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四章 对你大爷!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第五百七十四章 对你大爷!

    唐欢对剑奴的了解,仅限于大长老的描述。

    在此之前,他是完全没有听说过此人的。

    不过能被大长老着重提点,而且是在临死前。想必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人物吧?

    能*出剑心这种新一代的天王级强者。剑奴的实力,可见一斑。

    唐欢按约定时间地点,来到了一处相对安静的咖啡馆。

    离他家不远,开车只需十分钟便可抵达。

    嗯——剑奴剑奴。听起来多么充满古风的名字。唐欢本以为会在某间土掉渣的茶馆见面。

    没想到,会是这么一间优雅的咖啡屋。

    当唐欢见到传说中的剑奴时,他微微有些惊讶。

    很传统的中山装,梳理得油光水滑的乌黑头发。发型很赞。整个人透着一股子呆板又精英的气质。

    跟剑心是完全不同的风格。

    他端坐在靠窗的位子上,慢悠悠抿着咖啡。那双看起来很深邃,却又微微有些猥琐的目光,正瞄向窗外的女人。女人的腿,女人的胸,还有女人的——黑色连袜裙。

    虽然他在极力掩饰。

    可他那略微丰富的面部表情,还是很不厚道的出卖了他的内心活动。

    这是个老流氓。老无赖。

    唐欢暗暗觉得。

    他就是剑奴?

    和唐欢想象中的刻板强者形象大相庭径。

    甚至还不如他的徒弟,剑心更有强者风采——

    人家只是憨厚了点。但多少有点大智若愚的境界。

    可他,就是个很直白的老光棍老流氓形象了。

    还有点斯文败类的意思。

    唐欢忍不住笑了起来。

    走上前,主动伸出手来:“剑奴前辈?”

    “客气。”老无赖放下咖啡杯,指了指对面的椅子。“坐下聊。”

    明明很猥琐,还假装出一副高人模样。让人忍俊不禁。

    唐欢也没婆妈,径直坐下来。又给自己叫了一杯咖啡,这才好整以暇地望向剑奴。不疾不徐道:“前辈找我有事儿?”

    剑奴挑眉道:“不是说了吗?最近江湖有点乱。找你谈谈。”

    唐欢微微点头,点上一支烟道:“前辈有什么指教?”

    “别一口一个前辈。”剑奴摆摆手。“我大不了你几岁。”

    略一停顿,剑奴认真道:“叫我阿剑或者剑哥都行。”

    “——”

    唐欢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阿剑?

    要不要这么俏皮?

    这老东西真是大长老口中的剑奴?深不可测的天下第二?

    不像啊——真是一点儿也不像。

    就他这城府形象,真能教出剑心那种大智若愚的徒弟?

    那这老东西得若愚到什么地步了啊?

    别是真成猪了吧?

    剑奴似乎从唐欢那微妙的眼神中察觉到了什么。忍不住咳嗽一声:“怎么,你怀疑我的身份?”

    “不敢。”唐欢摇摇头。苦笑道。“就是有点大跌眼镜。”

    “谁告诉你强者就一定要稳重内敛?拥有刻板的强者印象?”剑奴说罢,忽而话锋一转道。“你也许不知道,那天字第一号的秦无双浪起来,简直丧心病狂。”

    唐欢猛然一惊。

    这剑奴一提起秦无双,唐欢就来了兴趣。

    “您和秦前辈很熟?”唐欢追问道。

    “岂止熟?有段时间,我俩天天喝花酒,玩女人。浪得不要不要的——”

    可能是意识到自己一下说太多了。剑奴干咳一声,摆手道:“总之,不管是无名之辈还是登顶强者。未必就要板着脸,装出高深莫测的模样。你能听懂我的意思吧?”

    唐欢点头:“前辈教训的是。”

    其实唐欢并没怀疑剑奴的真实身份。

    内心活动的腹诽和抱怨,只是一种情感宣泄而已。

    从第一眼瞧见剑奴,唐欢就能隐隐感受到,这是个强到令人发指的老妖怪。

    唐欢唯一纳闷的就是,如此轻佻浮躁的一个老家伙,怎么会把徒弟教成那样?难道这就是因材施教吗?

    “说说你的想法吧。”剑奴看了唐欢一眼,微微在鼻尖挥了挥。

    这老家伙年轻时一定很帅。而且是个美男子。虽然年纪大了,却依旧有些小魅力。

    嗯,锻炼使人快乐。

    锻炼让人魅力无限。

    唐欢见状,忙掐灭了香烟。

    “不要紧,你抽你的。”剑奴说道。“我昨晚戒了烟。闻一闻,能想到不少往事。”

    这他妈什么狗屁理论。

    唐欢抿了一口咖啡,看了剑奴一眼,道:“前辈想让我说什么?”

    “你对这段恩怨的看法。”剑奴说道。

    “我是一个旁观者。”唐欢摇摇头。“说什么都有站着不腰疼的嫌疑。”

    “但不可否认的是,当局者迷。”剑奴抿唇道。“你作为旁观者,才能更清晰的看透这一切。”

    唐欢苦笑道:“我怎么看,重要吗?”

    “当然。”剑奴挑眉道。“我听大长老说,你和凤凰那丫头感情很好?据我所知,凤凰这孩子有怪病,她很抗拒男人。谁敢看她一眼,她就干掉谁。”

    “——”

    唐欢眨了眨眼,等待剑奴的下文。

    “以我之见,你要是拿出你的真情,去感化凤凰,让她感受到人间除了仇恨,还有更多美妙的情感。比如说——爱情?”

    剑奴轻叹一声:“也许能化解这段多年的仇怨。”

    “你要我出卖自己的灵魂?”唐欢板着脸问道。

    “小子。也就是我年纪大了。”剑奴怒目瞪视唐欢。“否则这便宜轮得到你?”

    “——”

    “凤凰那丫头长的跟天仙似的。别一副假惺惺的模样。心里都乐开花了吧?”剑奴一副老顽童,很没节操道。

    “你见过凤凰的样子?”唐欢问道。

    剑奴摇摇头:“没见过。”

    那他妈说的跟真的似的?

    “根据江湖规矩。一个身穿白衣,遮着脸的女人,她敢不漂亮?”剑奴一本正经道。“好了。不讨论这些没意义的话题了。我就问你,愿不愿意感化凤凰?”

    唐欢忍不住点上了香烟,极为发愁。

    他能感受到。剑奴看起来很不正经,很顽劣的姿态。但的确是在为解决这段腥风血雨想办法。

    也许这就是他独特的风格吧?

    唐欢没轻视剑奴。

    但这法子真的管用吗?

    凤凰只是情商不高而已,可她又不傻。

    如此深仇大恨,仅凭剑奴所说的法子,就能轻松化解?

    “女人都想有个家。有自己的港湾。”剑奴意味深长道。“等你找机会抚慰了凤凰那丫头受伤的灵魂。再把这生米煮成熟饭,让她怀上你的孩子——”

    “母性的光辉,足以消弭这世界的一切恩怨情仇。”剑奴感慨道。“你说对不对?”

    唐欢怔怔地坐在椅子上,良久不语。

    待得唐欢完全消化了剑奴的这些个馊主意,他咧嘴,从齿缝里蹦出一句话来:“对你大爷。”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