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4、樱井弥生子的剑道老师(第二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吕树刚回到武馆便发现谷口代直等候在庭院里,因为吕树交代她,如果天亮还没有回来就立刻撤离。

    谷口代看到吕树后深深的鞠了躬:“您回来了,顺利吗?”

    “顺利,我把野际博隼杀了,至于能不能栽赃到北村广野身上就不知道了,但应该不会被联想到我身上,”毕竟现在吕树扮演的桐原洋介,桐原的父母虽然是被神集主战派所杀,可却跟野际博隼没有半点关系。

    吕树在野际博隼死亡前收获了1000的负面情绪值,然而这都是少数了,大头则是神集组织整个高层在得知野际博隼死讯后给吕树提供的。

    他坐在庭院里认真对照着密集的负面情绪值收入记录,终于松了口气,这些名单大致与当初他从北邙遗迹里出来后收到的波莫名其妙日名字负面情绪值样。

    破案了,也就是说,当初那批负面情绪值,也是来自神集高层,恐怕跟阵眼与失踪的那位C级间谍高手有关。

    眼瞅着星图第三层的亮光越来越完整,吕树内心片平静。

    他不喜欢亏欠别人什么,所以当初买早餐的李叔他们对吕树表达善意,吕树在卖臭豆腐的时候就会经常送李叔他们些臭豆腐尝尝,人家当然不缺这么份臭豆腐,但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吕树心里不舒服。

    越是感受过世间寒冷的人,就越珍惜每份温暖。

    所以当天罗地对他释放善意的时候,吕树也不会觉得自己享受天罗地的切都理所应当。

    所谓无功不受禄,所以不管是北邙遗迹还是盐湖遗迹,他只要发现间谍就定要杀死,当然,这本身也是应该做的事情,不管是责任感还是出于回馈的心思,吕树做出这样的行为都是有根底可循的。

    虽然曾经行走在黑暗,身边冷漠又冰凉,可吕树从来没忘记过回馈别人的善意,这是他的坚守。

    而这次吕树来岛国,很重要的部分原因是他很清楚,他是最适合来这里顶替桐原洋介的人。

    神水是聂廷白给的,就连酬金深海白沙这种东西天罗地并不知道吕小鱼有土系觉醒者魂魄但也并给他了,只有个逻辑,那就是聂廷觉得这是吕树应得的。

    并没有因为吕树用不上而充公。

    这次吕树东渡而来,他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虽然因为并没有遗产这种事情导致他心态崩了,人设也崩了,但好像并不耽误……

    如果遗产这事是真的,那该多好……

    不过吕树忽然发现,是不是自己只要这样杀下去,神集的负面情绪值就能助自己顺利点亮整个第三层星云?

    那这就好办了啊,神集现在剩下的都是主战派,随便杀个绝对没有冤枉的……

    吕树觉得,自己的晋升重任,可能就要拜托神集的同志们了。

    他没有再睡觉,反而是开始练剑了,直到天色彻底亮起来。

    此时此刻,关于野际博隼被杀的事情开始向外流传,而樱井弥生子和织田拓真他们这些保守派则是外部最先得到消息的批人。

    保守派内部很费解这到底是谁干的,从神集内部得到的消息,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天罗地,并没有被行凶者误导成自相残杀的假象。

    织田拓真看着这封情报神情平静,他也认为是天罗地的人入场了,可是……天罗地的人在哪里,为什么无迹可寻?!

    其实织田拓真这种处境非常希望有外部力量来介入,打破神集主战派的强势,然而他并不希望那个外力是天罗地,因为那不是岛国本土的力量。

    与此同时,京都刘海胡同里聂廷看着手上的情报,另只手的手指在石桌上快速敲击着,脸上始终面无表情,石学晋瞥了眼好奇道:“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聂廷把情报扔给石学晋,石学晋看了眼就愣住了:“这么快?这才刚过去几天啊,这孩子,还真记仇啊……你要小心了。”

    “没事,我等他平安回来报复我,”聂廷语气轻松无比。

    然而最关键的是,这封情报并非来自谷口代,甚至谷口代还没来得及发出情报,但当聂廷和石学晋两人看到野际博隼的死讯时,第时间便确认,这定是吕树干的没有任何悬念。

    ……

    吕树背着书包走在上学的路上,街道依旧干净,这个世界好像并没有因为野际博隼的死亡有任何改变,也没人往“桐原洋介”身上猜想过什么。

    只是刚走进米花高,他忽然发现好多同学看到他都投来异样的目光。

    吕树现在确实和以前的桐原洋介不同,但这点不同也仅限于以前桐原洋介穿校服都整整齐齐的,甚至衣服最上面颗扣子都牢牢的系着,而吕树是解开的,仅此而已。

    吕树有点疑惑,但他并不打算在这种事情上浪费太多的时间,吕树随手抓住了个男同学提着衣服后领差点给人家提的脱离地面,他好奇问道:“瞅啥呢?”

    “来自须藤敬二的负面情绪值,+199……”

    须藤敬二完全没有防备就被揪过来了,他脸蛋疼道:“大家都说你就是樱井弥生子的剑道老师……”

    “奥……”吕树点点头,原来是这么回事。这就是赚钱的后遗症啊,没关系,只要有钱,伤痛他背!

    吕树把须藤敬二放了下来,旁边的学生都惊了,这手劲果然是常年练习剑道的样子啊,可问题是他们真的搞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之前会那么低调,直被欺负了也不说。

    然而父母忽然去世以及“樱井弥生子剑道老师”的头衔,又忽然让现在发生的切变的好像理所应当似的。

    吕树走进班级的时候,被他走过的那七个学生原本正凑在起高谈阔论,结果看到吕树就立马蔫儿了。

    吕树路过野口由贵身边的时候,野口由贵心虚的低着头,吕树敲了敲他的桌面:“你有给家人说吗,便当少放点盐?”

    “来自野口由贵的负面情绪值,+555……”

    个曾经天天被自己欺负的学生忽然变成校霸是种什么体验……?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