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 临危受命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同城德比向来不缺乏火花,今年更是如此,这场比赛就关系到了无数重大事件,不仅仅是两只球队的赛季排名,也不仅仅是玫瑰碗的邀请资格,还涉及到了两支球队过去十年时间里的恩恩怨怨。

    去年的棕熊队迎来了复苏良机,但是在凯-克莱夫特的带领下,他们依旧以“7-28”的大比分输给了特洛伊人队,这也使得南加州大学的气焰越发嚣张起来。更不要说今年了。

    早在数周之前,两只球队的支持者们就展开了对峙,火药味渐渐弥漫开来,并且在比赛正式开始之前达到了高峰,分辨不清出到底是谁先动手,但结果就是导致了场将近两百人的斗殴大混战,甚至有两个人互相刺伤了彼此,造成了大量流血,警车和救护车的到访,让今年的同城德比又增添了丝凌厉。

    裁判吹响了口哨声,这对宿敌再次展开了年度的对决。

    开场,特洛伊人就在四分卫马特-巴克利(Matt-Barkley)发起了猛烈的进攻,压得棕熊队喘不过气来,前三节比赛之,特洛伊人完成了两个传球达阵、两个跑球达阵,并且将四个附加分都成功踢进,强大的进攻犹如疾风骤雨般,让今年立下汗马功劳的棕熊队防守组无力招架。

    相对而言,棕熊队的进攻却举步维艰,凯-普瑞斯的传球始终苦苦挣扎,短传、传和长传全线哑火,外接手和近端锋都几乎没有任何表现机会,他们仅仅只是依靠着跑卫马库斯-林奇(Marcus-Lynch)在第节比赛,如有神助的次跑球,取得了次达阵。

    第三节比赛结束的时候,特洛伊人以“28-7”的绝对优势领先于棕熊队,带着三个达阵的领先进入了比赛的最后节。

    全场观众的反应两极分化,对于南加州大学来说,这又是个狂欢的夜晚,他们在尽情地、疯狂地、肆意地庆祝着球队的优秀表现,更是竭尽所能嘲讽同城死敌的狼狈和窘迫;对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来说,这则是彻头彻尾的灾难,第三节比赛进行到般的时候,就有少量球迷恨铁不成钢地离开了球场。

    讽刺的是,今晚还是棕熊队的主场。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棕熊队的主场是赫赫有名的玫瑰碗球场(Rose-Bowl),1994年世界杯,这里见证了罗伯托-巴乔(Roberto-Baggio)的落寞背影;1999年女足世界杯,这里则见证了国女足遗憾输给美国女足,屈居亚军的扼腕。

    这座球场足足可以容纳十万人,是世界上最顶级的球场之,作为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棕熊队的主场,可是见证了诸多经典的橄榄球赛事。球场本身的名字叫做玫瑰碗,而东太平洋十二校联盟的最高荣誉也叫做玫瑰碗,由此可见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在这个联盟的悠久历史传统了。

    但今晚,玫瑰碗百分百的上座率,却又次即将见证棕熊队耻辱性的失败。整个球场之,占据了三分之二绝对优势的是棕熊队球迷们,此时却鸦雀无声、垂头丧气,眼睁睁地看着那三分之死敌们肆意地高声欢呼、大声歌唱,这简直是种煎熬,甚至比地狱还要更加可怕。

    输掉比赛,这不是世界末日,因为棕熊队的支持者们永远都不会放弃;可怕的是,在这支棕熊队上,看不到斗志、看不到希望、也看不到精神,甚至看不到让支持者们继续坚持下去的动力。

    留给棕熊队的比赛还有整整十五分钟的节比赛,但玫瑰碗之却已经听不到欢呼声、呐喊声和应援声,那片死寂仿佛是失去了灵魂的行尸走肉般。这,才是真正的世界末日,他们已经忘记了,上次在棕熊队身上看到传统强队的傲骨是什么时候了。

    第四节比赛吹响了哨声,棕熊队支持者们却分辨不清楚,这到底是深陷泥潭的又个开始,还是黑暗世界那看不见尽头的延续。

    凯-普瑞斯带领着进攻组再次上场,第档进攻,跑球推进了两码;第二档进攻,传球还没有来得及出手,对方球员就直接将凯擒杀在地,进攻起始位置从二十二码退到了十五码,这等于第三档进攻需要完成的码数就是“基础的码加上后退的七码”,足足有十五码。

    不仅仅是没有起色,而且还是越来越糟,着实是惨不忍睹。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这就是谷底了,事情往往还会更加糟糕。防守球员完成擒杀之后,站起来进行了欢呼庆祝,可是倒地的凯却没有站起来,他抱着自己的小腿,在原地哀嚎翻滚着,裁判不得不终止了比赛。

    刹那间,棕熊队球员席上的队员们全部都站立了起来,紧张而忐忑地看着球场上的情况,陆恪也不例外,他和凯不是朋友,却也不是死敌;更重要的是,他也是棕熊队的员,哪怕仅仅只是替补球员,这也是他的球队,球场另边站着的特洛伊人队,就是他的死敌!

