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 岂能负她?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第三百五十七章 岂能负她?

    此事非同小可。

    童书记本就是白城元老级大佬。他的儿子被殴打了,岂能容忍?

    纵然宋如玉亲自出面,也只能保他不受苦难。但要想彻底解决此事,还需要从长计议。

    唐欢笑了笑,轻描淡写道:“宋姐去忙你的。我就是进来体验一下。不碍事。”

    宋如玉哪能猜不出唐欢的心思?

    他这么做,无非就是要引诱童书记自乱阵脚。尽可能多的让自己抓住童书记把柄。

    这段日子,双方虽说表面上和睦共处了。但这只不过是为了顾全大局。

    大面积的白城官员,宋如玉当然不能轻举妄动。否则一下子掏空了根基,谁也担不起责任。

    可童书记这个占山为王的土皇帝,宋如玉却必须要斗垮他。不除掉他,白城的官场党纪就难以肃清。不除掉他,她此番前来白城的任务,就算以失败告终。

    这个目的,是只有极个别白城大佬才知道的。当然,也包括了童书记。

    童书记背后势必有大佬撑腰。否则他也当不成这个土皇帝。所以现在的白城官场基本分为两大派系。保童书记,反童书记。

    市长大人和宋如玉同一阵营。市委书记则保持中立。不到大局已定的那一刻,绝不表态。

    官场斗争可是比战场激烈百倍啊,稍有差池,便是万劫不复。宋如玉不可掉以轻心,也绝不会轻举妄动。

    而唐欢这一招,却是有点逼童书记大动肝火了。

    反观宋如玉,却能耐心等待童书记犯错。

    “我早和你说过。这些事儿,和你没关系。你不必牵扯进来。而且,也不是现在的你扛得住的。”宋如玉心中感动,却不得不批评唐欢。

    他这一下子闹的太大了。连京城那边都在密切关注。照此下去,不仅燕京没有唐欢的立足之地,就连白城,也快容不下他了。

    父亲啊父亲。

    你说他配不上我。可他真要有一天因我而沉沦。我该何去何从?

    “宋姐,我敢这么做,肯定有自保之力。”唐欢神秘地笑了笑。低声说道。“否则,以我干的事儿,他们就这么轻易地将我送进安全屋?”

    宋如玉怔了怔。有些不解。

    有些东西,宋如玉暂时还不知情。比如唐欢掏出的那张证件。

    唐欢继而说道:“我有保命符。莫说是童书记,就算是咱们市长大人,市委书记。想动我,也得掂量一下,是否斗得过给我保命符的大领导。”

    宋如玉恍然大悟,却是愈发心疼唐欢。

    你明明有如此宝贵的资源,将来怎会派不上用场?

    你早不拿出来,晚不拿出来。偏偏在这个节骨眼拿出来。以后再出事儿,你如何自保?

    总有人看不起唐欢。不管是恶毒还是善意的,都会在她面前说上一句:此人配不上你。

    可是,谁又知道他承受的许多苦难,本是被自己所牵连。难道这一切,他们就看不见么?

    “你好好在这儿待着,我会尽快把你弄出去。”

    唐欢无所谓的点点头,径直走进了安全屋。并在宋姐的刻意安排之下,住在了龙香的隔壁。

    打童公子,也只是灵光一现。

    到底能起多大作用,能帮宋姐多少。唐欢摸不准,也不报太大希望。

    童书记毕竟是扎根白城数十载的老鲨鱼,岂能被自己这点雕虫小技阴沟里翻船?但作用肯定会有。反正他有自保的资本。姑且一试吧。

    而另一层目的。

    在与龙香有过一次通话之后,他反而有些担心被关进安全屋的香姐。

    她的情绪有些不对。唐欢不放心。

    住进安全屋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走廊上有人巡逻。每个房间,也都有专门的贴身人员。

    这安全屋可不是普通犯人住的。待遇高,环境舒适。和住宾馆没什么两样。唯一区别就是,在这儿不可能随便出入,每天的行动,都有专人记录在案。

    唐欢收拾好床铺,就有些坐不住了。

    隔壁就住着香姐,不过去串个门说不过去吧?

    想到就做。可唐欢刚一出门,一个西装笔挺的青年便伸手拦住了他:“抱歉,夜间禁止离开房间。”

    “我和宋秘书很熟。”唐欢又开始恬不知耻的扯虎皮了。“要我给宋秘书打电话吗?”

    那西装青年表情微变,还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不过宋秘书目前可是官场红人。谁敢去招惹?

    只得放行:“唐先生要干什么?”

    “串门。”唐欢漫不经心地说道。“想跟隔壁的龙小姐聊聊。”

    “三更半夜,不合适吧?”那西装青年更是要抓狂了。

    大半夜的,跑去人家大美女房间聊聊?聊什么?不尴尬吗?还要点脸吗?

    “我和龙小姐也很熟。她见到我一定会喜上眉梢。”唐欢正儿八经地说道。“小兄弟。凡事都能通融,你可千万别一板一眼的办公。对你没好处。”

    一副过来人的姿态训话。感觉他是某位大领导过来视察的。

    架不住唐欢的狂轰滥炸。西装青年给了唐欢十分钟聊天时间。并要唐欢保证仅此一次。

    “说的好像我要在这儿住多久似的。”唐欢不乐意了。“下次我就和龙小姐在希尔顿大酒店吃着鱼子酱喝着拉菲聊几百亿生意了。”

    西装青年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家伙。头疼欲裂的当了睁眼瞎。

    唐欢敲响了龙香的房门。等了良久,才听见门内传出那熟悉而娇媚的声音。正是龙香。

    “谁?有什么事?”

    这几日,一直有人打突然袭击。问这问那,明显是想从她嘴里套出有价值的线索。

    多了,龙香的警惕心也就强了。尤其深更半夜,只要是不愿见的人,她就以累了为由拒绝。

    “是我。”唐欢压低了声音,却抑制不住有些激动。

    龙香是他近些年来,第一个真正拥有的女人。更是在他最迷茫最无所事事的时候,给予他信任与赏识的女人。

    要说没感情,那肯定是骗人的。

    尤其此刻的龙香身陷囹圄,他更是心疼。只想快些帮她解除危机。过平凡人的生活。

    一门之内的龙香怔了怔,那双美丽的大眼睛里竟是微微有些湿润。

    是他?

    他怎么来这儿了?

    这么晚——他是托了多少关系,才进来的?

    龙香立刻拉开房门,却只见站在门口的唐欢满脸笑容。微微怔愣,有些失神。

    “不请我进屋坐坐?”唐欢笑眯眯地看了龙香一眼。

    明显消瘦了一些。却风情不减。

    他想到了在酒吧时,香姐那妖娆的口吻,撩人的美色。他还想到了香姐要送自己公司,送自己亿万家产的画面。

    她以国士待之,自己岂能负她?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