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白日修行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吕树的鸡蛋差不多卖到半的时候,个老太太带着小朋友过来了,估计是寒假期间老人帮忙带孩子,早上带着出门吃饭的。

    小孩子吵着要吃鸡蛋,老太太就拉着小朋友过来吕树这边:“你都已经吃过早饭了,吃个鸡蛋乖乖回家,把今天的寒假作业做完。”

    “好,”小朋友点点头。

    结果吃完个,小朋友还想吃,确实是挺好吃的,结果老太太就不允许了,七岁大的孩子吃太多会吃伤的。

    “奶奶,我吃多点才能觉醒啊!”小朋友认真说道。

    旁边的吕树差点就尿了,这么小的孩子都开始考虑觉醒的问题了?这个叫做基金会的站现在是有多大的影响力啊?

    边上的老太太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哄小孩嘛,就得幼稚点才能哄得住:“吃的太多最后变的很胖,可能也觉醒不了啊。”

    吕树有点忍不住了:“小朋友,你为什么想要觉醒啊?”

    “我要维护世界和平!”小朋友认真说道。

    呵呵……维护世界和平都特么出来了,吕树言不由衷的说道:“真有志向啊……”

    其实大多数男孩子小时候看动画片阶段都会二点,不过吕树是没这个机会,福利院里就台电视,放的都是院长喜欢看的东西。

    “哥哥,你要是觉醒了,你会干什么?”小朋友反问。

    吕树下子愣住了,这话问的,他还真没仔细想过呢。

    吕树想了想说道:“大概会先想办法赚点钱,然后出去逛逛自己想去的地方吧。”

    他上学的时候就特羡慕别人在寒暑假的时候,父母都会带他们出去玩玩,而他就出不去,所以世界那么大,他也只在洛城待过。

    小朋友好奇:“然后呢?”

    “然后就偷摸的宅在哪里吧,”吕树回答的也挺认真,这就是他的心里话,有时候想想,每天和吕小鱼打打闹闹无忧无虑的看看电视剧什么的也挺有意思。

    “真没出息,你这样的人肯定觉醒不了,”小朋友觉得从思想层次方面来讲,自己已经赢了!

    吕树当时脸就黑了:“你寒假作业写完了吗,没写完赶紧跟着奶奶回去写!”然后转头对老太太说道:“现在外面总有卖寒假作业答案的,您可定要看好,如果寒假作业都是抄答案的,可起不到复习的效果!”

    老太太惊讶了:“有这事?”

    小朋友脸懵逼,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天降横祸了!

    “来自余立的负面情绪值,+90……”

    小朋友最终也没能吃到第二颗鸡蛋,直接被奶奶带回去写作业了。

    期间,吕树看到好几个同学路过这条路,不过双方都没有打招呼,就像是真正的陌生人样。

    这样的距离对于大家来说刚刚好,都不用有什么负担。

    今天是成年人们春节之后上班的第天,所以吕树的生意还不错,距离上课还有20分钟,他五分钟回家放东西,五分钟走到学校,时间绰绰有余。

    当初也是因为这里的房子离学校近才租的。

    吕树回到家里看到桌上的饭已经被吃完了才放心收拾东西重新上学,其实他也很想知道现在的学校里,在基金会站事件之后,会是个什么样子。

    走在路上的时候他都能听到有人在大声讨论关于觉醒的事情,有的人纯粹是羡慕向往,还有数据帝理性的分析该如何觉醒……

    这种分析,基本就是建立在基金会站公布的那些视频里,对觉醒种类和方式的汇总。

    不过迄今为止,最大的几率,还是受到巨大的刺激这种情况更多些。

    好像没有别的什么更有效的方式了。

    整个校园里似乎都热闹了起来,即便大年初也只有高二高三的学生开学而已,但仍旧热闹的不像样子。

    当基金会这个站迟迟没有关闭,甚至开始全民讨论的时候,当大家终于明白觉醒已成为种事实的时候,所有人的心就热起来了。

    尤其是血气方刚的少年,本身就在被家人管教压制有点叛逆,渴望自由,这个时候青春期阶段的所有少年少女就是最渴望觉醒的那批人。

    因为觉醒就意味着,他们可能会有脱离管制的机会。

    他们也不清楚自己真的可以不被家里管着以后,自己要干什么,他们不会想那么远,只觉得觉醒就是件很牛逼很炫酷的事情!

    吕树边走边听,他忽然想到,自己的星图在白天是否能修行?

    虽然晚上才能看到星星,可现代人都很清楚星星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不就是天上的恒星?

    白天看不见,可不代表它们就消失了啊。

    吕树偷摸拐到没人的地方小声唱了下小星星,就在下瞬间,他果然感受到自己体内的星图与天际再次沟通!

    然而这次没有星辉坠落,而是片刻间他似乎被阳光穿透而过,在这阳光穿透的过程,他身体里出现了星星点点耀眼的光芒向他心脏汇聚而去,不用引导,它们自己会选择奔腾的方向,目标竟是他心脏里的那株火苗。

    好奇怪,白日修行竟然是另种效果?

    明明这火苗是先出现的,自己之后才拿到了那页金纸,为什么感觉这修行的功法好像和自己息息相关样?难道是因为它们都来自自己脖子上的那个吊坠?

    有时候吕树也在想这吊坠到底是谁给自己的,为什么会藏着这么神奇的秘密。

    可他注定是想不通的,连父母是谁都不知道,怎么想?

    白色跳动的火苗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只是……更凝实了些?

    吕树觉得既然白日修行本身就是这个样子,那么定有它的道理,而且好像并没有夜晚那样费事,还得引导着星辉。

    那自己放任不管就行了呗,这倒是省事啊。

    吕树注意观察了下旁人的神态,也没人发现自己在修行,他这才放下心来。

    不知道为什么,好像他身上的秘密很隐蔽样,梁澈身上的波动他能感觉到,黑风衣的也能轻微感受到,但对方好像都没感受到自己身上的奇怪之处。

    是因为修行功法的问题?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