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5、隔阂(第二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吕树踏上旅途,只是聂廷没有告诉吕树的是,就在吕树离开的第二天,傀儡师云倚就以正常手段通过签证坐飞机的形式进入了阿三境内,离开了……

    聂廷盯着基地下面的监控,旁边的石学晋疑惑道:“这傀儡师来国内到底干嘛来了,不过对方似乎确实被我们猜了,他们盯上了阿三实力最虚弱的时候。”

    “事情并不简单,”聂廷平静道:“并不排除傀儡师已经知觉吕树身份的可能。”

    仔细想想傀儡师去刘家村这件事情没头没尾,就连跟吕树坐同班飞机都难以解释竟然如此巧合?到底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

    “可问题是如果对方发现了吕树的身份,为什么不动手呢?”石学晋想不明白:“我更倾向于对方可能要在洛城寻找或者等待什么东西。”

    “也不是没有可能,”聂廷点点头:“洛城龙门山的遗迹为何迟迟不出,到底有什么玄机?”

    “这就不清楚了,当初咱们判断龙门山会有遗迹那也只是根据经验来判断,现在灵气复苏越来越快甚至有些曾经不能修行的都可以了,但龙门山的遗迹至今没有动静,我怀疑也可能是我们判断错误了,”石学晋说道:“你说吕树跟着团队会不会出事啊,我总觉得他还是单独行动比较好些……”

    聂廷转头看了石学晋眼:“你是说队里其他人出事,还是他出事?”

    “肯定是其他人啊……”

    ……

    吕树他们是有单独车厢的,到了京都后转承飞机,而相关手续早就有人替他们准备好了。

    他打量着车厢里的所有人,传说的谈判团只有三人,两男女,每个人都穿着西装带着眼镜,看就是知识分子的模样。

    而那些散修就不同了,个个躺在车厢里东倒西歪的唠嗑或者在车厢节点处抽烟,打牌的也有,加上他算下来修行者总共14人,其还有个天罗地的成员当做领队。

    而那个领队吕树并不认识,赫然是个年轻男子,身能量波动已经达到了C级巅峰。据他自我介绍这位叫做夏仁生的年轻男子接受过相关训练,精通俄语与英语,难怪会被选为这次的领队。

    谈判团的精英们上车以后便拿出摞摞厚厚的资料来,吕树瞥了眼,那些资料应该就是此行任务的些情报了。

    这些人向来不打无准备之仗,所谓孤身人不战而屈人之兵那也是建立在非常了解敌我局势的情况下才能说服对方,不然总不能是到人家地盘上虎躯震对方就纳头便拜了吧。

    不得不说这些人很敬业,来到车厢里竟是除了上厕所的时间以外,全在边翻阅资料边小声的讨论着什么,与散修这边的氛围格格不入。

    这些散修被招安之前都是走南闯北的选手,背着灵石来回跑也不是次两次了,过着刀尖舔血的日子。

    边是草莽气息要去跟黑市打交道,个个鬼精的很,都是绝不肯吃亏的性格,而另边则是传统意义上的精英,双方的氛围有些格格不入。

    不过说实话,双方是各有任务的,并不存在从属关系,只有夏仁生才是这次任务的真正主事者。

    而吕树和他们都不认识,上车后便开始窝在角落的铺位上开始闭目养神,他则是游离在所有人之外。

    这些人他都不知根知底,压根没有个可完全信任的人,保驾护航可以,但是谈互相合作和互相信任就算了吧。

    虽然这些散修已经被招安,可谁能保证这些人都是铁骨铮铮的硬汉?

    吕树也管过段时间的黑市,大部分散修是个什么尿性他真是太清楚了,所以吕树现在要尽量避免被这些人知道自己的底细,以防万有人变节的话出卖自己的信息。

    谈判团队里面的那名女性很年轻,叫做林甘雨,带着黑框眼镜,她忽然转头对夏仁生说道:“夏先生,你可否让那些人不要再打牌聊天了,保持安静可以吗?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关系到整个天罗地在欧洲的对外关系,非同小可,请让我们安静的研究对策可以吗?”

    林甘雨说的语句比较客气,可语气就不是那么客气了。

    个叫做刘凡的散修忽然笑着调侃道:“你们有任务,我们也有任务,怎么的,合着你们就该高人等?”

    林甘雨眼睛微眯:“所以打牌聊天对你们的任务有什么帮助?”

    刘凡干脆在车厢里点上了根烟,烟味瞬间蔓延到整个车厢搞得吕树都皱起眉头,他自己不抽烟当然闻不惯烟味,可就算闻的惯也不能在这种密闭的环境里抽烟吧?

    老江湖刘凡笑着说道:“我们心情舒畅自然能好好做任务,你管着吗?”

    林甘雨瞬间就怒了:“群流氓也能做好任务?你看看你们上车后都干了什么?打牌的打牌,聊天的聊天,还有那个上车就睡觉的!你们不提前研究对手,能做好什么任务?!”

    吕树:“……”

    这特么车上唯个在睡觉的就是自己啊,话说你们吵归吵,能不让无辜的人躺枪吗?

    刚开始吕树还挺同情这谈判团的,结果现在他谁都不同情了,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呵呵,路还长,互相伤害吧。

    夏仁生笑着拍了拍散修的肩膀,两只手指直接捏灭了烟头:“路上遵守纪律,行了,都去休息吧。”

    夏仁生句话比林甘雨十句都好使,因为这些散修们生活在天罗地的羽翼之下,谁也不会跟天罗地过不去。

    群人嘻嘻闹闹的散了去休息,散去的时候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像是要证明他们不是怕林甘雨他们三个,而是给夏仁生面子。

    吕树闭着眼睛听了半晌,大概这就是江湖草莽和精英阶层的天然隔阂吧,互相看不顺眼。他观察着自己的气海雪山,因为遗迹的缘故他的进度又被放慢了,雪山还有半才能恢复曾经的规模,而磨砺雪山更是任重而道远。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