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8、寻亲(第四更求月票)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启安听了吕树的话当时脑子里股热血上涌就想打人了……

    孟云邦赶紧拦住他:“别动手,咱们这次来不是要打架的,把小妹带回家才是正事!别给爸爸惹麻烦,而且你个修行者打普通人要是传到南边也不好听!”

    “行,不给义父添麻烦,咱们走,”王启安稳定了下心思说道。

    这俩人的修行程度吕树能感受到,E级巅峰,这比较符合那些没有功劳被卡功法的道元班学生标准。

    吕树继续卖他的韭菜,这玩意光是看基金会论坛上的火爆程度就知道它不愁卖,别的倒是也可以开发点新品种啥的,但吕树是求稳呢。

    要是经营的好了说不准以后还可以就坐在家里等人上门收韭菜,多省事?

    至于万要是有人想抢他韭菜或者福地的话怎么办,这种事情吕树觉得自己压根就不用考虑,横竖山河印都在他手里,而且,谁这么不长眼啊……

    根200元的价格偏高于市场价所以卖的有点费劲,不过吕树是个有耐性的人,硬生生在玩街里坐了天,东西好不好只有吃过的人才知道,吕树相信他们吃过之后就会爱上这种玩韭菜的……

    早上出门的时候吕树背着韭菜,晚上回家的时候吕树背着钱,今晚和小鱼约好了回行署路家里住,等小鱼在山上玩够了就回来了。

    吕树坐公交车上的时候就在想个问题……这特么,吕小鱼是不是已经开学了啊?!

    因为他刚述职回来不用上课,结果他把小鱼的上课日期也给忘了,难怪吕小鱼这两天贼开心呢老往山上跑!

    刚到家里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家门口站着三个人,个年人,两个年轻人,那两个年轻人赫然正是自己在玩街遇到的王启安和孟云邦!

    不知道为什么,吕树忽然觉得这院子里的路灯从未如此昏暗过,像是蒙上了层灰色的纱布,还有心情。

    他的心里紧,因为他已经想起这两个年轻人上午所说的话:把小妹带回家才是正事。

    吕树走过去轻声道:“你好,有什么事情吗?”

    那位年男子身着西服,皮鞋锃亮,他温和笑道:“小同学你好,你应该就是吕树吧?”

    “嗯,我是,”吕树平静道,其实他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情去说话。

    总之,非常糟糕。

    “你好,我叫孟岳,请问吕小鱼在家吗,我从福利院打听到她不在那里,而且好像直跟你住在起,今天费了很多事情才终于找到你的住址,”年人说话很客气,并没有什么颐指气使的语气,只是,吕树仍旧不舒服。

    吕树曾因为自己贫困将吕小鱼撵回福利院,可那不代表他讨厌吕小鱼,若是当时他就有能力养活自己和吕小鱼,他恐怕是不会那么做的。

    而现在,有人要来带小鱼离开了。

    吕树曾经设想过,可能有天小鱼的父母会找回来将她带走,也可能有天小鱼的亲人来这里找到小鱼,然后给她更好的生活。

    那时候他在想,要是真有这么天自己定会祝福小鱼的吧,嗯,就是这样。

    然而现在,对方明明语气温和,却像是手持柄利刃,轻轻松松的就扎在了吕树的心里,疼的滴血。

    那时候那么想是因为自己穷啊,可现在……他明明都已经很努力在赚钱了,明明已经可以给吕小鱼不亚于其他小姑娘的生活了,你们为什么还要出现呢……

    “嗯,小鱼等会儿就回来了,你们先来家里坐下吧,”吕树笑道,他没有暴怒也没有悲伤,很平静,只是他还想确定下:“你们怎么就能确定吕小鱼就是你们要带走的小女孩呢?”

