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9、A级一战天下知(第三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吕树去潼关是光明正大坐火车去的,现在有安东尼出面搞事情,他也乐的和渑池那边事情撇清关系。

    这事吕树想了很久,巩义那边抢功劳的事情就算被发现了其实也并不是什么大事,杀人归杀人,那也是石学晋暗示过的事情,最多就是聂廷来找他要东西呗。

    要钱没有,要命条!

    他现在心里笃定聂廷肯定发现什么了,对他那是加了特别关注的,对方真要想深究这事,自己在巩义擅自离队这种事情根本就瞒不住。

    不过没关系,他并没有犯什么原则上的错误啊。

    而且到时候大不了把扭头葫芦的事情说出来,反正李典就在天罗地的特殊监狱里呢,也好对证。

    李典又不知道他是树妖姥姥,买葫芦这事认了也没关系。

    之所以有这种打算,是因为他得知郝志超曾经在黑市上捡过漏,后来天罗地也没追究什么,似乎大家从黑市淘来东西,是可以归自己拥有的,天罗地不抢大家私人财产。

    话说吕树和郝志超算是直接结的梁子,不过后来集训的时候郝志超反倒是最佩服吕树有种的那个,大家来二去就成朋友了。

    吕树也发现了,这些天罗地的大部分都是直爽人,有啥过不去的矛盾打架也就完事了。

    后来郝志超还找吕树和小胖子喝酒来着,这次京都述职另收获其实就是结识了郝志超那帮子朋友,那种战友之间的感觉,还挺奇怪的。

    此时吕树将安东尼推到前排,他和吕小鱼的功法绝对不能暴露,这种感觉很矛盾,既然不能在人前拿出来,那就干脆撇清关系光明正大的用,让大家都以为这是个独立的高手,而不是谁操控的。

    现在他在潼关,吕小鱼在洛城,谁又能将个大高手和他们俩联系起来?他们俩都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据。

    事实上吕小鱼这个功法有很大的忌讳,拒人魂魄这种事情实在太可怕了,在国内,很多人相信轮回,而在国外,很多人相信死后会去往美好的地方之类的。

    结果现在你把魂魄都拘来了,怎么轮回?这意味着切都在死后寂灭,重新投胎是不可能了。

    这种感觉对于很多人来说是很可怕的,本身生与死之间就有大恐怖,结果死后还得被人操控,这是什么感觉?大家肯定不乐意,甚至会有人把这个功法冠以邪恶之名。

    吕树和小鱼倒是很清楚他们从来不拘好人魂魄,可别人信吗?所以这事不能暴露。

    以后,他们不合适出面干的事情,就让魂魄出面去干,吕小鱼还是那个驭兽师吕小鱼,这就足够了。

    就好比现在抢功劳的事情,抢波功劳这种事情聂廷可能会懒得理他,但要是抢夺了就不行,聂廷指定是要找他清算的。

    吕树在火车上的时候还翻基金会论坛来着,结果看到个帖子:新晋A级剑圣李弦出手剿灭17个贩卖修行者的组织,过程剑杀掉了个B级高手。

    正所谓战震天下,聂廷杀B级水系高手的时候在场知情的只有天罗地和道元班的学生,谁也不会把这事发基金会论坛上去,结果老爷子这战,就成了天下A级第战,可记入修行界史册了。

    这里所谓贩卖修行者的组织不是说真的贩卖修行者,大部分其实还是停留在贩卖‘有修行资质’的少年少女,许多境外组织都非常喜欢这样的商品,接纳后自行培养并且进行洗脑,培养出来后就是战争机器。

    对于李弦来说,这是在断绝人类修行的根基,无法容忍。

    当吕树抵达潼关的时候陈祖安正拉着大家在个小旅馆打牌呢,要说这旅馆够破了,独立卫生间都没有,30块钱晚上,按照成秋巧的说法这是以防别人注意,吕树心说你这有点常识吗,群穿的差不多的学生住这破地方,人家不注意你才怪好吗。

    结果追问才知道,成秋巧也是够惨的,他的所有工资都被父母收走了怕他乱花,个月零花钱也就200块钱,陈祖安在旁边快笑疯了:“难怪你不谈恋爱,你连动物园里打猎的工具都没有啊……”

    吕树瞥了他眼,结果陈祖安自觉说道:“我倒是有工具,我女朋友呢?”

    “懂事,”吕树点点头。

    “来自陈祖安的负面情绪值,+667……”

    陈祖安倒是很听吕树的话,吕树让他在吕树回来前就等着,于是真就等在这里,也不管别人说啥。

    反正他打定了主意就是要抱吕树的大腿,其他人个个号称甲级资质,然而再厉害也才D级实力嘛,看看资料就知道了,那群凶神恶煞的黑市大枭个个心狠手辣,没有吕树在的话,陈祖安指定是不会去那种地方冒险的。

    他精明的很,曹青辞单独出去踩点了,他就拉着其他人起打牌。

    吕树想了想,嗯,等曹青辞回来再做打算,不知道为什么吕树对曹青辞有种莫名的放心,似乎他从来都不担心对方会办砸什么事情样。

    牌场上有成秋巧这个‘穷学生’那肯定是没法赌钱的,个天才打了天牌见吕树来了赶紧让吕树接手,不得不说陈祖安牌技真的太好了,直接给这位天才打的输了天,现在无精打采的。

    陈祖安现在看着吕树身边没有吕小鱼,果断报仇!

    吕树虽然学霸但打牌次数太少了,果断输了十多盘,陈祖安大仇得报,放肆的笑道:“京都小赌神是跟你们闹的。”

    吕树冷冷的瞥了他眼上厕所去了,我吕树生不弱于人……不过单打独斗确实在牌桌上赢不了陈祖安,下次还是得带上吕小鱼。

    吕树正上厕所呢,陈祖安他们也跟着来上厕所了,这时候还在吹嘘自己的牌技呢。

    公共厕所里站着排,吕树越听陈祖安吹嘘,念头就越不通达……

    陈祖安站在那里上尿尿,结果不知道为啥,尿意有,但就是出不来……

    吕树试过,他的水系异能是可以控制尿的,至于血液行不行,以后可以再试试……

    旁边的成秋巧都快尿完了陈祖安这边还没动静呢,他小心翼翼问道:“尿等待?祖安哥你肾虚啊?”

    “放屁,我会肾虚吗?我肾好着呢!”陈祖安没好气的说道,这时候尿也出来了,陈祖安自己心里也松了口气……大老爷们别的可以不好,肾不能不好!

    男生上厕所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往旁边看眼比比大小啥的,结果陈祖安正尿着呢,成秋巧下意识的瞟了眼,直接就懵逼了:“祖安哥,你这尿分了五岔啊!你哪是肾虚,你这压根就是没肾啊……”

    这时候五岔忽然又分出来岔,变成了六岔……

    吕树乐呵呵提裤子拍了拍陈祖安的肩膀:“别叫京都小赌神了,叫京都小花洒吧,都能当淋浴使了。”

    陈祖安欲哭无泪,自己还是童子鸡呢咋就肾虚了?

    ……

    今儿这三章写的挺带劲,自己写的时候都乐呵,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我要杀上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