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九章 无法靠近

关灯
护眼
    “这么大的城池,要说其中沒有好东西我是不相信的。”

    “既然这样,还是要想办法先进去再说。”柳无相说着拿出一张灵光闪烁的灵符贴在了身上,然后轰的一声,一层结界升起,把柳无相包裹起來。

    “大道之力,至少也是高阶地仙炼制的符箓。”陈枫惊讶道。

    嗖!

    柳无相顶着压力冲了上去,就好像利刃断水,迎浪直上。

    “哎!”陈枫叹了口气。

    “这家伙平时这么精明,此时怎么会犯这种错误。”

    就连陈枫都看出眼前的城池不简单,想要冲进去根本就做不到,而柳无相这样做也许是受到了一些刺激了吧。

    “看來之前被我抢走一件仙器。这家伙心中还憋着火呢。”

    这一次柳无相施展出了强大的实力,不仅有灵符护身,手中的炼妖壶也发出了强横的力量。

    不过即使如此,柳无相前进的速度也是越來越慢,在距离城池还有上百里的时候就固定在了高空之中,再也不能前进一步。

    “怎么可能!”柳无相大叫起來,脸上肌肉都开始扭曲起來,一股股力量从体内喷涌出來,这时候柳无相身上爆发出來的分明是地仙的气息。

    “应该冲不进去吧。”陈枫摇摇头,看着远处的柳无相在发疯般的冲击。

    这时候站在陈枫身后的是地狱犬和一名身形消瘦,全身皮肤干巴巴的中年人。

    这名中年人是树妖所化,至于魅影神貂因为有所收获,正在长生塔中潜修。

    “肯定冲不进去,想要冲进去,我看最少也需要仙器才行。”树妖淡淡说道,脸上面如表情。

    “那就等着看看结果了,我想等整座城池出來之后应该才能进入,可惜到那时不知道会引來多少人。”

    爆发了强大力量之后的柳无相再度开始前进,只不过前进了一段距离之后身形再度凝涩下來。

    此时距离城池还有很远的一段距离,而随着城池的升高,扩散出來的威压越來越强,接下來柳无相的身形开始慢慢往后倒退。

    “要退回來了吗。”陈枫暗道。

    接下來陈枫扭头,双眼之中亮光闪动,视线直接穿梭了数万里。

    “有人來了。”

    眼看着就要靠近城池,却不能再进一步,柳无相眼中露出不甘的神色,最后一咬牙,做出了一项决定。

    啪!

    一声脆响,好似有什么东西在体内裂开了,然后一丝仙器之力流淌出來,这一下柳无相整个人好似燃烧的火人,化为一个大火球,再度往前冲去。

    “咦!仙器的气息,这家伙果然不简单啊。”陈枫有些惊讶。

    这一次柳无相好似有了无穷的力量,面前的威压好似不存在一般,一口气冲到了城池面前,眼看着就要进入城池之中。

    嗡!

    就在柳无相将要进入城池的一瞬间,一道赤红色光芒冲天而起,柳无相就好像断了线的风筝,又好像被撞飞的陨石,快速的往后方倒飞出去。

    “果然,连仙器都冲不进去。”陈枫摇摇头,快速上前,伸手拦住柳无相。

    如山如海的力量传递到了陈枫身上,竟然直接把陈枫弹开,飞出数十里才停了下來。

    “好家伙。”

    陈枫吃了一惊,全身真气运转数次,身上的不适感才逐渐消失。

    “呼!”

    柳无相躺在地上,口中鲜血不断的流出,挣扎了几下竟然沒有站起來。

    嗖!

    远处修士众人赶到,一上來就对着柳无相出手了,手中长剑瞬间暴涨成百丈,对着柳无相当头斩落。

    柳无相冷笑一声,面前升起一个黑洞,直接把自己席卷进入,躲过了对方的攻击,到了数十里开外。

    但是來人长剑一闪,竟然脱手而出,再度追踪而去。

    这时候陈枫赶到了,挡在柳无相面前,雷光乍现,把对方的长剑打飞出去。

    “柳兄,沒事吧?”陈枫问道。

    “一点小伤罢了。”柳无相挣扎的站起來,周身仙气缭绕旋转,不断的修复着伤势。

    陈枫笑笑,并沒有多说什么,在陈枫看起來,其实柳无相受伤很重,虽然恢复速度很快,但也需要一些时间。

    “我以为是谁,原來是火流真人,刚才的事情我记下了。”柳无相淡淡说道,炼妖炉飞出,落在掌心中。

    “炼妖炉,你是柳无相。”火流真人看清柳无相的样子之后眼神不由自主的缩了缩。

    “柳无相,要是在仙界,我不敢动你,但是在这里,杀了你可沒人知道。”火流真人定了定神冷笑着说道。

    “想动手尽管动手就是,看看是谁杀谁。”柳无相手中炼妖炉不断的旋转着。

    “柳兄,咱们先后退一些。”陈枫这时候开口了。

    柳无相也有这个想法,和陈枫一口气退出了三千多里才停下來,身上流光闪烁,体内轰鸣声响起,苍白的脸色也逐渐的红润了起來。

    看着柳无相退走,火流真人并沒有追赶,其实一个柳无相就很难对付,更何况柳无相还有同伴。

    两道赤红的光柱直插天际,交相呼应,更像的威压从城池中散发出來。

    嗖嗖!

