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3、举天同哀(第四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很多人知道天罗地只有柄飞剑的原因是心血只能供柄本命飞剑,然而赵永臣不样,他卖假货赚着高额的利润天天吃补血的东西,就是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同时供出两柄飞剑来……

    按赵永臣的话来讲自己不是天生就想当奸商,都是生活所迫……

    “说到高看天罗地,”赵永臣在雨笑了起来:“那你可能是不太了解我们的剑,也不了解聂廷的刀。”

    红色飞剑忽然分为二出乎格里尔的预料,水幕直防御的都是前方,若是被飞剑绕到后方搞不好真的要被赵永臣得手。

    格里尔瞬间拔升自己的浑身气势,仅仅弹指,他身体里的大半灵力就如同洪流般倾泻而出,

    刹那间时间仿佛永恒,枚枚雨滴在水系觉醒者格里尔的操控之下犹如光幕般向外弹射,滴滴雨碰撞在两柄红色飞剑之上竟然发出金铁交鸣的声响。

    而格里尔本人竟然通体化成水人在雨幕自由穿梭,堪堪躲开了两柄飞剑。赵永臣剑锋诡异曲折至格里尔的面前,格里尔再次被逼的向右侧退去,竟是没敢挡这剑的锋芒!

    “小看你了,”格里尔恢复人类形态,他背上与胸前血迹渗出,他没想到自己只是来对付个C级情报负责人而已竟然会让自己受伤,转化水元素形态也不是那么轻松的,没有强大的意志同样会有着被水元素的意志同化的危险,曾经有名叫做厄尔的水系强者投入了水元素的怀抱永远放弃了人类形态,但格里尔可不想那么做。

    只是如果他刚才躲的稍微慢点,恐怕那两柄红色飞剑就会刺透他的心脏!

    而赵永臣就没那么幸运了,他右手上举手持斜指**的长剑站在雨泊,刚刚那密集的雨滴是360度无差别的攻击,即便他身披灵力甲衣也无法抵挡如此密集的雨滴。

    “今天运气不太好,真不该卖那么多假货的,起码也应该掺着卖才对啊……”浑身血流如注的赵永臣看了眼天空叹气道:“贼老天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下雨,兄弟们,再会了,我赵永臣不后悔。”

    然后轰然倒地。

    格里尔站在雨夜里沉默,自己差点阴沟里翻船,确实不能太小看天罗地了,只是他们来晚步被那两个天罗离开了,看来这场杀戮盛宴注定无法尽兴。

    然而就在此时,格里尔忽然察觉那无人控制而坠落地面的雨滴开始冰冷,杀意凛然。

    断了截胡须的格里尔豁然回头,竟看到雨夜的尽头伫立这个少年,对方看着倒在雨泊的赵永臣眼神平静,雨也平静了下来。

    吕树送走李笑之后就打算回来找赵永臣告别,却没想到上次见面便是永别,当他回来的时候便是眼前的场景,让人发自内心的悲伤。

    然后内心深处的海面忽然翻涌起来,似乎有头野兽要从海嘶吼着吞噬切。

    吕树觉得他内心里似乎直困着头野兽,却没有释放。

    “又个自投罗的,”格里尔微笑道,他踩踏着地面的积水朝吕树走来,结果下刻他却发现曾经自己最喜欢的雨幕忽然变成了囚笼。

    “我以前觉得这个世界虽然有些冰冷但还是有很多温暖的,”吕树平静说道:“大家切赚赚钱吃吃喝喝玩玩过完辈子不好吗,干嘛要打打杀杀的。”

    “哦?那现在呢?”格里尔挑挑眉毛,原本他的胡须也会跟着挑动,可是已经被赵永臣斩断了半截。

    “现在我想杀点人,”吕树咧嘴笑了起来,洁白的牙齿如寒刀冷彻刺骨。

    下刻,吕树胸星图疯狂的旋转了起来。

    第七颗星辰与君临般来到第三层星图的上空成为亘古不灭的恒星,而其余星辰也转动了起来,犹如个完整的世界。

    哀如细雨,也如蚕丝,当你抽丝剥茧看到里面那个悲恸的内心时便会发觉,原来哀恸的情绪其实是抽不尽的。

    第三柄小剑雀阴从第三层星图之上具现而出,雀阴准确来说其实不像是剑,更像是把满是裂痕与纹路的刺。

    然而仔细看去,那些纹路并不是裂痕,雀阴竟是由三十六根细丝完美缠在起组成的利器,吕树心念稍微动雀阴便抽丝剥茧般分裂开来犹如春雨般在星图之内婉转穿梭。

    忽然间,格里尔还不清楚自己面对了什么样的诡变时,他的心里竟莫名升起如同这雨夜般的悲恸感,几乎要流出泪来。

    方圆三里内,只野狗本在翻找垃圾堆里的食物,却瞬间伏地呜咽起来。

    有人正在睡觉,也忽然抱头痛哭。

    几乎是同时,这里因吕树的晋升陷入哀恸之,当初吕树雪山开的时候便有异象,没想到这次星图开启第三层还有。

    原本便因为下午EO的战斗而导致附近土著迅速逃离,剩下的没几个人了,所以几乎没人注意到这场天地异象忽然降临。

    格里尔惊觉不对,这怎么像是A级晋升时才有的天地异象!

    夜雨雀阴悄无声息的从星图内穿梭而出,仿佛化成了夜雨本身。

    格里尔原本可以通过雨滴来感知周围的切变化却赫然发现自己竟然在此时失去了对雨水的掌控权。

    那个掌控权就像是他小心翼翼的收藏在怀,却被人轻而易举的夺走了,而他原本赖以战斗的倾盆大雨却忽然变成了他自己的牢笼。

    滴答。

    滴雨水落在格里尔的肩膀上印开了层鲜血的红色,格里尔惊恐的发现这雨滴锋利起来超乎想象。

    曾经李弦以树叶为剑,他将自己的剑气灌注到树叶便如同万剑齐发,而吕树身为水系觉醒者,这雨滴便是剑气最好的载体。

    这是场瓢泼的剑雨向着格里尔倾塌而下,如同天崩。

    剑雨,吕树觉得这个名字不错,以前他不太喜欢下雨,现在开始喜欢了。

    就在这夜,吕树正式晋升B级,三里之内举天同哀,倾盆大雨化剑。

    格里尔宁愿自己没有经历这切。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