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2、再探宝珠(新年快乐!)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吕树端详着手的黑色宝珠,犹豫再三终于决定再探究竟。

    他从来都直觉得自己是个普通孤儿罢了,可能是父母养不起他或者是他天生虚弱有病所以被遗弃在福利院门口。

    但是自从灵气复苏以来吕树心直都有个疑问,自己修行的切起源其实都来自当初留在襁褓的那枚黑色吊坠。

    不管是心脏的火焰、手心的白色树木印记,还是星图与尸狗、伏矢,甚至自己用于收集负面情绪值的系统,其实也都是在那晚上同时发生。

    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有点是肯定的,他的身世可能并没有他这17年来想象的那么简单。

    这个黑色宝珠带给他的不只是提升实力的希望,甚至还有他追溯自己过去的个可能性。

    也许知道了自己血脉的起源就能知道自己的来历?吕树不确定,但正是这个未知的答案让他终于忍不住想要重新开启黑暗宝珠去问个明白。

    他的神识去开启黑暗宝珠,下刻他已经出现在了浓浓的黑屋里。

    那些雾轻若无物的环绕着吕树旋转着,吕树举目四望赫然发现这里并不是完全黑暗的,雾的背后,似乎有着若有若无的银色光辉投射而来,却被黑色浓雾层层阻挡终于变成了朦胧的光亮。

    脚下的地面并不算坚硬,吕树蹲下去触摸了下,赫然发现手抓起的竟然是把泥土。

    他心动手便出现了面日镜,吕树心有些不好的感觉,当他触摸到泥土的质感时便觉得有些不对劲,此时他顺利的取出日镜之后才确定件事情:他并不是仅有神识进来了,而是整个人此时都身处黑色宝珠之!

    这黑色宝珠里竟是方世界!

    “你来了,”黑色宝珠遥远的声音传来,在寂寥的天地之重重会响,吕树猜测这方世界可能并不是太大,不然是不会产生会响的。

    吕树努力镇定下来:“你是谁?”

    说话间吕树并没有轻易使用日镜去照亮周围的环境,在这种未知的环境饶是吕树心里也有种不安的感觉。

    那说话的声音夹着意思:“我是谁并不重要,我反倒有些好奇,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吕树想了想说道:“我偶然获得枚黑色宝珠,以神识开启便会来到这里,你到底是谁?”

    那声音沉寂下去片刻:“黑色宝珠……是什么东西?”

    吕树有点诧异,他觉得对方既然呆在这里,没道理会不知道黑色宝珠才对啊,为什么会有种奇怪的感觉。这里的灵气浓度远胜于外面好几倍,吕树感受到了空气的流动。

    不过他还有件事需要知道:“你上次说熟悉的血脉,是指我身上的血脉吗?”

    对方沉默了片刻:“只是感觉熟悉,然而年代太过久远我已经分辨不清了。”

    吕树很失望,他没想到自己得到的答案竟然依旧没法解开自己心的疑惑,他也没法确定对方到底是真的不知道,还是不想说。

    “你到底是谁,”吕树高声问道:“你存在的年代又是何时?”

    黑色的浓雾时间沉寂下来,对方好像从未说过话样。

    吕树当时纳闷了,问你是谁偏偏不说,非要我自己想办法知道吗……

    现在吕树连对方在哪都不知道,他想了想说道:“你想知道怎么能让你出去吗。”

    这句话是吕树基于现在些情况的判断,他非常怀疑对方是被谁困到了这枚黑色宝珠这里,所以才有此问。

    忽然间,那声音第次出现了真正可以让吕树感受到的情绪:“想知道。”

    吕树点点头:“嗯,我也想知道。”

    “来自明月晔的负面情绪值,+666!”

    明月晔,明月夜?

    到了这个时候吕树已经平静下来了,当初那广博而宏大的声音让吕树产生了对方是神灵或者某种意志的感觉,然而当负面情绪值产生的刹那吕树就感觉这件事情本身似乎没有那么恐怖,起码对方也是个可以给自己提供负面情绪值的人吧?

    吕树总感觉对方从开始到现在似乎都在刻意给他营造种对方很强大很神棍的气氛,但是这切都在对方产生负面情绪值的那刻烟消云散了……

    吕树琢磨着对方可能真的是被人困到了这里,这就让他有点失望了,难道黑色宝珠是用来困人的东西?可这也说不过去啊,对方被困到这里却连什么东西把他困住的都不知道?

    “你还在吗?”吕树喊道,对方没有回应。

    呵呵,故作神秘,他决定自己探虚实,咔的声吕树手的日镜发出巨大的光亮,结果吕树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呢对方先开口了:“草,什么东西,关掉关掉!”

    “来自明月晔的负面情绪值,+666!”

    哗啦啦传来铁链声响,吕树正好看到日镜的光芒穿透面前的黑雾照射到了对面个人的脸上,对方双手双脚都被铁链禁锢在面石壁上,能够活动的范围也不过5米左右。而那个声音来源的本人盘坐在地面泥土上,用胳膊挡着眼睛……

    那铁链的材质不像是般材料,吕树竟然看到上面有着星星点点暗红色纹路。

    吕树站在安全范围里仔细打量着对方,身形并不算多么魁梧,**着上身,下身的麻布裤子似乎因为年代太久即将腐朽。

    脸型也有些瘦削,然而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个人却给吕树极为危险的感觉,倒不是因为对方长的有多凶,而是对方的身能量波动在吕树的感知毫无存在感。

    可是被困在这么个神秘的地方又存活了不知道多久的人,身上怎么可能没有能量波动?

    “你是谁,”吕树平静的问道。

    “吾乃……你先把你手的光线挪开,”那人蛋疼道,他在这黑暗的环境里呆的太久了,哪怕再牛逼也没法硬抗这么强烈的光线,眼睛永远都是修行者最脆弱的部位之。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