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还有王法吗?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第四十二章 还有王法吗?

    陈子坤有点小绝望。

    马路上的警笛声像一把刀子,无情解剖着他的心脏。而端坐在对面的唐欢,更像是一个刽子手,仿佛随时要将他处以极刑。

    他是带着全家人的希望来的。

    他更是在狐朋狗友面前表态,在白城,就要把柳茗竹这个火辣的女人给睡了!

    而他那些狐朋狗友里,有不少是柳茗竹老家的初中同学、高中同学。

    什么叫荣归故里?什么叫满载而归?

    陈子坤的设想,是堪称完美的。

    如果不是唐欢这个拦路虎,如果唐欢不分分钟就叫来几辆警车。陈子坤有十足的把握达成所有心愿。

    可惜啊。

    陈子坤终于还是选择了屈服。

    这里是白城,不是老家。他在此地人生地不熟,也根本没什么资本和唐欢叫板。

    一万就一万吧,好歹来回的路费出来了。没准还有富余,晚上能去搓一顿路边摊…

    陈子坤很心塞,还很沮丧,也就不打算请跟来的小弟吃大餐了。

    他伸手拿起银行卡,怒目瞪视柳茗竹:“咱们走着瞧!”

    说罢,他起身就要离开这令人绝望的餐厅。却被唐欢一把拉住。

    “走什么?”唐欢微微抬眸,也没起身的意思。

    “你还想怎么样?”陈子坤恼了。

    一万块利息我都认了。你他妈还要干什么?你还能干什么?

    让我帮你们买单吗?做梦去吧!

    “你刚来的时候,说过什么?”唐欢晃荡着红酒杯,始终保持着大佬气质。

    其实——这么端着酒杯晃荡,还是很累的。

    但既然选择了这条路,欢哥就会走到底!

    “说过什么?”陈子坤瞪视唐欢。

    他哪儿还记得自己说过什么?他唯一知道的就是,一旦等他回家,就要拿柳茗竹的家人开刀。

    他不信柳茗竹不回家!

    啪!

    毫无征兆地,唐欢一巴掌扇了过去!

    迅雷不及掩耳,力道大如山崩!

    陈子坤吃不住这股巨力,整个人如同断线风筝飞了出去。直直撞在邻桌的桌角,这才砰然倒地!

    陈子坤被打蒙了。

    脸庞肿得如同一个巨大的包子。跟着他赶来的几个小弟见少爷被殴打成这般模样,嚷嚷着就要上去揍死唐欢。

    不知何时,所花曹琦闪亮登场。

    她带人控制住那几个看着就像不良青年的小弟,随即大步来到唐欢跟前。压低声音道:“差不多得了。”

    唐欢却是挑眉道:“齐局长让你过来,是帮我解决麻烦,不是教我怎么做事吧?”

    好小子,你有种!

    曹琦咬牙切齿,闷哼一声走到了一边。

    唐欢则是缓缓起身,施施然的朝艰难爬起来的陈子坤走去。

    他作势抬手,却是吓得陈子坤惊慌失措,忙双手抱头,跳了开去。

    “他把我打成这样,你们没看见吗!?”陈子坤开口就不是本地人腔调。而之前他故意把场面闹大,嗓子一点也不克制。整个餐厅有半数人都知道怎么回事儿。

    此刻谁会同情挨打的他?

    多数都是为唐欢的悍然出手叫好。

    “还没有没有王法!?”陈子坤差点哭了。

    这他妈白城的水也太深了吧?

    老子都被人打成猪头了,就没一个人有同情心吗?

    都他妈是一群畜生啊!

    “王法?”欢哥眉头微微上挑。他很想装比的说一句:我就是王法。

    但这好像太嚣张了。没准会引起围观群众的不忿。毕竟曹琦在场,他也不能让所花太难做。缓步走上前,唐欢轻轻拍了拍陈子坤的肩膀:“可能在你的老家,你还是个人物。但在白城,你连个蛋都不是。”

    说罢,他声线压得更低:“今晚你大概得进局子待着了。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才能走。”

    说罢,他朝曹琦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吩咐人连带着陈子坤也押送上了警车。

    待得闹事者全部清理干净,餐厅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兄弟!你真他妈有种,我敬你一杯!”

    一位西装笔挺的中年老汉隔着好几张桌子敬酒。竖起大拇指。

    唐欢的举动对许多金领阶层来说,都是极为解气的事儿。

    白领有白领的生活压力和委屈。金领阶层只会更大。

    谁不想仗剑江湖,俯瞰天下?

    但又有几个能打破社会的桎梏,活得潇潇洒洒呢?

    虽然只是旁观者,众人却纷纷将自己代入进去。陈子坤在这一刻化身为恶毒老板、变态总裁、工厂刻薄主任等等一系列反面形象。

    大大满足了旁观者的报复心理。

    “好像都是敬酒,也没人提出为我们买单的壮举。”唐欢坐回椅子,有些苦恼的望向柳茗竹。

    反观后者,却是满面复杂的凝视着唐欢。经久不语。

    “诶。”唐欢伸出手,在柳茗竹面前晃荡了几下。“柳姐你怎么了?灵魂出窍了?”

    柳茗竹回过神来,啐道:“你才灵魂出窍。”

    说罢,她美眸一转,低声质问:“你刚才叫我什么?”

    “柳姐啊。”唐欢理所当然道。

    “我说的是之前!”柳茗竹咬唇。美眸中略带哀怨之色。

    之前啊——

    欢哥过完了嘴瘾,此刻当然不能承认。

    见唐欢抵死不从,柳茗竹只好瞪了唐欢一眼:“小混蛋,就会占姐便宜!”

    一顿饭吃得有些惊涛骇浪,百般滋味涌上心头。

    柳茗竹心中也打出无数个问号,只待回家之后,刨根问底,追究个清清楚楚!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