    孟岳笑道:“当初我南下做生意亏了钱,结果小鱼的妈妈怀胎十月后找不到我,就把小鱼放在了福利院的门口,现在我找到了小鱼的妈妈,已经确定她在襁褓里留下的线索,张孟小鱼的纸条,还有小鱼身上的标志,然后跟福利院的老师确定了这才找过来的。”

    吕树心头再次紧,他知道孟小鱼这张纸条的事情,后来叫做吕小鱼,纯粹是小鱼自己改的而已。只是对方说的标志是啥呢?

    “你们……”吕树还没说完。

    孟云邦皱起眉头:“吕小鱼不是你的妹妹,跟你也没什么关系,请你不要质疑这么多,上午的时候就想教训你了……”

    吕树豁然回首紧紧的盯着他:“E级的少尉,你恐怕还没资格这么跟我说话,若是跟小鱼确定你们是她的血亲我不会阻拦,那也得等确定了再说,现在,这里,我说了算。”

    就是这瞬间,吕树身上翻涌起滔天的气势,宛如尊少年魔王刚从学海里走出,仔细想想,吕树已经杀过不少人了。

    吕树将少校军官证拿出来摆在孟云邦的脸前,对面三人时凛然,有点说不出话来,他们没有仔细调查过吕树,所以根本不清楚吕树到底是个什么身份,只是,17岁的少年,应该就是个普通学生吧,甚至可能是街头的小混混,小偷?毕竟福利院出来的很多都这样。

    他们高高在上的想着。

    然而事实有点超乎想象,孟云邦曾听说豫州道元班里破格出现了位少校学生,C级!

    他没想到,那个传说的天才人物,早上竟然还在摆摊卖韭菜!

    吕树很清楚自己其实应该更平和的等小鱼回来再说,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习惯这群人说话的语气。

    他可以质问这些人为什么丢下小鱼,有什么资格做小鱼的哥哥和爸爸,但他不想这么问。

    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现在就是自私的心情作祟,想要把吕小鱼留在身边而已。因此,他不愿意假模假样的去说什么扯皮的话,他自私是不对,可他问心无愧。

    还是那句话,错了,未必要改。

    切都等小鱼的决定,小鱼若是想走,他也不会拦着。

    可小鱼若是不想走,谁来也不行。

    这天对于吕树来说,来的太突然了。只是他在想,这仨人怎么忽然就找上门了呢?

    此时,外面忽然传来小鱼清脆的笑声:“小凶许,吕树今天让你插秧了没?”

    孟岳脸上出现喜色走到院子外面看着迎面走来的那个瓷娃娃样的小姑娘,他忍不住喊了声:“小鱼……”

    小鱼抬头看了他眼:“别乱套近乎,你谁啊?”

    孟岳理了理情绪:“当年你妈妈把你放在福利院门口……”

    奥,这么说吕小鱼立刻就明白了,暗示的非常明显了啊,她平静道:“那你走吧,我现在挺好的,如果说我有亲人的话,那就只有吕树个。”

    回答的,非常干脆利落,似乎不管真相到底如何,她都早就做好了这个决定。

    这种决定对于个小女孩来说似乎下的太草率了,可又好像本该如此……

    这个世界上,吕小鱼只认吕树,其他的切都不太重要。

    孟岳着急道:“你是不是不相信?你耳朵后面是不是有颗红色的痣!”

    此时,他忽然发现吕树和吕小鱼诡异的对视了眼,然而他却想不通问题出在哪里。

    吕树乐呵呵回屋抽出皮套里的长矛走出来扛在肩上,然后乐呵呵的看着这仨人。

    吕小鱼耐心解释道:“那时候羡慕别人电视里都有耳钉,吕树就说帮我画个,结果他用红笔不小心戳到耳朵后面,被个福利院老师看见了,所以当做是颗红痣……”

    所以,耳朵后面是没有红痣的,早就洗掉了。

    孟岳低头就走:“我们还有事先走了。”

    吕树狞笑道:“走哪去啊,全国都解放了!”

    只是说出这话的时候,吕树忽然在想,还好你们是假的。

    也还好吕小鱼心里早就有了决定。

    “来自王启安的负面情绪值,+999!”

    “来自孟岳……”

    “来自……”

    ……

    求月票啊求月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