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0章 后宫篇 (十六)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通常情况下,在面对这种全方位的无差别防御时,选择任意个点,集力量进行突破……是种可取的策略。。。”封不觉接着说道,“但这种方式,对于‘可即时微调’的力场来说是无效的。”他看着姬沨珑道,“就比如说姬城主你的圣元之壁吧……如果我将所有斩击都集在个方向打过来,那你反倒是好办了。你可以立即将整个力场的圣元力全都转移到受力的那个点上,稳稳地挡住攻击。”

    觉哥说这番话的时候,姬沨珑已没有余力再去回应他了……

    此刻,姬沨珑的圣元之壁虽还没有崩坏,但已然裂痕密布,摇摇欲摧。她唯有不断地向四周的壁障输出圣元力,才能维持力场不破。因此,她很希望觉哥说下去,最好这家伙直啰嗦到这道冲击的力量耗尽,或是啰嗦到沙漏里的沙子流光……

    “不过……‘她’教我的方法,就能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封不觉神色微变,接着刚才的话道,“还是以姬城主的防御力场举例……虽然看似是个完美的圆,但……假如我同时从个规则的、且相互对立的方向,朝着这个圆施加道强度很高、且略有差异的冲击,会生什么呢?”

    “可怕的男人……”此时,姬沨珑的心,已给了封不觉这样个评价,她暗忖道,“使出刚才的招式后,他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堪重负、几尽分崩……但他的神情却还是如此冷静,思绪和措辞也是若在纲、有条不紊……莫说是般人了,就是元圣级的高手,也不太可能在肉身剧损、疼痛难当的情况下做到他这种地步……”

    “结果就像现在这样……虽然你的圣元之壁仍未被突破,但是……”封不觉的话还在继续道,“……破绽,却已经出现了。”

    话至此处,觉哥抬起手。朝着姬沨珑身前的圣元壁指。其所指之地,正是组裂痕交汇之处:“我要是没看错的话……那里,就是你那圣元力场的突破点……而且,顺着这条轨迹再进……连你的护体气罩也可并破之。”

    闻得此言,姬沨珑的眼,闪过了抹惊惧之色;随之而来的,则是丝杀意……

    “岂有此理……番赌斗,竟让个来路不明的破剑茶寮寮主……看出了我的罩门……”姬沨珑想到这儿时,几乎已是打定主意要杀死封不觉了。

    原来,适才觉哥所指之处……即姬沨珑脐侧三分的地方……正是这位元圣的罩门所在。

    罩门……对修炼者来说。就好比是“捷克弗里德的叶痕”、“阿喀琉斯的脚跟”、或是“人墙的厄齐尔”……总之,那是个非常关键的、且无法通过修炼去克服的弱点。

    自己的罩门,通常只有自己才知道,就算授业的师父也不会知道徒弟的罩门在哪儿。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这个秘密会被修炼者直带进棺材里;除非本人亲口告诉别人,否则别人是怎么也看不出来的。

    然而,对此毫不知情的封不觉,竟是直接地“指”出了姬沨珑的罩门所在。这……便足以让对方动杀机了。

    “此人智略机敏诡变、身手奇绝精湛、心性更是匪夷所思、癫不可测……”姬沨珑道,“无论他是敌是友。都是我所无法掌控的……必须找个机会杀了他……”

    另边,封不觉还不知对方心所想,他接着言道:“据说,世上有种叫做‘直死之魔眼’的能力。拥有这种能力的人,可以在事物的表面上看到纵横交错的线、以及许多构成线的点;线是‘容易将对象分割破坏的线’,点即是‘事物的死’……”他顿了下,“虽然我并不具备这种堪称逆天的稀有能力。但是……我这招【岚脚-门凯鸟】,却可以通过奇门遁甲之理,在定的时间内。让‘线’显现出来……”

    “你就吹吧……不就是从个方向各踢了脚轻重略有不同的强力岚脚么……还奇门遁甲……”亭的絮怀殇虚着眼道。

    “嗯……沙子也快流尽了……”封不觉无视絮怀殇的吐槽,抬头瞥了眼沙漏,随后举起了右手的手指,“姬城主,我可要冲破你的圣元之壁和护体气罩了。会儿我的手指点到你腹部,你可别见怪。”

    “且慢!”姬沨珑的脸上露出抹紧迫之色,当即出言阻止道,“不必了!我认输!”

    危局之,姬沨珑的判断依然保有相当的理性。在知道自己已经必败的前提下,至少也不能让那个男人占了便宜……

    要知道,自从记事时起,她姬沨珑的身子,就再也没被男人碰过了。别说是肌肤相亲,就是隔着衣服戳蹭下手臂都不曾有过。眼前这场赌局,也是她在“绝对不会被碰到”的心态下提出的。

    所以,她果断地选择了认输,阻止了封不觉的行动。

    而觉哥也显得“很有风度”,他耸了耸肩,露出个不置可否的表情说道:“好吧,承让了。”说罢,他便身形转,跃回了石亭。

    “呼……太好了。”觉哥的双脚着地,就踉跄两步,朝着石桌的方向跌了过去。

    “喂……你没事吧……”这回换成絮怀殇紧张起来了,她急忙上前扶了觉哥把,帮其坐到桌旁。

    “当然有事儿……”封不觉回道,“生存值还剩12%,体能值用掉了两千多,还耗掉了件消耗品。”

    “你也是蛮拼的……”絮怀殇吞吞吐吐地接道,“嗯……谢谢你。”

    说到底,觉哥拼了老命,客观上来说也是“救”了絮女神回。想到这里,絮怀殇还是由衷地说了声谢谢。

    可惜……这份感谢很快就荡然无存了,因为……

    “不用谢我……”封不觉回道,“其实我本来已经打算把你给卖了……刚才我只是虚张声势而已,她要是坚决不投降,那我就歇菜了。”他摊开双手,若无其事地接道,“我目前的身体状况已不允许我在短时间内再做高移动了,就算找到了对方的弱点,我也是没有能力凭肉身突破那两重防御的。”

    “什么!”絮怀殇听,脸都气红了,不过她立刻强压怒火,远远望了荷花池上的姬沨珑眼,再压低了声音对觉哥道,“那你还玩儿什么赌注加倍?有病啊?”

    “不懂了吧……这才是虚张声势的高端玩法。”封不觉回道,“哪怕你手里拿着堆散牌,但只要牌面上有同花的可能,你跟对面拿三条a的喊声梭哈,对方也得慌下。”

    “就是摆出副胜券在握的样子作死呗?”絮怀殇应道。

    “正因为我‘摆出副胜券在握的样子作死’,才让对方在心理上产生了压力。”封不觉接道,“再者,我的【岚脚-门凯鸟】,以及那套奇门遁甲的理论,可全都是真材实料……这就叫虚有实、实有虚……在这虚虚实实之间,对方的心理压力逐渐累积,直至最后……让她信假为真,从而做出了那个投降的决定。”

    “但这些全都建立在个前提上……”絮怀殇紧跟着觉哥的思维,接道,“你就吃准了她宁可认输也不会让你碰她吗?”

    “有那么七成的把握吧。”封不觉回道,“当然了,她若真觉得被我碰了也无妨,我也不怕。我会及时露出好色的表情,编造个淫荡点的招式名,并于出手前再问句……‘姬城主,你准备好接我这招拈菊弄丘了吗?’”

    “哦……”听到这儿时,絮怀殇脸上的表情已归于平静;她“哦”了声,沉默了片刻,随即直视着觉哥,情不自禁地道了句,“平心而论,你的无耻程度真是令我耳目新……”(。。)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