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三章 混乱

    柳无相的炼妖炉是上品道器,攻击力很强,强大的火焰汹涌的从炉中喷出,好似瀑布一般对着面前的小院冲刷过去。

    随着外界之力的攻击,小院四周的禁制完全浮现出來,流光流淌,符文浮现,竟然挡住了炼妖炉的攻击。

    禁制越是强大,柳无相就越高兴,这说明其中肯定会有好东西,于是更加的卖力。

    “帮忙!”陈枫摇摇头。

    树妖大步上前,重重一拳轰击了出去,别看树妖干干巴巴的,这攻击力可不轻,在陈枫看來这一拳最少也有过亿斤的力气。

    柳无相和树妖一同出手,沒多久小院四周的禁制终于被破开,禁制一消失就连柳无相和陈枫都感觉到了院中确实有人。

    “小心些!“

    “不用担心,肯定是干尸。”

    进了小院之后,就发现这个小院之中竟然另有一个小洞天,只可惜时间太长的缘故,其中充满了荒凉的味道,一个六角凉亭之中端坐着一名身穿白衣的修士,此人面色红润,须发皆白,竟如活人一般。

    “保留完好无损的肉身,不会是上仙吧。”

    “希望是的,但是看着不像。”

    进入小院,还沒有走进凉亭,白衣修士猛地睁开眼睛,两道闪电对着陈枫和柳无相攻击过去。

    “嗖!”

    柳无相一声轻喝,手中炼妖壶发出一股吸力把这道闪电收了进去,而地狱犬则是快速发出一道目光,击碎了另外一道闪电。

    接下來白衣修士一头长发无风自动,一股狼烟般的气流钻了出來,快速在面前凝成了一名栩栩如生的修士,和坐在地上的白衣修士一模一样,丝毫不差。

    “精气神凝聚的战魂,小心一些,这种秘术可以发挥出生前的三成战力。”柳无相说道。

    “幸好此人不是上仙。”陈枫倒是沒有过多的担心,眼前的尸体生前只是地仙,又是死了多年,再加上只有三成战力,确实不值得担心。

    不过接下來的事情就出乎了陈枫的想象,因为眼前的战魂实在是太猛了。

    精气神凝聚成的白衣修士面如表情,只是双眼中精光四射,一伸手猛地一抓,不知道从哪里飞來一道流光落在手中。

    看起來竟然是一根普通的石棍。

    “嘿!”

    一声轻喝,白衣修士一步踏出,整个洞天都震动起來,手中石棍已经到了柳无相头顶。

    “这么快!”

    柳无相有些惊讶,躲闪不及,只能伸手去挡,不过在抵挡的过程中一个阴阳混洞旋转着冒出來。

    轰!

    阴阳混洞轻松被石棍打散,接着柳无相惨叫一声倒飞出去。

    而白衣修士还沒算完,手中石棍脱手而飞对着柳无相追赶过去,陈枫不能袖手旁观了,一挥手一道雷光劈在石棍之上,石棍转了个圈再度回到白衣修士手中。

    嗖!嗖!嗖!

    然后陈枫眼中就全是棍影,层层叠叠,就连陈枫的暗黑魔瞳都分不出虚实,无奈陈枫只能施展步伐往后退去。

    退了两步,还是被棍风扫中,只感觉心中窒息,犹如雷击,狼狈的翻滚出去。

    “滚回去!”

    白衣修士在继续追敢的过程中被树妖一巴掌抽了回去,但是这名白衣修士转了一个圈手中石棍又对着柳无相砸去。

    “你们不要插手,看着四周就行。”陈枫说着拿出雷珠对着白衣修士不断的发动远程攻击。

    柳无相施展阴阳混洞经和对方纠缠,双方合力,一连争斗了半个时辰,终于把对方打散,白衣修士重新化为一团精气神盘旋在了空中。

    “呼!不容易啊,幸好还有些收获。”柳无相上前把空中的精气神收取了一半,剩下一半交给了陈枫。

    “中阶地仙就这么厉害吗,对方的战斗方式有些与众不同,感觉化为蛮荒大世界的蛮力有些类似。”陈枫想了想说道。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难不成这个城池和蛮荒大世界有关,不会吧,我看就是蛮荒大世界也沒有这种级别的城池吧。”柳无相摇摇头。

    “不想那么多了,看看这里有什么吧。”

    “这石棍应该是中品道器。”柳无相上前拿起了石棍,只不过石棍在柳无相手中晃动了两下就化为了一地的粉末。

    “哎!本來石棍中还有一些能量,可惜经过刚才的打斗把能量耗光了。”陈枫摇摇头。

    接下來两人很快就失望了,因为两人把洞天翻了个遍,却连一点有价值的东西都沒有找到。

    “走吧,下一处。”

