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六章 白家之争!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第六百三十六章 白家之争!

    被唐欢这么一拍,白不臣的表情却忽然变得有些复杂。他深深看了唐欢一眼,眯眼说道:“其实我挺羡慕你。”

    “羡慕我?”唐欢微微挑眉。“羡慕我什么?够穷?长的不够英俊?还是羡慕我那不复存在二三十年的豪门家世?”

    “羡慕你不用做艰难的抉择。”白不臣点上一支烟,眼神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唐欢听明白了。

    这所谓的艰难抉择,大概就是与白万里的争夺吧?

    这种豪门恩怨,太常见了。

    在唐欢的人生阅历中,海外甚至有豪门为了争夺继承权,而搞出了人命。

    亲情?兄弟?

    在唾手可得的权势面前,那些东西真的太单薄了。

    白家称得上华夏四大豪门之一。政府背景深厚。其家族企业的市值,更是高达数千亿。

    一旦这两兄弟的任何一人继承大位,立刻就会变成千亿富翁。

    尽管,现在的白不臣也手握接近四百亿资金的指挥权。但别人不知道,他却一清二楚。这相当于是父亲判处了他死刑。

    彻底决断了继承大位的可能。

    白不臣再优秀,又岂能在如此年纪,就积攒如此庞大的财富?四百亿,不是他现阶段有能力赚到的。

    有心人也分析出来了。白庆阳这是在为白万里继承大权扫清障碍。而白不臣,就是白万里继位道路上的最大障碍。

    将他赶出燕京,自行去白城发展。就是为了白万里能够更顺利的继承大权。

    白庆阳老了。

    马上就逼近六十岁了。

    哪怕三五年内他不会退休,可他需要培养继承人了。如此庞大的家族企业,又岂能突然接班?

    董心怡上位,董雄足足为她出谋划策了大半年。从他得知患病开始,就一直在铺路。

    可即便如此,董心怡的继位之路上,依旧困难重重。哪怕到了现在,也并不能完全掌握董氏集团。

    豪门中,需要考虑的因素太多。

    而豪门中人,又有几个能出淤泥而不染?

    大多数,都被权势给浸染得人性扭曲了。

    白不臣就是这样一个扭曲之人。

    “白万里骂我是伪君子。说我沽名钓誉,说我表里不一。”白不臣吐出一口浓烟,眼神凝重道。“唐总。其实谁在伪装,谁是真心想当一个好人。旁人难道看不出来吗?”

    唐欢点头。等待白不臣的下文。

    “为什么我要把自己塑造成这样一个人?”白不臣掐灭了香烟,一字一顿道。“因为我的父亲,从小就教育白万里。要他谦逊,要他低调。要他做一个受人尊敬的男人。”

    “可白万里做不到。他从小体弱多病,所有家人都对他百依百顺。所以也养成了他张狂暴戾的性格。什么人什么事都必须顺着他。一旦忤逆,他就会心生怨毒,甚至大发雷霆。”

    白不臣抿唇道:“又或许他是小儿子的原因。父亲格外喜欢他,宠溺他。”

    吐出一口浊气:“我这个大儿子,反倒没人关心,没人在乎。尽管我足够努力。努力变成父亲想要白万里成为的样子。却依旧得不到他的重视。他的喜欢。”

    “唐总。你说是不是很可笑?”白不臣看了唐欢一眼。“原来父亲并不是喜欢这样一个人。而是喜欢变成这样一个人的——是我弟弟。白万里。”

    唐欢有些怔愣。

    他没想到白庆阳会偏心到这个地步。

    “所以我很羡慕你。”白不臣缓缓说道。“尽管你无依无靠,也没有家族力量可以帮助你。但至少——你没有一个和你争家产的弟弟。”

    “那你更应该羡慕那些普通家庭。”唐欢随口说道。

    “普通家庭?”白不臣笑了。“我听说过一个故事。在农村,一个小老头有三个儿子。老大盖了大房子,就把老头送给老二。等老二盖了大房子,就把老头送给小儿子。等小儿子盖了大房子之后——”

    白不臣话锋一转,一字一顿道:“老头在小儿子为新房摆宴席的时候,在新房里上吊自杀了。”

    唐欢不可思议道:“为什么?”

    “我个人的分析是。”白不臣缓缓说道。“你们不让我活下去。我也不让你们好过。”

    “连抚养年迈的父亲,儿子多了,都会相互推脱。”白不臣意味深长道。“唐总以为,普通家庭就不会争夺家产?不会干出人面兽心的事儿?”

    唐欢吐出一口浊气,内心稍微被白不臣的这番话语震撼到了。

    经过这番交谈。

    唐欢忽然觉得白不臣也没那么惹人厌了。

    只能说各自有各自的立场吧。

    可这世上,谁又不是如此呢?

    他对待赵雅的态度,就真的很好吗?真的没有值得诟病的地方吗?

    说到底,他不也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去考虑,去怀疑。甚至污蔑赵雅的清白?

    可这就是人呐。

    有血有肉,有七情六欲的普通人。

    唐欢也不能例外。

    要知道,他可是白城危机的大英雄。是敢于为普通群众奉献生命的烈士。

    连他都有如此不堪的一面。何况白不臣?

    “这么说来,我该庆幸自己自小就没任何亲人呢。”唐欢点上一支烟,似笑非笑起来。

    柳姐家那些市侩的亲戚,他早就领教过了。

    那是普通人家的恩怨情仇。

    而豪门中呢——

    白家兄弟的争斗,只会更激烈,更凶险。甚至——

    白不臣深深看了唐欢一眼:“五个月前,我遭遇过一次袭击。”

    略一停顿,白不臣继而说道:“如果我没猜错,是白万里所为。”

    “他要杀你?”唐欢惊骇万分。

    这可是亲兄弟!

    血浓于水啊!

    白万里真下得了手?

    “我找到了赵雅,并秘密保护她的安全。以备不时之需。”白不臣眯眼说道。“这事儿被他发现了。所以他急了。”

    “白万里要抹掉这一切?”唐欢皱眉问道。

    “也许吧。”白不臣平静道。“一旦此事曝光,或者闹到人尽皆知的地步。就算他个人的安全问题不用担心。但必定会影响到他继承大权。”

    听起来。这也是白不臣自找的。

    他若是不暗算白万里。当小弟的白万里,也许不会下如此黑手。

    可反之——唐欢通过这些信息,基本确认了一件事。

    白家兄弟的斗争,早已进入白热化阶段。

    甚至达到你死我活的地步了!

    “你父亲知道吗?”唐欢忽然好奇问道。

    “白万里岂会不拿此事找父亲告状?”白不臣微微眯起眸子。

    随即,他目光沉凝地看了唐欢一眼:“正因为此事。父亲将我赶出燕京。并勒令我——今生不许踏足燕京半步!”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