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一章 保我不死!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第六百八十一章 保我不死!

    吃饱喝足。

    唐欢在叶知秋的带领下直奔医院。

    一家贵族式私立医院。

    拥有最先进的器材,最渊博的专家。

    恰好,这家医院也是叶家名下。

    当唐欢二人抵达医院,并前往白不臣养伤的病房时。

    走廊上,极巧合地碰到了唐欢一点儿也不想碰到的男人。

    一次碰两个。

    白庆阳白万里父子。

    他们的表情还算平静。哪怕是面对唐欢这个恩怨情仇极其复杂的家伙。也并没有显山露水。

    “白叔。”叶知秋上前打招呼。很有礼貌。

    “嗯。”白庆阳淡淡点头。似乎对叶知秋也有点不冷不热。

    可能是叶知秋跟白不臣走的太近?又或者,白家跟叶家,本就关系不算融洽?

    “我还有事,先走了。”

    白庆阳也没多做逗留,丢下这句话,便径直走向电梯口。

    而白万里,也只是淡淡看了唐欢一眼,阴郁的眼神中,流露出寒意。却也没有任何交流。

    目送二人进入电梯。唐欢吐出一口浊气。

    “依我看,就算你不杀他。他也不会放过你。”叶知秋意味深长道。“你屡次得罪白万里。你那未婚妻还逼死了他们白家的看门神。此仇不共戴天啊。”

    唐欢撇嘴道:“他们有那本事就别找我。找当事人不是更好?”

    欢哥一点儿也不介意将秦家姑姑推出来当挡箭牌。

    嗯——这世上可能没有比秦家姑姑更锋利地挡箭牌了。

    这哪儿是挡箭牌?根本就是一支尖锐地矛。

    叶知秋微微一笑。双双推门进入病房。

    白不臣伤的很重。

    胸口有一条很长的刀口。足有十公分。医生判断,再深一些,可能就要伤及内脏了。

    那将会致命。

    但即便如此,白不臣这一次伤势严重,险些就救不回来了。

    瞧见唐欢二人,白不臣很高兴。

    尽管他脸色苍白,依旧表现出了欢迎之色:“坐下聊。”

    叶知秋拉开窗帘,倚着墙壁点上一支烟。看起来很潇洒,有种不羁的大少气质。

    唐欢则很本分地坐在床边,问道:“还能浪吧?”

    “没问题。”白不臣脸色很苍白,却是点头笑道。“怎么还专程跑这一趟?你们盛天的新电影不是即将上映了吗?”

    “还得有一阵。”唐欢说道。“而且你伤的这么重。我要是不来看一眼。你还不得腹诽我不仗义?”

    白不臣半开玩笑道:“早知道明珠也不安全,我就该跟你混几天。”

    唐欢闻言,忽然耐人寻味道:“也许跟我混,你也一样会受伤。”

    白不臣愣了愣。

    回头看了一眼在窗边抽烟的叶知秋:“你告诉他了?”

    “没有。”叶知秋摇头,耸肩道。“但你现在却告诉唐老板了。”

    白不臣又是一愣。旋即苦笑道:“失血过多,脑子真不太好使了。”

    唐欢却是慢条斯理地点了一支烟。慢悠悠地吸了起来。

    唐欢试探出来了。

    和他所预料的一样。

    白不臣这一次受伤,是他亲手策划的。

    甚至白万里聘请的杀手,根本就没有对白不臣造成任何威胁。这一切,都是白不臣一手搞出来的。

    为什么这么做?

    唐欢也想知道。

    一开始,他只是怀疑。

    以叶知秋的实力,而且还是在明珠地头。他想要保证白不臣的安全,难度真的不大。

    可最终还是受伤了。

    这里面显然透着玄机。

    果不其然,唐欢一试探,就知道了真相。

    这的确是白不臣亲手编写的剧本。包括他受伤,也是他亲手安排的。

    可白不臣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宁愿受这么重的伤。他想要换来怎样的回报?

    答案似乎呼之欲出了。

    可这两者之间的联系,唐欢难以揣摩。

    白不臣伸出手,找唐欢索要了一支香烟。

    点燃,深吸了一口。

    他的脸色渐渐沉凝起来。

    他一严肃,就连这病房内的气氛,似乎也变得压抑起来。

    “我已经退无可退了。”白不臣眯眼说道。“退一步海阔天空的鬼话,也完全不符合我的处境。”

    唐欢对此表示赞同。

    白万里逼人太甚。

    已经连续数次想要置白不臣于死地。

    对白不臣来说,他的确退无可退。

    “那你这次亲手策划重伤,想要得到什么?”唐欢好奇问道。

    “告诉他。不是我不顾兄弟之情。”白不臣眼神凌厉道。“是他不给我留活路。”

    唐欢闻言,渐渐陷入了沉思。

    他忽然觉得。

    白万里就像是个傻子。彻底被白不臣给利用了。

    而这件事,白庆阳可能完全被蒙在鼓里吗?

    他会对白万里的所作所为一无所知吗?

    显然不可能。

    白不臣一手一脚,将他塑造成弱者形象。受害者形象。

    想干什么?

    就是为了让接下来的计划,不被白庆阳太过反感。

    他要让白庆阳知道,他是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

    白万里评价老白是伪君子,的确不过分。

    可反之,白万里心狠手辣之极,也的确令人后怕。

    当然了——也许白不臣从一开始,就想过要了他弟弟的命。只是他一直没有表露,也一直在寻找机会罢了。

    “他本身实力就不弱。而且还收买了几个强者心腹。”唐欢很坦然地给予其参考。“你有把握?”

    “如果你肯出手。我有十足把握。”白不臣掷地有声道。

    对唐欢给予极高的评价。

    “抱歉。”唐欢摇头。“我不习惯给人当走狗。”

    “你误解我了——”白不臣苦涩地笑了笑。“我早已经将你视作盟友。而且是搭档。”

    唐欢摆摆手:“我可以给你提一些建议。在这方面,我也的确有些经验。”

    但要唐欢帮白不臣杀白万里。

    他不会做。

    更不可能为了所谓的报酬和利益,去违背自己的意愿。

    这是白家的家事。唐欢没有任何理由说服自己介入。

    见唐欢很坚决地拒绝。

    白不臣也不勉强。

    他深深看了唐欢一眼,忽然严肃道:“那我求你办个事儿。”

    “什么事儿?”唐欢反问。

    “保我不死。”白不臣斩钉截铁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