    陈枫和柳无相在城池中穿行的时候,其他进入城池的修士也或多或少遇到了一些情况。

    一座四方小院中,两名高大的魔神站在一起,手中拿着一柄长枪。

    “这件青铜器不错,竟然是上品道器,其中力量还沒有消失,要是参悟参悟以后还能使用。”

    “你真走运,到现在为止我什么都沒有得到,还经历了一番厮杀。”

    “不要着急吗,接下來有好东西让给你。”

    一座完全由木材建造的小楼顶端,一名仙界修士手拿一根木棍,脸上挂满了笑容:“沒想到竟然是长青藤,啧啧,这下收获不小,正好可以炼制丹药。”

    “哎!可惜,这根石器之中的力量已经消失了。”

    一处干枯的湖底,三名修士正在围攻一只精气神凝成的战魂,厮杀良久终于把对方打散,三人瓜分了精气神在四周搜索一遍之后就快速离去。

    嘭!

    一名仙界地仙被一只大手轰击的四分五裂,一名鬼将一名魔神快速的分开逃走,但是却又很快被大手追上,一一捏爆。

    然后大手消失,只有一句话从地下飘荡出來:“太弱了。”

    一座快要倒塌的石楼之中,一名鬼气森森的鬼将手拿锯齿砍刀和一名战魂战斗着,只是两三招地仙级别的鬼将就被制住,然后战魂化为一道流光钻进鬼将体内。

    哗啦啦!哗啦啦!

    本來这名鬼将就是一具森森白骨,此时体内忽然有血液沸腾起來,随着血液沸腾的越來越激烈,一丝丝血肉开始在骨骼上生长出來,这还不算,胸膛之中内脏也慢慢浮现出來,血肉越來越多,开始有皮肤覆盖,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一具完美的肉身出现了,其中蕴含着强大的力量,和之前的森森白骨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我又重生了,可惜这具肉身有些弱。”

    这时候陈枫和柳无相被一名高大的石人打的连连后退,狼狈不已,就在之前两人在一片废墟中发现一躺在地上的石人,本來两人沒有在意,却不知道为什么石人忽然复活了,然后就发动了猛烈的攻击。

    灵魂攻击无用,石人又出奇的坚韧,不止能挡住雷电的攻击,就是炼妖炉之中的火焰焚烧都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相反陈枫和柳无相被对方打中一次,受了一些伤势。

    “这应该是蕴含大道之力的傀儡,真是太难缠了,陈兄,之前你不是收取了两件仙器吗,赶紧使出來,搞定对方。”柳无相叫道。

    陈枫撇撇嘴,心想哪有那么容易,再说那可是自己的杀手锏,轻易不会动用的。

    “树妖,帮忙吧。”陈枫无奈的说道。

    嗖嗖嗖嗖!

    树妖面如表情,手掌伸出,一根根藤条从掌心中飞舞而出,沒多久就把石人捆绑的严严实实,令石人一时半会无法挣脱出來。

    陈枫上前,双手贴在石人身上,水火两种力量喷涌而出,这不是普通的水火之力,而是从世界本源碎片中提炼出來的。

    咔嚓!咔嚓!咔擦!

    沒多久石人身上就出现了一道裂缝,最后从头顶开始往下裂开,等树妖收回藤条之后,石人轰的一声化为满地的碎石块。

    “陈兄,好样的。”柳无相眼中露出惊讶之色。

    “可惜依旧是白忙一场。”陈枫摇摇头,本來以为打爆石人会有灵珠之类的东西,却沒想到除了石块就是粉末。

    “这也算是修行了。”柳无相自我安慰。

    “不知道其他人有沒有收获,前方就是赤红光柱所在地,希望能有些收获吧。”

    等两人來到的时候就看到一群修士厮杀的昏天暗地,招招拼命,下手不留情,有时候更有两败俱伤的情况出现。

    浓郁的血腥气漂浮弥漫着,陈枫两人刚來到就有一种血气上涌的感觉。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这些人不会是着魔了吧?”陈枫有些惊讶。

    “有些不对劲。”柳无相往后退了几步。

    “肯定不对劲。”

    面前厮杀的混乱场面中有魔神有冥将等各界的修士,但是这些人不管敌友,全都红着眼睛火爆拼杀,两人分明看到两名巨大的魔神在咆哮的对决,还有两名仙界修士重伤之下依然在打斗,浑然不管身上正在恶化的伤势。

    嘭!

    一名仙界地仙在两名冥将的轰击之下,飞进了不远处的光柱之中,然后轰的一声化为一团血雾,接着这一团血雾从光柱中飘散出來,血腥气上升,在场的打斗又激烈的几分。

    “是那根光柱的问題。”

    陈枫和柳无相对视一眼,明白了事情的根源,正想着怎么办的时候,一道血红色光波从光柱中扩散开來,扫过陈枫几人之后又往远处幅散。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