问。

    “咱们本來就是要下去的,再说这两人说的不尽不实,也不是是不是真的,不过下边有冥气,难道是冥界的上仙,那就是冥王了。”

    “这两人我倒是不担心,出了事,咱们两人完全可以击杀对方,我就怕下面有什么东西,因为我感觉有一种淡淡的危机感。”

    “呵,从进入这个空间我就一直有危机感,要是沒有危险的地方怎么会有好东西。”

    “陈兄说的有道理。”

    “走吧,你们两个打头阵,要是敢耍什么花样,我第一时间出手杀了你们。”柳无相对着李温侯两人喝道。

    陈枫看了有些暗暗好笑,一名人仙呵斥两名地仙,而对方还不敢反抗,这种场面实在是有些诡异。

    李温侯和何青青脸色变了变,最终还是沒有说什么,两人脚踩虚空阵台,一闪就进入了黑黝黝的深洞之中。

    柳无相也拿出虚空阵台紧随其后,看着下方漆黑沒有一丝动静的黑洞陈枫心中也浮出一股危机感。

    “这种感觉,看來下方应该是有好东西了。”

    地狱犬晃了晃,身形膨胀了数十倍,本体的虚影也浮现了出來,陈枫和魅影神貂一左一右站在了地狱犬的肩膀之上。

    “看來要抢夺一个虚空阵台了,或者弄一个高级别的飞行法宝。”陈枫暗自思量着。

    地狱犬速度很快,沒多久就追上了对方,四周黑黝黝的,还有流沙的声音不断的传递过來,只是下降了上千米众人就遇到了禁制。

    柳无相出手,把挡在面前的禁制破开,众人继续前进,但是接下來禁制越來越多,而且遇到的阻拦也越來越古怪。

    啪!

    地狱犬快速挥手,一团黑黝黝的东西被直接打爆,竟然是一团经过极度压缩的黄沙。

    唰唰!

    李温侯和何青青也在出手,两人修炼的是正宗的仙剑之术,剑术仙意飘渺,风淡云轻之中却又蕴含着霸气般的杀伤力。当当正正之中却又诡诈圆滑。

    说起來陈枫也在天剑派中呆了一段时间,对于天剑派的剑术还是很佩服的,有时候想天剑派应该是整个永恒大世界剑术领域最高的地方可,但是和眼前两人随意施展的剑术相比,还是缺少了一些东西。

    “缺少的是仙道法则吗,还是因为境界相差的原因,不过仙界门派的底蕴应该也不是天剑派可以相比的吧。”

    “下方是什么声音?”柳无相的声音把陈枫从思索中拉了回來。

    风声,呜咽声,物体的碰撞声。

    “是沙尘暴!”地狱犬惊呼起來。

    啪啪啪啪啪!

    密密麻麻的黄沙组成的龙卷风已经从下方席卷了过來,瞬间把众人淹沒在其中。

    这可不是普通的沙尘暴,因为刚刚陈枫拿出一件破碎的圣器扔了下去,一个呼吸不到就在沙尘中变成了碎片,紧接着化为粉末,和沙尘融为一体,再也分不出來。

    “小小沙尘暴而已,给我破!”李温侯和何青青两人周身剑气旋转,浑然不受四周沙尘的影响,快速前进。

    而柳无相的功法则是有些诡异,两股气流从体内窜出來,快速融合成一个巨大的黑洞,所过之处,这些黄沙进入黑洞之后就消失不见,看起來柳无相比李温侯两人还要轻松的多。

    至于地狱犬凭借着雄浑的妖力和变态的肉身硬闯进入,四周的沙尘风暴根本连地狱犬的边都沾不上。

    “地狱犬前辈,你知道这是什么功法吗?”陈枫有些惊讶的看着前方的柳无相。

    “好似阴阳五行类的仙术,但是具体的我就不知道了。”地狱犬摇摇头。

    “我就更不知道了。”见陈枫眼神望來魅影神貂连连摇头。

    “是阴阳混洞经,这是一门不错的仙术,据说在仙界都失传好久了,沒想到时隔这么多年,我竟然又看到了。”塔的声音在陈枫识海中响起。

    “仙术吗。”陈枫点点头,倒不是为了仙术这两个字眼吃惊,而是因为能让塔说不错的仙术肯定有其独特之处。

    “失传已久的仙术重现天日,看來这个柳无相也是机缘运气之人,再加上炼妖炉那样的法宝,确实不惧一般的地仙。”

    越往下,沙尘风暴的威力就越大,后來一粒粒黄沙更加凝聚在一起,凝成各种锋芒对着众人切割过來。

    “不知道是什么力量竟然能令黄沙凝成这种状态?”

    “吼!”

    一面完全由黄沙凝成的巨大鬼脸忽然从下方冲來,张开的大嘴似乎要将众人吞吃掉,在黑暗的环境之中忽然出现这种情况,倒是令众人感觉有些毛毛的。

    唰!

    一道剑光飞出,点在鬼脸之上,然后嘭的一声,鬼脸炸开,化为漫天的沙粒,但是紧接着这些沙粒好似有人操控一般,快速凝聚起來,很快四根长矛呼啸着对着众人急刺过去。

    “难道是有人在暗中操控。”

    虽然有些诡异,但是这四根长矛还是被众人轻松打碎。

    “吼!”

    一只奇形怪状的怪兽从下方咆哮着冲上來,虽然是由沙尘凝成的死物,但是身上携带的邪恶气息却令众人暗暗吃惊。

    “这是冥甲兽,冥界怪物,大家一起动手。”柳无相这时候已经拿出了兵器,一根黑白相间的长枪,一道残影闪过,已经对着咆哮而來的怪兽发动了攻击。

    “动手!”

    李温侯和何青青也沒有犹豫,两道剑气破风斩浪劈斩过去。

    “咱们也动手。”陈枫说道。

    地狱犬和魅影神貂同时打出了两团经过压缩的妖力,经过三方的联手攻击,下方的冥甲兽很快就被打散,化为漫天的黄沙,但是在黄沙散开的瞬间,一丝丝诡异的气流四下里散开,快速对着在场众人钻去。

    “小心点,有可能是上仙临死之前的怨气。”

    “看我炼化它。”

    陈枫只感觉一缕晦暗之气好似灵蛇一般进入识海之中,陈枫立刻就看到一名全身有着厚实骨甲的巨人在仰天怒吼,密密麻麻的冥纹遍布全身,身上散发出來的凶恶之气令陈枫的心神都颤抖起來。

    “这应该就是上仙吧!”勉强说完这句话,陈枫的识海已经开始剧烈的震动起來,好似马上就要破裂。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