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五章 乱战

关灯
护眼
    “我们,算了吧,太危险了,要是挣脱不出,以后可就变成沒有感情的杀戮机器了。”魅影神貂第一个摇头。

    不过虎妖和风雷双头蛟以及几名魔王却有些蠢蠢欲动的迹象,只是外面的情况实在是诡异,再加上自身实力出去也占不到便宜,尤其是这几只修为不够的魔王,所以犹豫了一下之后就全都按耐住了浮躁的心情。

    “呵呵,看看情况吧,也许等下需要你们出场呢。”塔笑了笑。

    不止止是这一根赤红色光柱四周有修士厮杀,整个城池一百零八根赤红色光柱,一共有十几根四周都有修士存在,这些修士就好似嗜血的蚊虫,进入光柱四周就陷入杀意之中,失去理智,开始疯狂。

    随着伤亡人数越來越多,整个城池都开始有血气飘荡开來,给本來就诡异的城池再度增添一些神秘的气息。

    到现在为止进入城池的修士已经有三分之一都陷入了疯狂杀戮之中,要知道大家心中所想都差不多,那就是找到赤红色光柱,于是理所当然的就被光柱中的血光影响。

    这时候的城池完全露出地面之后稳稳当当的坐落在死亡沙漠之中,一百零八根赤红色的柱子就是其他空间都能看得见,更不要说在天辰战场了,甚至于分散到整个天辰战场各处的修士都能看到,就是看不到也能感受到,这种级别的城池散发出來的力量实在是太强了。

    在陈枫这一波修士进入城池之中,接下來的时间里,几乎每天都有一两人从远处赶到,然后进入其中。

    这天,一名额头有竖眼,样貌有些妖异的年轻人手拿一杆大戟來到城池面前,这时候城墙上并沒有大门打开,似乎之前的大门只是昙花一现。

    “嘿,果然是天辰古城,这座城是天辰真仙建造而成,据说其中有天辰真仙的遗物,当年的大战都沒有把古城引出來,沒想到被我敢上了。”这名妖异修士沒有直接飞进去,而是拿出了一张破旧的地图,展开之后地图线条浮现,绽放出刺眼的光芒,然后冲击出去,在面前的城墙上打开了一条通道。

    妖异修士不慌不慢的走入其中,随后通道消失。

    嗖嗖!

    妖异修士消失之后,不远处的空间慢慢裂开了两个口子,一胖一瘦两名修士钻了出來,轻飘飘的落在地上,看着面前的城池有些沉默。

    “是天辰真仙留下的天辰古城,咱们來对了。”

    “刚才是玄天门的真月老祖,这家伙数万年前就已经是高阶地仙了,咱们两人联手也只有逃跑的命,我很好奇这家伙是怎么穿越通道來到这里的。”

    “不管那么多,真月老祖不好对付,总之咱们要小心再小心。”

    接下來这两人也进入了城池之中。

    随后不断的有修士出现,有鬼界之人冥界之人,以及一些其他的世界,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來自不出名世界的修士,和之前不同的是这些來人之中修为高深的越來越多,偶然之间竟然有高阶地仙出现。

    还有一点不同的是,这些修为高深之人竟然知道这座城的名字和來历。

    外界。

    天剑派。

    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顶端,有一座造型精致的凉亭,虽然处于天风之中,但是凉亭之中却温暖如春,任凭外界的如刀天风,都不能吹进來。

    剑啸天、温少修等人就在凉亭中一边饮酒一边随意谈论。

    此时的剑啸天已经晋升半步人仙,身上气息雄浑稳固,双眼之中精气流转,只差一步就能突破到人仙之境。

    而温少修和剑知秋以及李世龙三人身上气息收敛如深渊,端坐那里一呼一吸和四周天地都隐隐相合,有些见识的修士都能看出这正是人仙的表现。

    “啸天师弟,此时闭关看來收获颇多,距离人仙只差一步之遥了,恭喜恭喜。”温少修笑着说道。

    “看來啸天师弟马上就要超过我们了。”李世龙也跟着说道。

    “你们就不要取笑我了,现在你们都已经是人仙了,这之间的天劫可不容易渡过,想要晋升人仙还不知道到什么时候呢?”剑啸天笑着说道。

    “哈哈,啸天师弟就不要谦虚了,大家都知道你在天辰战场中有些收获,此时沒有突破人仙也只不过是自己在压制着,想要打稳根基而已。”不喜欢说话的剑知秋也笑着说道。

    众人谈论了一阵之后,沒多久就把话題转移到了天辰战场之上,这之中当然要提到陈枫。

    “哎!当时要不是陈长老,恐怕我也不能活着出來。”李世龙感慨道。

    “是啊,当时在里面,多亏了陈兄。”温少修也点点头。

    “无情天宗和神魔洞的最后两人在一年前都已经出來了,听说这两人在里面得到了仙器,嘿,倒是好运,只是违背了本门规定的时间,也不知道本门会怎么处理。”