    里克-纽黑塞狠狠地将手里的战术板摔到了地上,视线余光看到旁边的饮水壶,心气难平,抬腿就直接将水壶踢飞。可即使如此,这依旧无法平复内心的愤怒和烦躁,更加无法解决当前的难题,他暴躁地转过头,看着自己的同事们,“把达瑞尔叫过来。”

    但话语才说出口,里克自己就摇了摇头,迟疑了片刻,“你们觉得呢?”

    达瑞斯仅仅只是大学生,技术和天赋都没有太多出众之处,战术意识也表现平平;陆恪虽然是大四,却从来没有正式上过场,而且还是从陪练步步走上来的,着实也难堪重任。

    按道理来说,达瑞斯是第二四分卫,陆恪是第三四分卫,此时理所当然应该是第二四分卫上。但问题就在于,这两个四分卫似乎半斤两,着实难分伯仲,现在棕熊队陷入了个无人可用的窘境。

    防守组教练查克犹豫了下,说出了自己的选择,“达瑞斯。”

    进攻组教练诺姆的回答却出人意料地干脆利落,“陆恪。”

    人票,然后里克就看向了站在旁边的安东尼。作为助理教练,安东尼对整支队伍的了解无疑是十分透彻的,某些层面来说,甚至比查克和诺姆还要更加全面和深刻,他沉吟了片刻。脑海里回想起过去这五个月的种种,却也不得不承认,脑海里第个浮现出的人选是,“陆恪。”

    也许,陆恪不是天赋出众的天才型四分卫,但他的勤勉、刻苦和执着却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不仅仅是过去五个月,还有之前年的陪练生涯。更重要的是,陆恪是位智慧型的四分卫,在他的身上,可以看到大将之风,这甚至是凯-克莱夫特都不具备的气质。

    安东尼也不确定这种虚无缥缈的气质到底能够带来什么,但他却愿意赌把。于是,他再次点头给予了确认,“是的,陆恪。”

    里克没有说话,视线焦虑地看着被台上担架的凯-普瑞斯:他紧紧地抱住了右腿膝盖,表情痛苦,短时间内肯定没有办法上场了。虽然整个赛季的表现都很挣扎,虽然今晚的表现堪称灾难,但这确确实实就是棕熊队当下窘境的缩影。

    那么,达瑞斯还是陆恪呢?

    “把陆喊过来。”既然已经跌落谷底,不如拼把。至少,陆恪的场上应变能力是他们所需要的,里克当机立断地做出了选择。

    安东尼二话不说,路小跑了过去,扬声喊道,“陆,快!快!”

    陆恪看了看被担架抬下来的凯,然后仰起头看了看玫瑰碗的四周,陆陆续续又有人开始退场了,整个球场内部都弥漫着股悲伤而愤怒的气息,在夜空之下涌动着。站在场地央的进攻组成员们却不知所措,他们甚至不知道这场比赛是否应该继续打下去。

    旁边突然有人撞了撞陆恪的肩膀,他回过头来,还没有来得及看看到底是谁,然后就看到了安东尼飞奔过来的身影,“快,戴上你的头盔!头盔呢?你的头盔呢?”安东尼也不等陆恪反应,左右看了看,从板凳上随手拿起了个头盔,塞到了陆恪的怀抱里,拉着陆恪就冲了过去,“快,准备上场!”

    “什么?”陆恪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他期待着能够尽快上场的那天,但四个月的赛季似乎转眼就走到了尽头,他始终没有能够获得机会,每周公布名单之前,他都希望自己能够越过达瑞尔和凯,成为球队的头号四分卫,每周都失望而归,收拾心情,坐在球员休息区上,近距离地观看每场比赛,吸取着经验、观察着对手。

    有太多太多的东西需要学习,时间的流逝似乎也就渐渐失去了意义。但,内心深处呢?

    “准备上场!”安东尼再次重复说道,证实了陆恪的猜想,然后他就来到了里克和诺姆的面前,里克快速地说道,“第三档进攻,你先上去应付应付,不要丢掉球权就是胜利。”每档进攻之间只有四十秒时间,再加上凯受伤下场的时间,他着实没有足够的时间商讨战术了,只能先应付过第三档进攻,弃踢之后,再下场慢慢安排了。

    里克拍了拍陆恪的肩膀,用力推了推,陆恪就这样懵懵懂懂、踉踉跄跄地走上了球场。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