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苍灵论剑(三十三)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慕容颖讲了半天的课,迹部自然也了解了许多万霞楼的事。

    像万霞楼和方楼这类靠着某套绝学,在数十年内迅速崛起的门派,虽然实力已经超越了少林、仁武、逍遥这三派,可终究是缺乏底蕴,给人种暴发户的感觉。门弟子也是良莠不齐,虽有侠义之人,但也不乏王傲那种鼠辈。

    其他武林人士对待他们的态度,从鲁山的言行就能看出二……谈不上尊敬,不过尊重还是有的,毕竟他们并非邪道,而且实力也确实强盛。

    那么,万霞楼的二当家,会不会做出下毒的事情来呢?

    当然不会……以公孙立的城府,若真要下毒,也不会挑在这种时间,这个地点,更不会让名店小二成为其的个环节。

    白天万霞楼刚和破剑茶寮结下梁子,整件事就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要是到晚上公孙立就立即投毒杀人,这报复未免来得也太立竿见影了,其他武林人用屁股想也会怀疑到万霞楼的人身上。

    所以说……公孙立和史嫣然此刻就算是想杀他们想瞎了心,都不敢动手。他们还得求天拜地,祈祷破剑茶寮这几位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儿,要是这五位有谁神秘失踪或死亡,搞不好他们还得背黑锅。

    至此就可以看出,封不觉先前的战略,是下了步好棋。假如他早晨在客站大堂把王傲的死亡真相说出来,指证史嫣然杀人、公孙立帮忙嫁祸。那结果成是没人信他……

    江湖是个很现实的地方,个无名门派的无名之辈,在没有铁证的情况下,最好别跟万霞楼的楼主夫人和二当家这种级别的人物进行辩论。来的,人家强词夺理就行。来武的,就正合了对方的意。

    于是,封不觉干脆就虚构事实,反客为主,利用对方做贼心虚的心理,让他们不但不敢反驳,还得反过来佐证自己的说法。

    而这手的后续效应便是……史嫣然和公孙立如今非但不敢对他破剑茶寮的人出手,而且反受其制,生怕这帮人将秘密抖出去。

    正所谓此时彼时。到这会儿,情况又不样了。封不觉要是现在跟别人说出王傲之死的真相,就未必是人人都不信的局面了。

    因此,公孙立遣人送来的这些酒菜,除了讨好和试探。确实没有别的意思。

    几盘小菜平凡无奇,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毕竟苍灵客栈这种地方是不可能每天都从镇外进大量的山珍海味的。这儿能做到不断粮、见荤腥,就已经不错了。

    不过好酒,客栈里还是有的。因为酒这玩意儿,只要有酒窖,莫说是个把月的时间,哪怕进完货搁个十年年都没问题。

    客栈掌柜显然也知道开张后会住进来的肯定都是江湖人。这帮货……就好这口。他们吃得可以差些,但酒不能少。所以在酒这方面,客栈里存货齐备,好坏贵贱都有。

    公孙立这回可是花了血本。才买下了这小瓶“泯恩仇”,赠与封不觉。

    听这名儿就知道,这不是般的好酒,而是极品佳酿。价格不菲。真可谓色比凉浆犹嫩,香同甘露逢春。

    什么叫“泯恩仇”?意思就是喝上盅。人与人之间的仇怨都可以释然。这简直堪比传说的洗脑酒精饮料“醉生梦死”。唐三藏若泉下有知,肯定后悔,不远万里去取大乘佛法有何用,直接去学酿酒好不好?

    好吧,这是玩笑话。酒再好,深仇大恨是肯定解不了的。最多就是化解些类似“前几年你借我几两银子没还”,“今天早上你踩了我脚”的过节。

    反正我个人认为,这种程度的过节,直接把买酒花掉的银子送给对方,也能化解……

    言归正传,迹部少爷看着眼前的酒菜,心已然断定是有毒物质,所以根本就不会去吃。

    他作为玩家,不需要吃喝,酒菜也不是美女,他没有把持不住的道理,所以他只是把东西搁在那里,没有去动。

    “当场吃翔”什么的,显然也是不可能的,因为他口都不吃,就无法证明这桌酒菜有毒没毒……

    时间慢慢过去,距离小二将酒菜送来,大约过了个多小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全黑了。这时,敲门声再度响起。

    “谁啊?”迹部少爷又站了起来,边朝门走去,边问道。

    门外的人闻言略微沉默了两秒,随即才回道:“在下公孙立。”

    “史嫣然。”公孙立说完后,又传来名女子的声音,不过史嫣然的语气,听上去就有些不善了。

    适才那短暂的沉默,是由于这二人听到迹部少爷的应门声后,在门外交换了下眼色。

    迹部没有立即开门,而是问道:“这天都黑了,不知二位前来……有何贵干?”

