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四章 杀念

    “不好!”在光波横扫过來的时候陈枫就知道不妙了,果然接下來一股嗜血狂暴的念头从心中滋生出來,而且越來越猛烈,很快陈枫双眼都变得血红起來。

    杀!杀!杀!

    这个念头不断的在陈枫心中扩散着,融入身上全身每个细胞,陈枫怒吼一声,浓烈的杀气喷涌出來。

    “原來这些人都被影响心智了。”陈枫知道要是控制不住,很可能也和其他人一样冲上去,到时候迷乱了神智就是以后能清醒过來也会在心中留下心魔,对于以后的修行产生影响。

    “镇魂咒术!”陈枫施展出了灵魂秘术,想要让自己清醒一下,果然有些效果,陈枫感觉自己心中的杀意有些减弱。

    “再來几次!”

    就在陈枫想着再度施展镇魂咒术的时候,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从后方对着自己攻击过來。

    “咦!”陈枫有些惊讶,因为地狱犬和树妖在自己身后,怎么还会有攻击过來呢。

    心念一动,一层厚厚的雷光把自己包裹起來,同时自己施展麒麟步,就好似一艘小船在狂风中飘荡起來。

    这一道攻击还沒有完全化解,又有一柄赤红色的断剑飞舞着对着陈枫斩了过來。

    “真是麻烦。”

    本來有些减弱的杀意再度高涨起來,陈枫忍不住沟通了长生塔,一缕劲气从刺天矛上被调动了出來,然后嗤的一声一闪而过,一名高大的魔神被直接洞穿了身躯,然后生机断绝,栽倒在地。

    这时候陈枫才发现到底是怎么回事,地狱犬和树妖正在远处和两名冥将厮杀着,浓郁的杀意不断的从两人身上释放出來。

    再一看柳无相,此时柳无相好像发狂一般,已经对着混战的人群冲去。

    似乎只有陈枫还保留着一丝清明。

    “怎么回事,这些人境界都比我高,为什么这么容易就中招了?”陈枫有些惊讶。

    “难道不是境界高低的原因,而是因人而异,最大程度的调动每个人心中的杀意。”陈枫脑筋快速转动,很快就得出了这个结论。

    不过得出这个结论也沒用,因为陈枫也抵挡不住越來越强的杀意,本來之前动用镇魂咒术,对沸腾的杀意已经有了一些压制,但是后來遭到围攻,令陈枫的杀意再度暴涨起來,而且更加的猛烈,这才导致一出手就使用大招,直接击杀了一名魔神。

    陈枫保留着一丝清明,正要再度施展镇魂咒术,然而在场陷入杀意的修士沒有给陈枫时间,虽然陈枫刚刚展现出來的实力吓住了一些人,但是两名刚刚赶到的鬼将却咆哮着对着陈枫发动了攻击。

    于是陈枫再也沒时间去镇压沸腾的杀意,只是接了对方两招,陈枫的双眼之中就开始有两道红光扫动出來,心中最后一丝清明也渐渐灰暗起來。

    “杀!”

    “杀!”

    杀意冲天,混乱暴虐的念头不断的冲击着陈枫,在陈枫心中面前的一切都是敌人,只想着把面前所有人都杀的干干净净。

    嗖嗖!

    又是两缕劲气激射而出,两名鬼将再度被击杀,陈枫快速上前,一挥手把两具鬼将的尸身给收了起來。

    收取尸身这种动作是陈枫潜意识中发出來的,接下來陈枫再想调动刺天矛的力量横扫四方的时候却沒有成功,无奈之下,陈枫拿出雷珠,直接扔出对着一名仙界修士砸了过去。

    长生塔中,塔淡淡的看着外面的情况,看到陈枫还想再度调动仙器之力时,不由的苦笑起來:“你真要是能发挥出这柄战矛的力量,真还好了,还不是要动用我的力量。”

    “算了,这小子最近实力增长的很快,根基不稳,灵魂沒有经过天劫真正的锻炼,心魔滋生,杀念漂浮,现在趁此机会爆发出來,也算一个好处,只是和这些地仙混乱,实力还是不够啊,哎,看來还是需要我帮忙,这一段时间压制两件仙器的力量白费了。”

    “这家伙!”

    虽然塔口头上有些不满,但是手上动作却沒有停止,一方面镇压沟通两件仙器,当然了其中仙器级别的骨矛却是一件冥器。

    另一方面塔也在凝聚一种法则之力,这种法则之力是塔以前掌握的,作用就是提升长生塔中这些妖魔的实力,毕竟塔虽然自大,也知道自己沒有完全恢复实力,真要是遇到突发情况,自己有可能控制不住,这才想办法提升这些妖魔的实力,用來关键时刻动手。

    轰!

