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五章 分手应该体面!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第六百四十五章 分手应该体面!

    唐欢默默地坐在沙发上,连那大开的房门,也懒得去关。

    他抽着烟,喝着早已经冷却的茶水。彻夜无眠。

    直至天亮,唐欢才进浴室洗了个冷水澡。然后换上干净的衣服,驾车前往柳家餐厅。

    因为生意火爆,柳钢每天都需要早起工作。算账、进货、包括检查。有了上一次的卫生局教训,柳钢在这方面愈发谨慎起来。不能在同一个坑栽倒两次。

    当唐欢出现在后厨,柳钢放下了手中的一切。轻叹一声,拿了两瓶啤酒,和唐欢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

    “你们的事儿,我都知道了。”柳钢点上一支烟,表情十分凝重。

    他这一宿,也没怎么睡。

    满脑子都是女儿伤心痛苦的模样。

    生气?

    他的确很生气。

    明明那么幸福的小日子。明明越来越好的生活。可就这么搞砸了。

    怪唐欢吗?

    不能说不怪。

    可今时今日的处境,从柳钢第一次来白城,见着唐欢跟董清卿的亲密举止,他就隐隐预料到了。只是没想到会如此严重。严重到女儿离家出走。

    “对不起。”唐欢喝了一口啤酒,抿唇道。“是我对不起柳姐。”

    “说对不起有用吗?”柳钢轻叹一声。

    唐欢愣了愣。随即摇头:“没用。”

    柳钢神色沉凝地吐出一口浓烟,苦涩道:“其实我们都没有怪你。但这事儿——好像也没什么解决的办法。”

    不能否认,柳钢能在白城立足。甚至过上比大伯更优渥的生活。全靠唐欢帮忙。

    整个柳家若没有唐欢的鼎力支持,也不可能有今天。

    但这件事,正如柳钢所言,很难解决。要想回到最初,也不太可能。

    “柳姐在哪儿?”唐欢试探性地问道。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唐欢很想念柳姐。难以自拔。

    “见了面又能怎么样?”柳钢深深看了唐欢一眼。“你能给她什么承诺吗?你会放弃这一切吗?伤害完一个,再去伤害另一个?”

    柳钢似乎看的很通透,低声说道:“小唐。我了解你的为人。可能你并不是主动做出对不起我女儿的事儿。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

    略一停顿,柳钢又道:“分手也体面一点。”

    唐欢沉默起来。

    柳钢的态度,已经很和蔼了。

    但不难看出,他也并不反对女儿离家出走。

    唐欢做了错事。

    对一个女人而言,最难原谅的错事。

    身为男人的柳钢,不希望女儿身陷痛苦。远离唐欢,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哪怕在柳钢看来,唐欢已经足够优秀。对他们柳家,也有大恩。

    可男女之事,岂能用恩怨来维系?

    那这段情就变形了。很不堪。

    柳钢既不怪女儿,同样不怪唐欢。只能说,越来越优秀的唐欢,已经不是女儿能够独自占有了。

    得不到全部,索性放弃。

    唐欢临走前,柳钢轻叹一声道:“她昨晚写了辞职信。可能这两天就要离开白城了。”

    可能是看出了唐欢的痛苦之色。柳钢透露了一些信息:“可能回老家。也可能去其他城市发展。我个人的建议是,你们双方先冷静一段时间。”

    唐欢微微一愣,随即点头道:“谢谢柳叔。”

    柳钢强颜欢笑,重重拍了唐欢的肩膀:“别想太多了。就算你跟我女儿最终没能走到一起。但至少咱俩,还是好朋友。”

    说罢,他举起酒瓶:“这酒在咱们店里可得十五块一瓶。你可不能浪费。”

    唐欢心情苦闷,仰头一饮而尽。

    离开餐厅,唐欢又给董清卿打了一通电话。说这几天休息,就不上班了。

    董清卿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叮嘱他千万别想不开。

    内心,却充满了愧疚。

    她知道唐欢不仅只有自己一个不恰当的女人。可最终,唐欢与柳茗竹没能走到一起,责任全在她。

    她很自责,也很愧疚。

    甚至不敢主动去找柳茗竹。

    解释?

    她解释不清。

    告诉相交十余载的老同学,自己控制不了情感,所以才作出这样的选择?

    也许那才是对老同学最残忍的回应吧?

    这段始终处于保密状态的三角恋情终于曝光。

    她收到了柳茗竹的辞职信。却并未见到柳茗竹本人。她接受了。也在电子邮件上祝福了柳茗竹。可是,这样的祝福显得那般无力,又是那么的——虚伪。

    唯有工作,才能暂时令董清卿不那么自责。

    这几日唐欢一直闷在家里。仿佛对什么事儿也提不起兴趣。

    就连那一直处于装修状态的新房子,他也懒得去看了。

    只要想一想,他就心凉如水。

    那本是他挖到第一桶金之后,送给柳姐的房子。

    那本该是他们幸福的房子。

    可现在,女主人已经离开了。从这座城市消失。

    那这房子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呢?

    事发第三天的凌晨。

    这越来越冷清的房子迎来第一个客人。

    还是个老熟客。

    凤凰来了。

    她像往常那样,悠闲地坐在沙发上。却仿佛感受到了唐欢的苦闷与消沉。并未命令唐欢为她做饭。而是自己买了水果,边吃,边陪唐欢看毫无营养的电视节目。

    “你心情不好?”凤凰随口问道。

    她已经从阎王那儿得知了一切。

    否则也不会凑巧赶来。

    但这并非凤凰的强项。

    她能做的,只是陪唐欢说说话。就像当她遭遇人生难题时,唐欢也会及时出现一样。

    “很一般。”唐欢窝在沙发上,点了一支烟,有气无力道。“饿了就点外卖。顺便帮我点一份。多酒少菜。”

    “喝酒伤身体。”凤凰很淡定道。

    “不喝伤心。”唐欢喷出一口浓烟。

    有点矫情。

    但更多的是无奈。

    这几日他一直在缅怀与柳姐的过去。满满全是幸福。

    现在,这一切都没了。

    他再一次变成了孤家寡人。

    尽管他有大名鼎鼎的逆鳞圣女作陪。

    尽管,他可以随时找到或知性,或风情万种,或善解人意的红颜知己聊天,吃饭,谈心。

    可依旧无法填补他内心最原始的一块空缺。

    他知道,柳姐带给他的,是他内心深处最欠缺的东西。

    那玩意叫家。

    唐欢一直渴望,但从未拥有过的珍贵。

    只有柳姐,才能给他。

    这玩意平时平淡无奇,似乎很不起眼,可一旦失去,会让人崩溃,仓皇失措。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