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本命年(第三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弦当时就纳闷了,剑谱传下来就意味着上辈人都没了化作捧黄土,这些留言那位前辈能看到吗?都在这瞎凑啥热闹呢?!

    当初李弦从师父手里结果剑谱的时候简直三观都受到了巨大冲击。

    但他还是津津有味的把剑谱里的每条留言都给看完了……

    李弦纵观自己这脉里,能达到积云成雨这个成就的人,寥寥无几。他曾几何时也很想做到这步,然而天不遂人愿。

    然而此时,他面前的这个少年,确确实实的走到了这步,而且是在他的见证之下,踏踏实实的将近两个月不眠不休完成的。

    吕树转头看向李弦:“老爷子,我好像已经做到积云成雨了……”

    李弦淡定道:“嗯,戒骄戒躁,继续吧。”

    “嗯,”吕树点点头继续练剑。

    别看李弦现在表面淡定,其实心里早就不淡定了!这是积云成雨啊!

    寻常这脉里的修行过程便是开气海、铸雪山,凝剑胎,成剑芒附着于剑,然后是出剑罡、御剑于外,到了这个时候,才有了追求更高层次“万物为剑、御剑千里”的基础。

    然而就看剑谱上的记录,能积云成雨者,开气海后就能直接凝剑胎,省下了数年之久的苦修啊。

    所谓厚积薄发不过如此。

    可他现在能说什么,对吕树说我以前哄你玩呐,其实你是个天才?说不出口啊……

    糟心!

    以前是跟这兄妹俩说话的时候糟心,现在连看着对方修行都有点糟心了,这就是传说的糟心体质?!

    “来自李弦的负面情绪值,+333!”

    吕树忽然疑惑了下,但是他也没法直接问老爷子为啥会有负面情绪值产生,想不通啊!

    而积云成雨之后给吕树生活带来最大的变化就是,大概每15分钟就会有滴水珠从云层落下,而这水珠裹挟着巨大的冲击力似要砸开气海,吕树则不得不花费更多的精力来镇压它们。

    刚开始吕树觉得自己恐怕是要守不住心神了,整整个早上他连臭豆腐都没去卖,就盘坐在床上全神专注于怎么和云气与水滴做斗争。

    他还是觉得,别人都能积河成海,没道理他就不行。

    旁人都知吕树倔强,却不知道他倔强的来源。这倔强,其实是种隐隐的骄傲:他吕树并不比谁差!

    自己能过的很好,为什么要接受别人的施舍?就是这样简单的道理。

    所以此时,吕树倔强的认为,别人能达到的程度,他样可以!

    然而人的潜力确实无穷,慢慢的吕树忽然发现,自己开始对压制云气与水滴的心得,更加得心应手了些。

    有时候寻常人做事,总是觉得这也困难、那也困难,这不可能、那不可能,其实都是没被逼到那个份上。

    当大家被逼上绝路的时候,许多人都会发现,其实切皆有可能……

    而吕树,就是个能自己把自己逼上绝路的人,对自己太狠了……

    他慢慢起床,慢慢的洗菜择菜,慢慢的剥蒜、剥葱,慢慢的淘米……切都很慢,就好像是录像带里的人,被人按了慢放样,0.25倍的速度……他是生怕不留神就不小心开了气海雪山啊!

    吕小鱼在客厅沙发上脸懵逼的看着吕树这幅模样:“吕树,你被屁崩住了吧?”

    “看你的电视!”吕树没好气的说道:“你要是稍微有点同情心,就帮我去外面菜圃里拔几根韭菜来!”

    “奥,”吕小鱼点点头跑出去拔韭菜去了,小凶许则老老实实的跑去识字,它总觉得这个时候千万不能惹吕树,不然后果非常严重!

    午吃饭的时候,李弦、刘婶儿、吕小鱼他们看着吕树慢吞吞的夹菜,跟得了脑溢血样。仨人憋着笑,端着饭碗的手都在抖。

    “想笑就笑呗,”吕树黑着脸说道。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此时此刻吕树心里就在想个问题,为什么自己的负面情绪值不能当做收入?分分钟第二层星云大圆满了好吗?!

    刘婶儿笑道:“小树你这么辛苦,不入就把气海雪山开了吧?”

    吕树条件发射道:“不行!现在开了,那我这苦不是白吃了!?”

    他继续掌握着压制云气和水滴的规律,并且总结心得。

    结果李弦下午再在院子里看到吕树的时候,忽然发现吕树的行动竟已经差不多恢复正常了!此时的吕树,竟然发现自己开始能够慢慢的心两用,边分出精力来做事情,另边分出精力来压制云气。

    不对,说心两用还不够准确,他还没这个能耐也没这个天赋,而是压制云气这种行为,竟渐渐的成为走路、呼吸这样完全不用思考的事情。

    当然,吕树还没达到这个程度,但是他正在往这方面努力。

    晚上,吕树拉着行李,牵着吕小鱼的手准备奔赴火车站,这趟火车由临海市始发,终点在位处大西北的乌木市,间在洛城只是临时停靠的小站。

    上车时间是晚上8点45,不过吕树还是决定带着吕小鱼早点过去,毕竟俩人都是头次坐火车,连检票口朝哪边开的都不知道呢,提前去也好有备无患。

    李弦和刘婶儿站在院子门口给他们送行,刘婶儿给吕小鱼整了整衣服:“出门在外跟着你哥哥定要跟紧点,虽然现在国泰民安的,但还是有小拨人总是不安好心。”

    吕小鱼乖巧的点点头,肩膀上的小凶许都已经趴着睡着了。

    李弦在旁边憋了半天,结果终于忍不住了:“吕树,你今年本命年么,拉杆箱都这么喜庆?”

    吕树当时整个人都不好了,神特么本命年!神特么喜庆!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他恶狠狠的看向吕小鱼,早说不要买这个颜色了!

    “走了,”吕树黑着脸:“您二位保重身体,回来的时候给你们带特产!”

    李弦忽然说道:“如果遇到解决不了的困难,可以给我打电话。”

    吕树神情肃,彼此都是修行者,他当然知道老爷子指的困难是什么,这是提醒他若外出遇强敌,可以喊老爷子千里支援啊。

    他不是什么白眼狼,单凭这份情谊,吕树就觉得以后定要找到机会给老爷子弄点洗髓果实改善下他破败的根基。

    ……

    求月票啊求月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