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 唐家不存在!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第六百二十章 唐家不存在!

    唐欢略有些尴尬。

    挺有夫妻相?

    这话若是换做别人说出来,倒也无伤大雅。反正就凭他跟凤凰的交情,也不是开不起这样的玩笑。

    可偏偏却是由唐欢那便宜未婚妻说出来的。

    那就有点诡异了。

    也不知是讥讽还是嘲笑。

    反正欢哥觉得秦家姑姑这话不中听。

    凤凰听完这话,也没什么反应。就这么安静地靠在唐欢肩膀上。眼神平淡地扫视着秦家姑姑,仿佛随时都可能掏出宝剑,砍掉秦家姑姑的向上人头。诡异的很。

    三人同处一屋,就这么静谧了下来。

    谁也没有再开口,谁也没有再发表任何的意见。

    就连唐欢,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但尴尬的小情绪,却是无限在欢哥心中蔓延开来。

    “那个——要不一起吃点宵夜?”唐欢没话找话。“我正好有点饿了。”

    “我不饿。”凤凰撇嘴。显然不想招待秦家姑姑这不速之客。

    她跟秦家姑姑,可是有血海深仇。哪会同桌吃宵夜?

    她觉得唐欢智商问题有点严重了。

    唐欢苦笑一声,这凤凰平日最常说的就是我肚子好饿。今天倒是太阳打西边出来。说不饿。

    唐欢知道,这天已经被聊死了。也不太可能继续下去。

    他深吸一口凉气,望向秦家姑姑:“是不是找我有事儿?”

    “没事。”秦家姑姑淡淡看了唐欢一眼。“就是看你死了没有。”

    嗯——

    秦家姑姑并不是耍嘴皮子的人。

    这是唐欢在几次相处之后,得出的结论。

    看你死了没有。

    这明显不是秦家姑姑该有的风格。而是——很多女人在特定时候才会说的话,才会有的情绪。

    要知道,唐欢这一剑可是为秦家姑姑而挡。她这么回,有点不近人情啊。

    “唐欢比你活的久。”凤凰看了秦家姑姑一眼。

    这也算是凤凰的心意了。

    你迟早会被我杀了。而唐欢,却能长命百岁。

    “难说。”秦家姑姑淡淡摇头。“下次他再帮我挡这一剑,可能就没那么走运了。”

    “——”

    这娘们太狠毒了。

    哪有这么诅咒救命恩人的?

    像欢哥,对凤凰这救命恩人简直感激涕零。无时不刻不念着她的好。她的恩情。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真的好大。

    这秦家姑姑,也真是没良心的很。

    可她这番话,并非说给唐欢听。而是凤凰。

    果不其然,凤凰一听,心中立刻起火。冷冷扫视秦家姑姑:“下次是你没那么好运。他也不会再帮你。”

    “希望你梦想成真。”秦家姑姑缓缓起身,然后踱步走到了床边。

    随即,她抬起一只修长嫩手。

    很诡异的给欢哥理了理额前的头发。红唇微张道:“养好病了,我去白城找你。”

    欢哥能说什么呢?

    这撩头发的动作,简直不要太让人头皮发麻。

    他一动不敢动。身边的凤凰,更是散发出滔天的寒意。

    本来很温暖的被窝里,瞬间成了冰窟窿。冷得欢哥直哆嗦。

    秦家姑姑这祸水总算是走了。

    走得了无牵挂,走得风轻云淡。

    可她这一走,凤凰又不踏实了。

    小手儿在欢哥身上四下摩挲。要不是欢哥抵死不从。那关键部位也逃脱不了荼毒。

    糟蹋人啊。

    一个比一个更会糟蹋人。

    欢哥忽然有种回到奴隶社会,人格完全得不到尊重的感慨。

    活的真没劲。

    未来半个月,唐欢就这么养着。骨头基本愈合了。精神状态也恢复得不错。而这半个月,凤凰每晚都跟他睡一张床。跟小两口过日子似的。一点也不见外。

    欢哥毕竟是个体面人。

    临出院还不忘提醒凤凰:这事儿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可不能到处宣扬。我还想清清白白做人呢。

    凤凰对此没有给予任何回应。唐欢一出院,她就再一次神龙见首不见尾。离奇失踪了。

    “艳福不浅啊。给凤凰那丫头伺候了半个月。挺滋润吧?”剑奴语重心长地拍了拍唐欢的肩膀。

    桌上有酒,有好菜。

    阎王早就回白城工作去了。剑心也在事发第二天,就被剑奴踹回山里练剑。据说成不了天下第一剑客,就不准出山。

    常说严师出高徒。剑奴这种暴躁师傅,能*出什么徒弟呢?

    唐欢不敢想象。

    不过他隐隐有些担忧,剑心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之下生活,心理真不会出现什么障碍吗?

    面对剑奴那略有戏虐的调侃,唐欢没给予正面回应。只是美滋滋地喝了两口酒,问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回山里安逸几天。”剑奴吐出一口浊气。“这破事儿把我折腾坏了。还好圆满解决了。要不然,江湖上必定掀起腥风血雨。”

    “解决了吗?”唐欢苦笑道。“凤凰可没我放弃复仇。”

    “有你在,不怕。”剑奴没心没肺道。“大不了到时候再挨一剑呗。”

    “滚。”唐欢翻了个白眼。

    一顿饭吃的很愉快。

    他跟剑奴这老东西经过这些事儿之后,也建立了相对深厚的友谊。

    慢慢的。

    唐欢开始相信大长老的评价了。

    他跟剑奴,在某些方面的确很像。

    不过大长老一定不知道。剑奴一辈子甘于平庸。而欢哥,却是要成为超级富豪的男人。

    单凭这点来说,欢哥跟剑奴,就很不一样。

    “我们不一样,不一样——”

    吃完散伙饭。唐欢跟剑奴一同前往机场。只不过不是乘坐同一班航班罢了。唐欢要回归他的工作生活了。而剑奴,也似乎是完成了一段修炼。要重回他平凡而普通的生活。

    这个不普通的老东西,宁愿住在深山老林,也不想在这繁华大都市逗留太久。

    “要不去白城,我喊几个模特陪你喝酒?”唐欢调侃道。

    “下次吧。最近有点虚。”剑奴摆摆手,忽然深深看了唐欢一眼。“未来的路,可不好走啊。你谨慎点走。这条路上可容不得失败。尤其是不少人已经知道了你的家世。一旦你走错一步,他们一定会把你踩死。”

    “为什么?”唐欢随口问道。心中却有些好奇。

    “没人希望唐家还存在。”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