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章 会杀我父亲吗?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第两百七十章 会杀我父亲吗?

    唐欢将近喝了一箱啤酒。烤串也吃了不下五十根。

    忽然面临青龙这个尖锐的问题。他不由得一笑。点头道:“是的。柳姐待我很好。”

    “我呢?”青龙眯眼问道。“对你好吗?”

    “很好。”唐欢点头。微微有些头疼。

    这不是青龙该问的问题。也不符合她一直以往的作风。

    二人之间的关系,始终维系在战友情之上,却又从未点破。当年如此,现如今应该依旧。

    唐欢可以花天酒地,可以到处沾花惹草。可对于拥有真挚战友情的青龙。他却一点儿也放荡不起来。

    他很珍惜这段情谊。

    也不想失去。

    青龙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结,反而是深深看了唐欢一眼。转而问道:“她漂亮,还是我漂亮?”

    唐欢闻言,却是差点从桌上摔下来。

    这个问题,绝对不是青龙会问出口的。

    甚至在唐欢的理解中,漂亮这个词,可能青龙都不认识。说不出,也写不出。

    此番突然询问,真真是打了唐欢一个措手不及。

    “都漂亮。”唐欢一脸严肃地说道。“各有千秋。”

    “不满意。”青龙摇头。“但可以接受。”

    的确是可以接受了。

    毕竟柳茗竹是他的女人。也是唯一公开的女朋友。

    能说都漂亮,各有千秋,已经很给青龙面子了。

    吃饱喝足,青龙也没在路边摊耗着。起身道:“明早带我去见她。”

    “——”唐欢有些古怪的看了青龙一眼。“你要见她?”

    “有问题?”青龙反问。“你是我的战友。她就是我的嫂子。嫂子被车撞了。看一眼不行?”

    说起来——唐欢的确大了青龙差不多一个月。喊一声嫂子,也的确是天经地义。

    “好的。”唐欢点头,又道。“反正家里没人,你直接住在我家不就行了?也方便明早一起行动。”

    青龙闻言,却是微微皱眉,斜睨了唐欢一眼:“这是你和她的家。我住进来算什么?”

    略一停顿:“不要把我当成什么也不懂的白痴。”

    唐欢微微错愕。

    忽然有些想笑,又有些感伤。

    是啊,自己的确将青龙当成了感情白痴。并且天真的以为她还是当年那个只知道战斗战斗战斗的教官。

    现如今的她,已经蜕变了。

    依旧强大,却不再天真浪漫。女人该懂的,她都懂了。

    唐欢送青龙前往酒店。反正是公款开销,唐欢直接将她安排在了五星级酒店。

    “有免费早餐吃。据说是海鲜自助,很丰盛的——”唐欢有些眼馋。这家酒店可是盛天招待高级贵客才会入住。普标都要一千五一晚。套房更是数千。普通人可住不起。下榻的,基本都都有报销。

    青龙邀请唐欢进屋坐一会,唐欢却皮笑肉不笑地站在门口。摇摇头,说道:“刚才不是说你都懂了吗?”

    青龙愣了愣,抿唇道:“晚安。”

    说罢不留情面地关上了房门。

    唐欢却是站在走廊,沉默地抽了一根烟。心情有些奇妙,却谈不上伤感。

    青龙还是那个青龙。

    哪怕偶尔懂了。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可大部分时候,她还是纯粹得没有任何心眼。说是懂了,仅仅是似懂非懂。

    乘电梯下楼,唐欢看时间还早,又和柳姐打了一通电话。本要过去坐一会,却意外接到了龙香打来的电话。

    唐欢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接了。

    “有空吗?”龙香的声音有些低哑,还有些微醺。应该是喝的有些多了。

    “怎么了?”唐欢关心道。“香姐你又喝多了?”

    “老地方。过来喝两杯?”龙香的声音很磁性。也很妩媚。和初次见面如出一辙。

    只不过以前的香姐偶尔会流露出失神。今晚,却有些伤感。

    唐欢点头答应,乘车来到酒吧。

    也是二人初次见面的酒吧。

    二人的故事,从这里开始。

    龙香慧眼识珠,看出了唐欢的非比寻常。再加上失去父亲的她很寂寞,也很无趣。工作令她疲惫。但来此处和唐欢喝上两杯,听他说说工作中的不顺,聊一些接地气的生活话题。龙香会感到放松。

    可二人从相识至今,也不过短短半年时间。关系却变得复杂起来,也无比的微妙。

    龙香不希望如此,却又无法改变现状。

    她希望回到最初,回到她很欣赏他,也仅仅是欣赏他的时光。

    那时候的二人,干净而纯粹。没有任何目的性,也不需要相互利用。

    当唐欢抵达酒吧时,龙香已经一人喝掉了两瓶威士忌。酒精让她美眸迷离,脸颊滚烫。就连神智,似乎也有些不清醒起来。

    “过来坐。”龙香招手,叫过来唐欢。

    唐欢一眼瞧见有些烂醉的龙香,神色复杂地走上前:“怎么喝了那么多?”

    “不高兴。”龙香又往嘴里送了半杯。“借酒消愁。”

    唐欢苦笑一声,拦住了龙香继续倒酒的动作:“傅爷死了。你父亲可谓一家独大。他是想洗白也好,继续扩大自己的势力也罢。主动权已经掌握在自己手里。你还有什么可忧愁的?”

    “你在挖苦我,揶揄我吗?”龙香放下酒杯,眼神迷离道。“唐欢,其实你早就知道。暗杀傅爷,非但有可能让我父亲做大。还会令白城愈发的混乱?”

    傅爷离开不过是一天两夜。白城所发生的一切,就已经不再受控制了。

    而父亲,却极其地享受过程。甚至主动操作了一系列的动作。

    一切都偏离了原先的轨道。

    龙祖也没有完成对女儿的承诺:金盆洗手。

    反而愈发地膨胀,搞出了一系列的事故。

    龙香看着这一切,也只能看着。一切的一切,她都无能为力。

    “我好像做了一个极其错误的选择。”龙香嗓音低哑道。“不仅让我父亲变成了第二个傅爷。也让你陷入了绝境。”

    “我陷入绝境?”唐欢先是愣了愣,旋即抿唇笑道。“你父亲,对我不放心?”

    “你能成功暗杀傅爷,又何尝没能力杀掉他?”龙香抿唇说道。“虽然你和父亲都没有说。但我知道,你们之间一定有什么约定。”

    “但现在看来——他同样失信于你了。”龙香缓缓说道。“你,会杀死我父亲吗?”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