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苍灵论剑(十一)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用种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语气,响亮地把这话说了出来。

    围观群众当时就惊了,就连封不觉的小伙伴们也都惊呆了。

    在武侠世界,说“无师自通”这四个字,就好比在现实世界里你对别人说“老子有超能力”样。而“自开山门”这句,摆在无师自通后面讲出来,那基本可以吓死人了。

    “哈哈哈哈哈……”靠坐在楼梯边喝酒的醉僧鲁山闻言便大笑起来:“好!好个无师自通,自开山门!”这和尚突然插嘴道:“和尚我行走江湖多年,名气大的人见了不少,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者甚众;而口气大的人,我更是见了不少,十之九乃自吹自擂之辈,不值提。”他又喝下口坛之酒,随后抬眼望着封不觉道:“像封寮主这样籍籍无名,却语出惊天者……我还真是头回遇见。”

    话至此处,鲁山突使招“虺蛇献酒”,只见其单臂卷曲,又忽地探出,股如鞭卷陀螺般的旋劲作用在了他怀的酒坛之上。

    “和尚我敬你杯!”伴随着声低喝,那酒坛从鲁山臂上呼啸而出,飞向了封不觉。

    鲁山这人看似粗鲁豪放,实则粗有细,心机不差。他用的这招,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在场的高手都能看明白,那高速自转的酒坛暗藏内劲,寻常人根本难以抵挡。

    若能将酒坛接在臂,那封不觉定然是内功高深之人,而若能硬碰酒坛,将其格开击碎,那好歹他也是个外门功夫的行家。当然,也不排除他被直接砸的可能性……那可就丢人丢大了。

    鲁山的行为看似是找茬。不过实际上,他是在变相地帮助封不觉。

    由于觉哥出言过于惊世骇俗,可谓群嘲效果拔群,全场仇恨瞬间拉满。就连那些少林高僧、仁武书生还有逍遥派的道长,也都纷纷摇头;其他各派的掌门就甭提了,几乎个个儿都是露出不屑之色,冷笑置之;至于那些辈分比较低的门派弟子和江湖游勇,更是听不得这种狂妄的言语。

    此刻若不是鲁山抢先发难,估计立马就得有某个二流江湖人物跳出来。喊上句类似“阁下好大的口气,在下某派某某,愿领教高招”之类的台词,然后上前与觉哥过上两招。

    鲁山很清楚,武功越差的人。越是不懂得控制手上的分寸,流高手也就罢了,就怕冒出几个二三流的鸟人来,下手狠毒,伤人根骨。

    而如今他醉僧发话,在场的那些晚辈,或是自知功夫在这和尚之下的人物。也就不再蠢蠢欲动了。有他这位流高手出手试探,大伙儿看着便是。

    鲁山本人的想法是……这位封小哥若能挡这酒坛,那是最好,旁人见了真功夫。便也不会再找他麻烦。若他不能挡,我这招也不至于把他打成重伤,到时他自知惭愧,离去便是。

    想得倒是挺好……

    可封不觉这边的反应。又次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早在那和尚哈哈大笑的时候,封不觉就意识到了这个npc要做什么。所以他即刻就暗自祭出了死亡扑克藏于手心,做好了防御准备。无论对方如何发难,封不觉都是以不变应万变的对策。反正面对稍微强些的攻击,他也只有那招盾“牌”比较保险。

    这刻,酒坛横空而来,眨眼便至。

    却只听得咵啦啦的响动……

    那酒坛子碎了,碎在半空。像是撞在了堵气墙上,而里面的酒水泼溅出来,也没能穿过那道无形的屏障。

    封不觉坐在椅子上动都没动,他手端着茶杯,另手挺“自然”地垂在桌子下面,自始至终神态自若。

    当酒坛子撞上了那道发着金光的力场,封不觉的目光才斜视过去。下秒,他忽然伸出手去,将手的茶杯探出,这时盾“牌”正好消失,封不觉的手探了过去,用杯子接住泼正从半空洒落的酒水,随后装模作样地把杯子端到自己眼前。

    “这位大师还真大方。”封不觉瞅着眼前的酒杯:“说是敬我杯,结果送过来坛。”他笑了笑:“不过在下不胜酒力,喝这杯够了。”他说罢就将接到的这小杯酒水饮而尽。

    全场鸦雀无声……

    在座的高手们见了这幕,皆是倒抽口冷气,他们心都在问个问题:刚才那是什么武功?

