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 无名小卒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杰夫-洛克(Jeff-Locke)双手紧握成拳,激动地站立了起来,膝盖上的爆米花直接就翻了下去,那桶几乎没有怎么动的爆米花顿时就洒落得满地都是,他慌张地试图挽回,但慢了半拍,然后就只能看着满地狼藉,懊恼地站在原地,又愤怒又郁闷又压抑。

    抬起头看着场内无头苍蝇般的棕熊队进攻组,垂头丧气的模样似乎根本没有来得及反抗,就已经直接缴械投降,杰夫忍了又忍,终究还是没有忍住,大声怒吼到,“振作起来!见鬼的家伙们!比赛还没有结束,你们都给我振作起来!”

    正对面的观众席上,南加大的学生们都已经开始手握手、肩搭肩地高声歌唱了,那胜券在握的派对景象,简直让杰夫七窍生烟,挥舞着拳头就向对方示威,“滚!这是我们的主场!滚回你们的乡下去!”愤怒的嘶吼在咆哮着,以至于脖子上青筋暴突,似乎随时都会爆炸般。

    “让让。”旁边传来的声音,打断了杰夫的怒火宣泄。杰夫猛地转过头,死死地盯着对方,结果对方却不耐烦地说道,“这比赛已经输定了。留在这里只是更加丢人。”挥了挥手,就好像拍苍蝇般,让杰夫让开。

    这不是对手的应援者,而是棕熊队的支持者,杰夫更加怒不可遏,“谁说的!比赛没有结束,切就有可能!”

    丹尼-里斯(Danny-Rees)此时也是满腔愤怒,他简直不敢相信,橄榄球赛季居然会这样结束,以场惨败的方式输给南加州大学?仅仅只是在脑海里想象下,丹尼就觉得自己要爆炸了,但他现在还在现场亲眼目睹?如果继续留在这里,丹尼不确定自己会做出什么来,但可以肯定的是,有人要流血了。

    为了避免这样的后果,丹尼选择离开。

    看着眼前挡住了过道的年轻人,穿着棕熊队的球衣,面红耳赤,俨然副狂热球迷的模样,丹尼没好气地抬起下巴,“那你和其他人说去啊!”

    杰夫顺着丹尼的视线转过头去,然后就看到了身后的观众席,大量的观众犹如潮水般离开自己的作为,原本满满当当的座位,此时已经空了大片,仅仅只有不到四分之的位置还有人坐着——或者站着,那大片大片的空白简直触目惊心。

    “怎么……”杰夫试图发表点看法,但怒火就这样卡在了胸口里,然后他就感受到了股巨大的力量,撞击着他的肩膀,“走不走?不走的话,就让开。这里不是你家!”

    杰夫下意识地就让开了位置,丹尼侧过身,径直走了过去,身后还跟随着大串朋友,嘴里骂骂咧咧地吐槽着,“什么鬼,这都是。那四分卫已经够糟糕了,居然还受伤了,这真是惨剧,彻底的惨剧,这个赛季总算是结束了!该死的!”

    就在这时,球场内侧换来了低低的欢呼声,在对面的歌唱声和这面的退席声之,格外刺耳,杰夫立刻转头看了过去;条件反射地,丹尼也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然后他们就看到了这样幕——

    个瘦瘦高高的球员跌跌撞撞地走进了球场,他似乎有些摸不着头脑,抬起头,困惑地打量着四周,看着观众席的混乱,那懵懂茫然的模样,就是完完全全的菜鸟。仔细回忆下,凯-普瑞斯就已经是个菜鸟了,而球员的其他替补四分卫则是没有任何上场经验、没有任何传球经验的无名小卒。

    “草!”丹尼忍不住再次骂了粗话,“居然派了个小不点上来?他到底高毕业没有?这不是游戏机,而是真正的比赛。”最后句话,丹尼是直接对着球场吼的,然后烦躁地嘟囔着,“又是新人又是菜鸟,简直看不到希望,噩梦,真是场噩梦。再继续看这样的比赛,我估计就要心脏病发了。耶稣-见鬼的-基督。”

    “不喜欢的话就离开!”杰夫忍不住就和那个陌生人怒怼起来,“给我们的球队点信心好吗?如果就连我们都不支持,球队还有什么希望?”

    “要支持,你支持。”丹尼头也没有回,朝着旁边吐了口唾沫,咒骂到,“该死的白痴。你最好祈祷,这场比赛不要输得比斯坦福大学还要更惨。”

    “你!”杰夫几乎就要卷起袖子冲上去了,但站在杰夫旁边的好友内特-钱德勒(Nate-dler)及时拉住了他,“冷静,冷静,不要和他们计较!”内特死死地拉住了杰夫的肩膀,“他们不支持,还有我们,棕熊队还有我们!”