    雷光乍现,破散,雷柱抛飞出去,陈枫也被一矛扫中,重重的砸进地下,身上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

    哪怕是动用道器的情况之下,陈枫整个人的实力距离这些地仙还是有很大距离的,不过说也奇怪,陷入了杀念之后陈枫的恢复能力也大大增强,恢复速度是以往的十倍。

    于是本來恢复能力就逆天的陈枫只是在短短数个呼吸身上的伤势就完全恢复。

    不过这种恢复也是需要代价的,那就是陈枫体内的能量急剧消耗,不过陈枫体内最不缺少的就是各种能量,消耗了大量能量修复了伤势,陈枫再度冲出,一挥手,聚血珠也拿了出來,血光刺眼,血波扩散。

    陈枫这一拿出聚血珠,可了不得了,四周空间中弥漫的血气纷纷往聚血珠之中聚拢,聚血珠的气息变得越來越强,到达了一种陈枫无法掌握的地步。

    虽然被杀意侵蚀入体,但是陈枫的反应和战斗经验却沒有迟钝,相反在杀意的刺激之下还有所提高,感受着手中的聚血珠跳动的越來越厉害,陈枫立刻施展血冥引,一团浓郁的血水从聚血珠中飞出,凝成一团巨大的血球,血球一边飞行一边不断的蠕动,最后猛地炸开,化为数不清的血箭往四周激射。

    陈枫此时的攻击已经不分敌我,完全就是乱杀一气,聚血珠好歹也是中品道器,爆发出來的威力顿时击伤了一些修士,然而更多的精血从这些人身上的伤口中冒出來,再度钻进聚血珠之中,形成了一个循环,聚血珠放稳定下去就再度转动起來。

    “雷光乍现!”

    陈枫抓住雷珠之后,一**雷电好似潮水一般喷涌出來,陈枫好似疯狂了一般,恨不得把雷柱中所有的雷电能释放出來。

    之前陈枫动用仙器连连击杀修士,在场的修士虽然陷入杀戮境界,但也知道危险,于是能不和陈枫交手就不和陈枫交手,但是陈枫这一连串的群体攻击,还是令这些修士发怒了,三名地仙同时对着陈枫出手,三两下就破开陈枫的防御,重重的把陈枫轰飞出去。

    而方向正是赤红色光柱所在的地方,要知道这道光柱就连地仙进入其中都会被轻松击碎,陈枫要是这样进去,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粉身碎骨。

    “周天罗盘!”陈枫心念一动,周天罗盘从体内飞出,八角发出一道道流光,瞬间凝成周天领域,周天领域快速旋转,一个眨眼的功夫就旋转了上千次,每一次旋转陈枫的身形就减慢一分,在距离赤红光柱还有十來米的时候,一**血光从陈枫手中发出,在面前一连串的炸开,产生的冲击力反弹回來,令陈枫的前冲的身形猛地一顿。

    嗖嗖!

    两块矿石出现在陈枫面前,陈枫双脚重重一踩,转换了方向,而两块矿石则是飞进了光柱之中,瞬间就化成了粉末。

    “真险!”陈枫惊出了一身汗,但是这一丝惊恐很快就被杀意淹沒,然后身形一晃,再度冲进了战团之中。

    当然了混战中的众多修士也不是完全失去了理智,只是深陷杀意之中,想要挣脱出來是一件难上加难的事情。

    再加上随着修士的伤亡,精血之气引动了赤红色光柱,又是几道血色光波冲刷出來,浓郁的杀意再度一遍遍的淹沒众人仅剩的一些理智。

    柳无相一手炼妖炉,一手不断的施展出阴阳混洞经,身上的气息已经晋升到了初阶地仙的层度,而且还有增长的趋势。在战团中不断的冲突,见人就打,甚至和陈枫也过了两招。

    而地狱犬和树妖也完全陷入了厮杀之中,虽然有些伤势出现,不过暂时看起來应该沒什么大碍。

    “血冥引!”

    陈枫整个人已经被一层厚厚的血光包裹起來,聚血珠在陈枫手中快速的转动不停,大量的精血不断的进入聚血珠之中,陈枫一早就控制不住了,疯狂之下施展出了血冥引中的焚血秘术,燃烧血之力提升自己的力量。

    血冥引是圣级功法,虽然比不上仙术,但是在对于血之力一道上还是有独特的研究。

    陈枫这一施展开來,全身的力量大幅度的提升起來,不过力量变强的后果就是聚血珠被催动的更加威猛了。

    本身就陷入了杀意之中,此时又使用聚血珠和运转血冥引,陈枫的杀戮之念也变得强横了几分,整个人在杀戮的海洋中越陷越深。

    “前辈,陈枫这样下去,不会出什么事吧?”长生塔中,魅影神貂有些担心的问道。

    “这是一次很好的磨练机会,其实你们也应该出去尝试一下,要是能凭借自己的力量挣扎出來,嘿嘿,收获巨大。”塔笑着说道。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