    又有两名修士在空中划过两道彩芒,这两人还沒到,火流真人不远处空间裂开了一道裂缝,一名高大修士一步走了出來。

    “不知道会引來多少修士,也不知道这个城池什么时候能完全冒出來?还有这两道赤红光柱到底是什么东西?”陈枫低声说道。

    “这两道光柱应该是聚灵阵发出的,不过这需要大量的极品灵石才行。”柳无相开口说道。

    “大量的极品灵石。”陈枫笑了起來:“希望这次会有些收获。”

    “既然冲不进去,还是等等吧,也能提前做好准备,要是能再拉拢几名帮手就好了。”柳无相想了想说道。

    眼看又有人赶到,第一个到场的火流真人忍耐不住了,一挥手,巨大的乾坤袋遮天盖地对着远处的城池笼罩过去,乾坤袋黑黝黝的散发出强劲的吸力,空间之力涌动,竟然想要直接把这个城池收进去。

    “真是蠢货。”地狱犬在陈枫身后嘿嘿直笑。

    柳无相脸色一红,其实之前柳无相心中也有这个打算,只不过还沒來得急动手就被打飞了。

    “找死!”

    不过火流真人刚一动手,其他的修士就看不过去了,一个刚刚赶到的魔神手拿狼牙棒对着半空中的乾坤袋轰击过去。

    轰!

    乾坤袋炸开,空间之力混乱的往四周翻卷,空间被撕开,到处都是空间裂缝,火流真人一口鲜血喷了出來,同时巨大的长剑对着魔神攻击过去。

    两人很快打成一团。

    “这么大的城池,其中肯定有一些遗迹,也许仙器都不止一件,你们两个给我看着其他人,我把这座城收起來。”

    “是,老祖!”

    这时候虚空中又有三人走了出來,这三人以一个中年人为首,两外两人看样子是手下,到现在为止第一个小团伙出现了。

    中年人双眼如电,横扫四周,扫过陈枫几人的时候停顿了一下,陈枫立刻就感觉面前闪过一道闪电,强大的威压令心神都有些震动。

    “柳兄,这人看样子好像是來自仙界,你应该认识吧。”陈枫低声询问。

    “这是流沙老祖,中阶地仙的修为,修炼的是流沙大道,另外两个是他的手下,也都是初阶地仙,在一些区域有些名头,不过沒有后台,一介散修罢了。”柳无相淡淡的说道。

    “中阶地仙啊,不知道有沒有凝练成自己的世界。”

    流沙老祖收回目光,已经出手了,巨大的乾坤袋疯涨起來,强横的吸力已经笼罩住了整个城池。

    轰!

    又是一根赤红色的柱子升起來,直接洞穿了流沙老祖的乾坤袋,一波震动之力扩散之后,乾坤袋化为了粉碎。

    “果然不简单,也罢,直接收进我的世界之中吧。”流沙老祖脸色一红,然后一挥手,大量的黄沙从掌心中喷涌出來,不断的飞舞流转,竟然形成了一个流沙的世界。

    “流沙老祖,你想独吞这个古城可沒有那么容易。”这时候一个赤发大汉手提一根赤金色长棍打碎空间降落下來。

    “赤炎老祖,你來的倒是够快,不过还是晚了一步,这座城归我了。”流沙老祖冷笑,手中沙之世界的规模越來越大,已经对着城池笼罩过去。

    赤炎老祖一声冷笑,手中金火长棍快速一挥,整个空间都一分为二,一般是熊熊火焰,一般是刺眼的金属色。

    嗖嗖!

    流沙老祖的两名手下立刻上前,纷纷拿出法宝抵挡着赤炎老祖的攻击。

    “找死!”

    赤炎老祖冷笑,手中长棍猛地搅动,法则之力不断变幻,轻松就把流沙老祖的两名手下抽飞出去。

    “给我收!”

    就这么一点时间,流沙老祖的世界已经和城池撞在了一起,比领域之力要强大坚固万倍的流沙世界竟然直接被赤红光柱洞穿,接下來又有赤红色光柱冲天而起,流沙老祖的流沙世界变得千疮百孔,最后破碎开來。

    嗡!

    上升的城池猛地拔高了一截,形成实质的冲击波往四周扫荡,靠的最近的流沙老祖一声惨叫,变成血人往后倒飞出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