    公孙立回道:“呃……这位小哥,可否先让我们进来再谈?”

    迹部想了想,对方要硬闯自己恐怕也拦不住,只好见机行事了。他打开门,朝那二人脸上扫了眼,尽量做出镇静的样子,侧身让,说道:“二位,请。”

    刚踏进房门,公孙立和史嫣然的脸上就神情数变,首先,他们看到了桌上的酒菜,筷子都没动;其次,他们在房环视周后,意识到此刻这房里只有迹部人。

    客栈里的消息传得很快,破剑茶寮的其余几人在白天离开客栈之事,公孙立和史嫣然这样的有心人自然是打听到了,只是他们没想到,直到了晚上,另外那四人仍未归来,只留眼前这小子人在此。

    “还未请教这位少侠……高姓大名。”公孙立很快换上了副和善的嘴脸,抱拳拱手道。

    “金富贵。”迹部十分不爽地回道,由于在这剧本里已经报过这个名字,他也只能用到底了。

    对面那二人闻言后,倒也没有太大的反应。

    公孙立接着就道:“呵呵……原来是金少侠。”他的眼神又朝房间里扫视了圈,仿佛担心有人躲在某处般,“不知,封寮主和另外三位……”

    “出去办事了。”迹部直接回道。

    “哦,原来如此……”公孙立若有所思,脸色微沉:“对了,金少侠,关于昨夜之事……”

    “在下……切都听从寮主的安排。”迹部又打断他道:“他今天早晨说了什么,就是什么,其他的,我概不知。”他用这话应对,也甚是高明,言下之意是……你们俩不用杀我灭口,我没有任何泄密的意向。

    可公孙立生性多疑,史嫣然杀人的动机又是通奸丑事,二人岂会如此轻易就放下心来。

    史嫣然这时插嘴道:“金少侠,我们差小二送来的酒菜,为何分毫未动?难道……你是怕我们下毒不成?”

    迹部还真被问住了,他就是怕这个,不过这秒,他灵机动,摆出副清高之态,冷冷回道:“这小菜,实在难入我眼。”他瞥了眼桌上的酒瓶:“酒……倒的确是好酒。不过……既然二位已说了这酒是赠与寮主的,我又岂敢在他归来之前妄饮。”

    史嫣然闻言,看了看公孙立,后者略微点点头,表示这话可信。

    在公孙立看来,姓金这小子的回答摆到台面上也算合情合理。看他那细皮嫩肉的样子就像是个公子哥儿,现在虽是穿着平凡无奇的粗布衣服,但气质这玩意儿是装不出来的。他能口不饮便说这是好酒,而且名字又叫“富贵”,那十有九……这小子就是什么富商巨贾家的少爷。却是不知为何,他这样的人竟会进破剑茶寮这种门派。

    而史嫣然的想法,就没有公孙立那么多了,她更不会去深入揣测对方的出身之类的事。只是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迹部那句“难以入眼”,绝对是发自真心的。别说他看不入眼,桌上那几个小菜,史嫣然都看不入眼。

    至于迹部那句话的后半段……“送给寮主的东西,我岂敢在他回来之前妄动”,虽是句谎话,但却是极有说服力的。

    封不觉给人们留下的印象,可以用句《神探狄仁杰》经常出现的台词来描述——“这是个可怕的人。”

    该剧出现过的所有反派,几乎全都不约而同、且不厌其烦地使用过这句台词,来形容狄仁杰或者李元芳的能力。当然,正面角色偶尔也会用这句来描述下对方的BOSS级人物。

    我个人认为,该剧的“可怕”词,基本可以和三件事画上等号,第,智力极高,第二,武力极高,第三,丧心病狂。反正只要占样,就很可能会被这样描述了,三样全占的话,怎么形容呢……我觉得可以改用这样句台词:“我强得连我自己都怕。”

    “哈哈哈……”公孙立朗声笑起,要多假有多假:“恕公孙立考虑不周,让小二传话时,因我只知道封寮主的名讳,所以才言之不详。”他说着,便来到桌边:“这酒只是聊表心意,贵派的诸位皆是英雄,岂有只赠人之理啊。若金少侠你喜欢,我再让伙计送坛过来便是。”他拿起小瓶,开始分别朝三个杯子里倒酒:“来来,金少侠。江湖儿女,杯酒泯恩仇,我二人敬你杯。”()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