    内特将杰夫摁在了座位上,然后满脸担忧地看向了场内,又回头看了看空荡荡的座位,“杰夫,那家伙到底行不行啊?”内特现在也没有信心了,他现在唯的想法就是:比分不要输得更惨了,输给南加州大学已经是种耻辱了,这种耻辱没有必要更进步成为里程碑般,树立在玫瑰碗,年复年地提醒着他们。

    杰夫没有再理会那群离开的人们,视线投向了内场。那个刚刚上场的年轻人,球衣背码是“11”,但上面却没有球员的姓氏,这种情况只有种可能:那是名替补球员,名甚至没有能够将自己名字印刷在球衣上的替补球员,就连大新生达瑞斯-贝尔的球衣上都拥有自己的名字,而这名球员却没有。

    灾难,彻头彻尾的灾难。

    杰夫口气就卡在了喉咙里,他想问,“为什么不派达瑞斯-贝尔上场呢?”但仔细想想,达瑞斯也不是什么值得期待的四分卫,于是,话语就停在了那里,最后烟消云散,肩膀耷拉下来,绝望的说道,“我们还有选择吗?”

    “7:28”落后,第四分卫在赛季开始前禁赛,第二四分卫在训练营之受伤,第三四分卫刚刚在场上受伤了,第四四分卫是个大新生,第五……第五四分卫是个无名氏。也许刚才那个壮汉说得对,这就是场噩梦。b5

    杰夫没有离开,但整个人还是瘫在了椅子上,长长地吐出口气,眼神有些茫然。

    陆恪走上场,脚步有些漂浮,仿佛踩在棉花上般,真实感始终没有能够进入血液里,他甚至没有时间反应过来,人就已经出现在了场上,以至于他开始怀疑这到底是自己的梦境,还是现实。

    停下脚步,抬起头,看着场内的片混乱。左手边的观众席,南加州大学的学生们正在高声歌唱,似乎已经开始提前庆祝他们的胜利;右手边的观众席,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学生们正在退场,似乎已经抛出了白旗提前承认他们的失败。

    这就是玫瑰碗,全美可以容纳观众人数最多的球场。十万人,陆恪看过十万人满座的场面,但却比不上此时的震撼,站在场地央,四周显得如此空旷,肆虐的风声从不同的角落蜂拥而至,脚步几乎就要站不稳,世界是那么大,自己是那么小,这种强烈的对比让手心和后背不由开始出汗,阵莫名的心虚伴随着乳酸的分泌开始在胸腔里轻轻飘荡,找不到落脚之处。

    “斑比!”

    个声音毫无预警地在耳边炸裂开来,漂浮在半空的心脏猛地就被拽到了地上,没有任何喘息的空间,自由落地,步到位。陆恪猛地转过头,然后就看到了洛根那熟悉的脸孔,带着灿烂的笑容,这让陆恪的嘴角也不由上扬起来。

    即使在如此艰难的时刻,洛根依旧保持了笑容。

    随即,陆恪就看到了其他球员们也纷纷迎了上来,将陆恪团团围绕在正央,然后搭建弯腰,呈现出个扇面,舒展开来,众星拱月。

    他们可以不喜欢陆恪,他们甚至可以憎恨陆恪,但此时此刻,陆恪就是他们的四分卫,就是他们的大脑,这里是大学赛场,没有职业赛场的利益冲突和尔虞我诈,切都相对来说简单了许多。更何况,从陪练到替补,陆恪总是如此勤奋,又总是如此友善,在主力队员之,不少人都和陆恪相处得颇为愉快。

    此时,他们愿意以实际行动表达对陆恪的支持。当然,也是避免让自己沦为笑柄,钉在耻辱柱上。

    陆恪收回了视线,他没有时间激动,没有时间感叹,也没有时间成为思考者了。他必须收回注意力,投入比赛,滴答,滴答,时间紧迫。

    陆恪知道,他不是为了输掉比赛而上场的,更不是为了成为耻辱而上场的。

    深呼吸,平复心跳,血压平稳。然后陆恪单膝跪地,隐藏在了人群的正央,所有队员自然而然地往前半步,将陆恪团团包围其,“三档十五码,而且我刚刚上场,手都还没有热,所有人都认为,这肯定是档简单推进,寻求个更好的弃踢位置。事实是,我的确手冷得不行,但我却不认为这是为了弃踢而进行的档进攻,我需要你们的帮助。伙计!”

    陆恪抬起头来,看向了自己的队友们,生平第次,他们站在了同个水平线上,并肩作战。然后,陆恪提出了最大胆、最不可思议的构想,所有人瞠目结舌。

    洛根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连连摇头,表示着感叹,“斑比,我就知道你是个胆大包天的混蛋!但,我喜欢这样的混蛋!我和斑比起,还有谁?”

    “我!”个个声音传了过来,所有人的手掌陆陆续续地交叠在了起,然后就听到陆恪的声音从下方传来,“伙计们,可以把手移开我的脑袋吗?这个脑袋还需要思考,你们的手掌有点重。”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