    纵是昨晚已经领教过这招的史嫣然,此刻再看,依旧是完全瞧不出门道来。

    “论内功修为……运气滞物者,谓之融会贯通;真气外放者,可称炉火纯青;化气成形者,堪称登峰造极……”忽然,个柔和的声音不紧不慢地叙述起来,其声韵恰好能传入在场每个人的耳。

    话音甫落,诸人便循声望去,目光聚焦在了客栈角落的个座位上。

    封不觉也抬眼观瞧,见那儿正独坐着名二十余岁的紫衣女子。此女乍看之下,便是身娇貌美、雪肤玉颜,细观几分,更可称花容月貌、端庄淑雅。尤其是她那双眼睛,媚眸流转,秋波若滴,让人看上眼便再难忘怀。俗话说“想之美”,恐怕也不过如此而已。

    这名女子叫慕容颖,江湖人称云外仙子,虽然身手只能算准流,但其武功学识却极为渊博。江湖人人皆传,谁若能娶到这位慕容家的小姐,非但是艳福齐天,更是等于娶了半个师父回家。不过也正因为这缘由,慕容颖都已经二十五了还没嫁出去。上门提亲的就直接送客,刻意接近的就敬而远之。毕竟人心险恶,她也分不清谁是真心实意,谁是目的不纯,干脆就统统拒绝了。

    “……而这位封少侠的武功,乃是更高境界。”慕容颖继续着刚才的话道:“驭气身外,气呈金芒。且化无为有,聚散自若……”她直视着封不觉,对上了他的眼神:“有这种内功修为的人,武林已三百年未见了……没想到小女子今日有幸得见,佩服,佩服!”

    封不觉听了都快乐疯了,这位美女实在太给力了,本来他还觉得自己的虚张声势之计需要再费些周章才能达到效果,没想到有人主动配合,而且说得头头是道,连他自己都有点被唬住了的感觉。

    果然,慕容颖的番话,瞬间把所有人都蒙进去了。这也是个挺有趣的现象……当某种异常状况发生,却没人知道真相是什么的时候,突然有个平日里比较靠谱的人出来发表了下个人意见,那无论这意见是否正确,都极有可能变成公认的事实……

    站得离封不觉最近的公孙乾已经彻底傻眼,原本他对那道金色力场只是惊有疑。但此刻他已确信,眼前这位封寮主,还真就是个绝世高手!

    “哈哈哈……慕容丫头好见识!我就知道这小子不简单。”孟九的笑声响起,他也不知是何时冒出来的,这会儿正横坐在客栈大门的门槛上,背靠门框喝酒。

    这位丐帮帮主到晚上就会去村口那儿蹲点的事情也是众所周知的,众人听他说了这句“不简单”,又自行脑补了许多内容……好似封寮主昨夜来到镇上时已经和孟九大战三百回合,最后还在隐藏实力的基础上赢了几分的感觉。

    孟九边大笑,边冲远处的鲁山喊道:“鲁和尚!玩儿砸了吧!哈哈哈……白瞎了你那坛酒!”

    鲁山本就是豪爽之人,刚才那事儿也不算折他面子,反而有点长脸的意思,所以他也大笑道:“哈哈哈……老叫花子!和尚我哪儿像你这么抠门儿!能见识这般手段,坛酒算什么?”

    孟九的出现,以及他和鲁山的对话,再度打破了众武林人士那短暂的沉默,客站大堂悉悉索索的说话声再度响起。众人议论纷纷,焦点完全转移到了破剑茶寮这五人的身上。至于万霞楼的那点儿鸟事,早已被人们抛到了九霄云外。

    这时,客栈二楼又有人发话。

    “我说为何这般热闹呢……原来是有贵客到了。”说这话的男子,是名白衣剑客,年纪看着四十不到,剑眉星目,器宇轩昂,“封寮主……”他轻轻跃,双足在半空虚踏两步,便从二楼直接跳到了封不觉那张桌边,稳稳站定,“在下恭候多时了。”

    “我认识你吗?”封不觉瞅着他问道。

    此言出,又引来阵喧哗。

    “什么……他说他不认识林常?”“叶府‘花影六剑’的第高手,他竟说不认得?”“这姓封的小子又在搞什么花样?”

    周围的人会大惊小怪也属正常,因为与封不觉攀谈之人,乃是叶府“花影六剑”之首,其武功与公孙乾、季通相比,只怕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在剑客之,除去谢三和叶承,他应该算是第三,当然了,他和前两位的差距还比较巨大。

    “呵呵……”林常笑着,抱拳拱手道:“在下碧空剑林常,恭候封寮主多时,不知可否请诸位破剑茶寮的英雄到楼上叙?”()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