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大局(第二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京都个小胡同里,座小小四合院的大门敞开着,从门口路过的时候还能看到院子里的百年老核桃树已经冠盖满亭。

    此时初春的季节里,京都还是有点寒冷的,聂廷身披黑色大氅坐在石学晋的对面闭目沉思,而石学晋则像是个普通人样忙碌着。

    两人之间的石桌上摆放着四个小菜,石桌下则是个小火炉,温着壶酒。

    石学晋看好时间,将手里的姜丝和话梅给丢到了壶里,这才重新盖好酒壶,抖了抖手上的姜沫。

    他抬头看了聂廷眼:“这次阵眼没拿到,实在是有点可惜,李笑怀疑是间谍依仗着鬼魂不会主动攻击他的优势取走了阵眼,不过这个说法还有待考证。”

    石学晋说完后见聂廷并没有发表看法的意思,便继续说道:“这次间谍的危害已经暴露出来了,必须有严厉的手段去清洗他们,不然日后恐怕酿成打错。洛城周边的高手全都动起来了,不过并没有发现间谍的痕迹,李笑夺来的长矛也检查过,并不是阵眼,我们甚至都不知道阵眼是什么……李笑说他只听到鬼将说,竖子尔敢夺我山河印!”

    聂廷听到山河印三个字后豁然睁开双眼,石学晋乐了:“嗯,你也是知道山河印的,虽然这上古的玩意不知道还有多少威力,不过就这么被间谍夺走,实在有点心疼,万可以开发出大用处呢?李笑……确实太不靠谱了……”

    此时,天罗地关于这次遗迹的阵眼,仅仅是知道名字而已……李笑刚出遗迹就开始汇报过程,结果石学晋听了半天才发现,李笑甚至都不知道阵眼是谁拿走的:他光顾着躲避石俑追杀了,根本没看到正厅里发生的切!

    聂廷平静道:“山河印可调用当地天地灵气的特点这是你我都知道的,派两个对灵气感知灵敏的高手去洛城待命,看看这些间谍会不会犯傻。不过也不用抱太大希望,相比大局来说,个山河印不算什么,只能算作大计划里的个小失误了。”

    石学晋叹息:“那可是山河印啊……”

    然而对于聂廷身处的位置而言,哪怕个宝物再厉害,都比不上大局上的胜利。

    从今往后,国内再有遗迹开启,他们面对的压力就会小上许多,这就相当于独揽块蛋糕,不容他人染指。

    这次李笑虽然丢了阵眼,可他却将所有阿三击毙在了遗迹里,甚至岛国那边的间谍也只活下来个。

    阿三那边已知的C级高手不过十三个,这次就死了十个。修行者不是无休无止的资源,对方抱着侥幸心理派人过来,结果全都死在这里,往后他们就不敢如此放肆了。

    而且这件事情会向全世界高手传递,所有人当以阿三为前车之鉴。

    所以聂廷才说,相比大局,个山河印不算什么,倒不是说山河印不重要,如果不重要,他就不会派高手去洛城了。

    石学晋最终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他翻着手边署名钟玉堂上报过来的资料,里面有小半都是关于李笑有多么不靠谱的言辞……

    翻到后面,石学晋忽然抬头:“这次死亡的学生人数还在统计,怕是不在少数,怎么办?”说话间,他将温好的黄酒给聂廷倒上杯,自己则拿着竹制的夹子将梅条都夹进了自己的碗里,似是对这玩意情有独钟。

    “想退出的退出,该补偿的补偿,这次风波不会小,然而风波早晚会过去,总不能因噎废食,最近行事低调点吧,外界少不了对天罗地的诟病,”聂廷冷冷的将黄酒饮而尽:“世人此时只觉得修行是帆风顺的,人人挤破头想要跟修行者沾边,却不知修行路向来骸骨铺地,灵气枯竭时如此,复苏后亦是……贪生怕死,勿入斯门。待我想想,道元班的教学模式要有改变,这次遗迹里的表现,实在是太让人失望了,看来我们还是太过温和。”

    石学晋将梅条塞进嘴里惆怅道:“补偿后,经费怕是要捉襟见肘了啊……”

    ……

    当北邙山营地里学生想要离开的时候,天罗地通知所有人还需要配合统计人数,吕树表现自然,他笃定没人知道阵眼是自己拿走的,毕竟当时只有鬼将目睹切。

    山河印悬浮在他的识海里动不动,而山河印内部的空间还有十二杆来自石俑的长矛。

    说实话,在吕树还不知道山河印到底有什么功用的当下里,这十二杆长矛和山河印能够提供随身储存空间才是他最大的欣喜之处啊!

    吕树带出来的五杆长矛被钟玉堂给收缴走了,所有人手得自遗迹的武器都被收缴空,不过钟玉堂名人记下了他们的名字以及收走的数量,以便日后论功行赏。

    讲道理吕树现在真是点都没心疼的感觉,想到自己竟然偷偷的藏了十二杆质量更好的长矛他就美滋滋的。

    虽然这些长矛不能随便拿出来,可是投掷长矛作为他现在压箱底的绝活之,拥有十二杆法器长矛也算是巨大的杀手锏了啊!

    吕树估摸着,自己现在枪投出公里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不过距离太长就会出现严重的抛物线从而影响准确度,他能控制准度的精准投掷范围应该是300米左右。

    这已经很强大了!

    统计结果出来,道元班学生死亡人数311人,这已经算是重大事故了。

    可预见的是,家长们定不会对此事善罢甘休,天罗地与原有社会秩序的第个矛盾或许就会因为此事爆发。

    但至于之后家长们怎么闹,跟吕树的关系都不太大,总之他还活着。

    吕树回头向山顶望去,之间李笑手拄长矛站立在山顶,脸惆怅的向北方望去……

    此时吕树才忽然想到去查看自己的负面情绪值收入,按道理说自己夺了阵眼,应该会丰收批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