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5、邀请与拒绝(第四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没人想到吕树会在樱井弥生子的变相表白下会说出这么番话,所有人哗然,不少男生都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吕树并没有太在意别人的感想,这个樱井弥生子明显不是什么善茬,能以C级实力藏匿与普通学生之,肯定所谋甚大。

    虽然他没法肯定,但百分之十是冲着桐原洋介身份来的,照吕树看来,不光是保守派可能会觊觎桐原家的完整传承,恐怕就连主战派也会的吧,传承这种东西就是艺多不压身,哪怕不用,但触类旁通的效果总归是有的。

    然而吕树并没有得到桐原家的传承啊,他来的时候桐原家最后个人桐原洋介都已经凉了……

    还好是在桐原洋介的父母去世之后,武馆的学生都遣散了,不然吕树还得头疼教他们什么。

    已经放学,不过朝学校外面走的学生并不算太多,更多的人都是凑去自己喜欢的社团起搞业余兴趣。

    因为今天清池女高的人前来切磋,所以剑道社外面已经人山人海了,而吕树不样,他现在只想回到米花武馆去,温习下剑道,夜晚还可以唱唱小星星,敞开了唱……

    吕树没有管其他人径直走了,边走边想既然桐原家没有留下什么遗产,那是不是谷口代的工资也得自己支付啊……生活真是太艰难了……

    其他人并不能理解吕树,怎么就这么走了?

    “这也太不礼貌了啊,起码也是别的学校来做客切磋,既然邀请了去下也没关系啊。”

    “是的,太给我们米花高丢人了。”

    这些人之所以敢出言不逊,其实也是听说桐原洋介是出了名的经常被欺负,吕树也懒得管他们,等他跟神集真的搞点什么事情出来的时候,希望这些同学们不会被吓到。

    忽然间有人小声说了句:“刚刚桐原个人把班里的七个男生揍了,同时……”

    有人愣住了:“真的假的?不是说所有人都可以欺负他吗?”

    “好像是父母去世后性情大变了呢……”

    樱井弥生子听着旁边的闲言碎语看向吕树的背影,果然,这个少年受到父母去世的影响后确实有所改变了,只是不知道这种改变对于他们保守派来说到底是好是坏。

    就在此时,同班那位叫做千叶的女孩忽然来到吕树身边并排朝学校外面走去:“桐原君,我们起回家吧?”

    吕树偏头看向千叶,校服短短的裙摆在寒风摇曳,那双白白的腿看起来特别好看。

    “你不是要去看剑道比赛吗?”吕树好奇道。

    千叶偏过头来灿烂的笑道:“忽然觉得其实不看也没什么啦,反正大家都是没有修行资质的嘛,就算在努力也没什么用处啊。”

    “这倒也是,”吕树身在修行界当然知道资质的重要性,尤其是对修行者来说,资质直接与修行的速度相关联。

    “明天就是周末了,桐原君,我们起去看电影吧,”千叶忽然问道。

    吕树愣了下:“不了,我还有其他的事情。”

    双方忽然陷入沉默,就这么沉默的走过几个路口后千叶忽然转身笑道:“桐原君,我要拐弯了,那我们下周见。”

    “嗯,”吕树点点头:“下周见。”

    千叶穿着合身的校服,似乎腰口还被她自己改过,所以看起来腰特别细,下面穿的黑色袜子与白色的小腿相得益彰。忽然间千叶转身笑道:“今天看到桐原君忽然坚强起来,真的很高兴呢,加油啦。”

    吕树愣了半晌,还没说什么呢千叶就已经转身继续走开了。

    说实话吕树对于桐原洋介这个角色还是没有什么代入感,千叶这大概是第二个主动向吕树表达善意的女孩,第个是卡洛儿。

    可千叶与卡洛儿是有本质不同的,因为卡洛儿喜欢的是吕树这个人,而千叶喜爱的主题是桐原洋介,而不是吕树。

    所以这件事情对于吕树来说是种负担,并没有什么好开心的。

    也不知道这位千叶姑娘知道桐原洋介并没有变的坚强起来,而是因为不堪重负自杀了,不知道她会有多么伤心。

    男生的荷尔蒙与汗水,还有女生的轻声细语与爱慕,这大概是校园里、青春里,如同彩虹般美好的东西了。

    吕树刚进入武馆便看见谷口代正在庭院里轻松的用黑铁茶壶烧着开水,而吕树忽然在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了种仪式之美。

    谷口代看到吕树后笑着站起来鞠躬:“您回来了?午的便当是否有被抢走?”

    奥,吕树恍然,合着谷口代是知道桐原洋介直在被抢便当啊,吕树乐呵呵笑道:“没被抢,我抢了他们的,说实话他们的便当没有你做的好吃。”

    谷口代愣住了,如果说昨天晚上崩人设也就算了,这咋还破罐子破摔崩到底了呢……

    她小心翼翼的问道:“您这样真的没有事情吗?”

    “没事,能有啥事,”吕树浑不在意:“晚上我来做饭吧,让你尝尝家乡菜,应该很久没有吃过了吧?”

    谷口代想了想:“那麻烦您了,确实很想念家乡菜的味道。”

    “我出去买菜,”吕树说道,买菜是方面,想要看看周围地形环境也是方面。

    结果吕树刚出门就忽然看到个人鬼鬼祟祟的站在庭院门口,假装若无其事的给人打电话。

    呵呵,这不是谷口代给的资料里那个叫做松浦源郎的选手吗。

    说实话,吕树昨天踹那脚,他连人脸都没看清楚……

    吕树瞥了对方眼,搞事情归搞事情,他是真的不想跟保守派沾上什么关系,毕竟如果是他单独去搞事情的话可进可退,然而如果是跟保守派起,想想都知道主战派肯定对那些残余力量严防死守的啊。

    就剩百多号人了,你们好好休养生息不行吗?

    松浦源郎眼瞅着吕树出来后,心便提了起来,实在是昨天晚上挨的那脚真的不轻……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