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三章 我死!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第四百九十三章 我死!

    宋秘书给出了时间。

    十年。

    这个时间未必很精确,但有了一个大致的时间线。

    只要找阎王核对一下,他就基本能够判断这慕青是否就是血魔了。

    电话刚一接通,唐欢就直截了当地问道:“血魔是时候叛出逆鳞的?”

    “啊?”阎王被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问的有些发愣。他迟疑了一下,这才缓缓说道。“我印象不是太深了。怎么也有十来年了吧?”

    果不其然!

    这个时间就刚好和慕青在白家的时间对上了!

    但单凭这一点,也无法确认慕青就是血魔。

    “血魔当初叛出逆鳞,是不是遭到了逆鳞的追杀?”唐欢继续问道。

    “当然。”阎王义正言辞道。“他当初打伤几个长辈。并扬言逆鳞谁也管不了他。还窃取了一些秘密情报。逆鳞岂会放过他?”

    “可为什么时至今日,你们依旧没有找到他的下落呢?”唐欢的眼中闪现寒光。

    阎王无法回答。只用一句血魔也许人间蒸发了事。

    但唐欢却可以给他答案:因为这些年来,血魔一直寄人篱下,受到了白家的保护和保密!

    甚至给了他全新的身份,全新的工作!

    “如果我没猜错,血魔还精于易容之术?”唐欢挑眉问道。

    “你怎么知道?”阎王乍舌道。

    易容之术本就是古老之术。在这个全新的时代,根本没几个人有兴趣学。更加难以学会。

    首先一点,易容术的最高境界,就是用人皮易容。

    科技时代,谁会忍受如此残虐的事实。仅仅为了易容?

    但血魔却有这个必要。如若不然,他必将被逆鳞处死!

    “也许——”唐欢吐出一口浊气。意味深长道。“我已经和你们的逆鳞叛徒打过照面了。”

    “他在哪儿?!”阎王兴奋得仿佛要跳起来。“逆鳞这些年来一直在暗查。却始终没有任何消息。想不到会被你撞到?”

    唐欢笑了笑,有些玩味道:“知道又如何?你斗得过他吗?难不成,你要杀了他。向你师傅效忠。然后重回逆鳞么?”

    “已经回不去了。”阎王轻叹一声。“师傅一言九鼎。她做过的决定,从来没人可以改变。我只是想尽尽孝罢了。”

    尽孝?

    论年纪,这阎王只怕比起凤凰大人还要年长吧?

    听起来可真别扭。

    一点儿也不现代化,不潮…

    “你这份孝心,就小心翼翼的摆在心里吧。”唐欢笑了笑,眼神渐渐变得锋利起来。“这血魔,就由我来应付。”

    阎王闻言,却是忍不住提高了音量提醒道:“你如果真的再一次碰到他,千万不能大意。”

    “哦?”唐欢笑了笑,等待阎王的下文。

    “听我师傅说,血魔从小就不学无术。不爱走正统大道。爱琢磨一些歪门邪道。就连日本的忍术,他也有所浸淫。”阎王抿唇说道。“一旦交手,你千万不要着了他的道。”

    “好的。”唐欢点点头,却也有些意外。

    日本的忍术,唐欢接触过。但都是比较低级的。甚至是用来变魔术。而那些真正高级的,用来杀人的忍术。唐欢还真没见识过。

    用魔术杀人?

    唐欢觉得很新鲜。却并不忌惮。

    以他辛辣的目光,以他对危机意识的敏锐度。就算是白家那位老供奉,也没能让唐欢着道。何况是区区一个血魔。

    自从打败陈正,唐欢隐隐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成熟。也许就连他自己,都未必能意识到成长在哪儿。可这份成长,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结束与阎王的对话,唐欢收起手机,重新来到宋姐跟前。苦笑一声道:“宋姐你说的对,这慕青的确没什么问题。是我多虑了。”

    宋秘书点点头,也没多说什么。简单收拾了一下,一同回家吃晚餐。

    晚餐依旧是宋秘书做的。很简单的三菜一汤。不算丰富,却很有营养。二人吃饱喝足。宋秘书去洗澡,唐欢却悠闲的坐在客厅看电视。

    这日子,跟两口子没什么差别了。除了不在同一张床上睡觉。可这事儿,外人能信二人的清白吗?

    唐欢感觉到宋秘书即将出来,忙掐灭了香烟,推开窗户换气。

    “宋家的男人都抽烟。”宋秘书莞尔笑道。“不用避着我。习惯了。”

    唐欢讪笑一声。目光却有些发直。

    今晚宋姐穿的睡裙很短。也很单薄。

    七八月的白城,很热,空气也很潮。刚从浴室出来的宋秘书,俏脸微红。那雪白的娇躯虽然裹着短裙,却依旧性感撩人。

    嗯——这其实并不是一件走性感路线的短裙。却被唐欢过度解读了。

    娇嫩的肌肤,散发着香味的娇躯。无一不向世人证明一件事。女人只要气质好,保养的好,哪怕年纪大了些。依旧魅力无限。

    甚至比一些青春少女,更具风味。

    “忙活了一天。你不去洗个澡?”宋秘书毕竟是阅历丰富之人。虽然从没谈过男友。但唐欢那复杂的眼神,她却没少见过。

    笑了笑,只是捋了捋还没吹干的秀发。坐在了沙发上。

    人一过来,就吹来一阵香风。钻进唐欢鼻息,就连身子骨都有些发软。

    难怪人们常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肯定没好事。

    真要有好事,那就是违背人类常理了——

    唐欢听从宋姐安排,舒舒服服洗了个澡。又一起在客厅看了会电视,吃了些水果。这才相互道晚安休息。

    唐欢安静地躺在床上,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

    一个钟头过去。唐欢这才翻身下床。来到客厅,打开大门。

    不知何时,阎王已经站在门口。

    他身穿劲装。虽然少了一只手,但战斗力还是很刚猛的。

    而且听阎王说,凤凰大人又教授了他一套全新的武技。相信实力并不会大打折扣。

    “我要做什么?”阎王认真问道。眼中有些火热之光。

    “保证宋秘书的绝对安全。”唐欢平静道。“如果你们之间一定要有人死——”

    “我死。”阎王斩钉截铁道。

    唐欢既没有夸奖阎王,也没有鼓励他什么。只是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大步离开。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