    “恐怕很难处理,这两人在无情天宗和神魔洞之中都是天才中的第一人,更重要的是这次得到了仙器,这两个门派就是拼了命也不会同意的。”

    “哎!这都多少时间了,陈兄还是沒有动静,不会在里面出什么事意外了吧。”

    “是啊,听说天辰战场发生了变故,连人仙都撤离了出來,现在进入的都是各大门派的地仙,而且我听说进入的地仙也有一些人丧命其中了。”

    “这样看來,当时咱们能活着出來已经算是运气了。”

    “啸天师弟,你和陈长老关系最好,难道你就不担心吗?”剑知秋看着剑啸天浑然不担心的样子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呵呵,要是其他人在里面出不來,我肯定会往坏处想,哪怕是本门的地仙前辈,我都会有所担心,但是陈枫在里面,我根本就无需担心。”剑啸天笑着说道。

    “陈长老虽然战斗力不错,可以和人仙过招,但是根本上依然是天人境的修士,根本我们得到的消息,连地仙前辈在其中都危机重重,弄不好连命都送掉,我是在不知道啸天师弟你对陈枫的信心是从哪里來的。”温少修也是这样说,虽然温少修也见识了陈枫的实力,也知道陈枫实力强大,但是就是再厉害,在温少修想來也不能和地仙相抗衡吧。

    “呵呵,我都说了不担心了,那么陈枫就肯定无事,我看你们几个也就不用担心了,虽然到现在陈枫还沒有出來,但是我想应该是陈枫自己不想出來吧吗,等该出來的时候自然会出來的。”

    “來,大家干杯!”剑啸天说着提起了手中的酒杯,大家虽然是同门师兄弟,但是有些事情是不能说出來的,在剑啸天看來,这一次进入天辰战场的地仙就是全部死光了,陈枫也会安然无恙,而且最后还会有丰富的收获,这就是剑啸天对陈枫的认知。

    “呵呵,既然啸天师弟都说无事了,那咱们就不用担心了,來喝酒,等陈枫出來了,咱们再喝个痛快。”温少修也笑了起來。

    剑啸天对陈枫充满了信心,但是此时陈枫的处境和状态并不是太好,因为陈枫已经完全沉浸在了杀戮之中。

    要不是陈枫能偶然之间发出仙器的力量,再加上体内蕴含着雄浑超强的力量,恐怕陈枫此时死了十次了。

    要知道陈枫就是在厉害,也只不过是天人境修士,平时可以自同等层次的修士之中威风,也可以越级击杀对方,但是现在面对的对手实在是比自己强大了太多。

    正常情况之下,一名地仙就是打一个喷嚏就能把天人境修士活活震死,更何况眼前还不是一名地仙,而是來自各大世界各种族的地仙,这么多的地仙混战,陈枫有聚血珠和雷珠两件道器护身也是持续不断的受伤。

    “噗!”

    也不知道哪里飞來的一道攻击,正好穿过陈枫身后的防御漏洞,击打在了陈枫身上,令陈枫直接一道血箭从口中飞出,重重的栽倒在地,一道道裂缝延伸到了远方,不知道有多少建筑倒塌,化为碎片。

    哗啦啦!哗啦啦!

    嗡!

    一股股能量好似小河一般从陈枫体内深处流淌出來,然后快速的散开,修复陈枫身上的伤势,只是几个呼吸,一**强横的力量从陈枫体内散发出來。

    “哎!又消耗了一些能量,但是也耗损了一些精气神,哎!好坏参半吧。”陷入杀戮中的陈枫心底浮现出了一道这样的念头。

    “杀!”

    一条血龙从聚血珠中挣扎着窜了出來,一出來仰天就是一声咆哮,**裸的杀气瞬间超过了陈枫数倍。

    这是一条完全由血之力凝成的血龙,虽然力量有些不稳定,但是散发出來的危险气息却令正想要攻击陈枫的一名冥将退了几步。

    嗖!

    冥将后退,这条血龙却冲了上去,只是一个扑击就把冥将撞飞出去,活该这名冥将倒霉,直接飞进了赤红色光柱之中,然后冥将开始解体,爆发出了一团精气神之后,肉身连一丝一毫都沒有留下。

    嗖!

    又是一道血色光波冲击而出,刚刚赶到,打算在一边看热闹的几名仙界修士也被卷入了其中,沒多久就红着双眼互相厮杀在了一起。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