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毫不手软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坐在解说席上的柯克-查尔斯顿(Kirk-Charleston)有些手忙脚乱,“……哇哦!”脑海里无法阻止起条理清晰的语言,只是下意识地发出了感叹,“十号上场之后,没有任何犹豫,出手快速而准确,战术清晰而到位,完成了次九码左右的传球,洛根寻求到了空档,顺势完成推进,收获了二十三码,这次传球,不仅将棕熊队从悬崖边上拉了回来,而且还展现出了难得见的锐气……”

    柯克的脑袋快速运转着,他不认识这位十号,他仅仅只是瞥了眼,看起来好像是个亚裔球员,但没有来得及分辨,十号就已经戴上了头盔,开始组织进攻了。

    比赛正式开场之后,球员名单就已经放到了旁,现在,柯克不得不把名单重新拿过来,试图寻找到十号的名字,但视线根本没有来得及扫视,进攻居然就开始了;干脆利落的短传,电光火石之间就完成了推进任务,成功再次拿到了全新四档进攻的机会。

    柯克没有喘息的时间和空间,他甚至就连低头瞥眼球员名单的间隙都没有,感叹声就不由自主地冒了出来,“十号正在指挥继续进攻,显然他是希望趁着对手还没有缓过神来的机会,将棕熊队的进攻势头重新带起来。刚才凯-普瑞斯的受伤,打乱了棕熊队的节奏,但同样也破坏了特洛伊人的防守节奏。赛场上瞬息万变,现在就看谁能够更快适应变化的速度了。从现在来看,棕熊队似乎走在了前面,十号再次开始组织进攻!”

    柯克手里紧紧地抓着球员名单,嘴里的解说源源不断地往外冒,几乎已经成为了种本/能,“开球!棕熊队的进攻锋线迅速施压向上,顶住了特洛伊人队的第波冲击,十号后撤步,调整脚步,传球,惊人!惊人!出手速度之快完全超乎想象,洛根接到了传球,洛根-纽曼再次接到了传球,没有正面形成对抗,直接跑出了边线,完成接球的同时,并且将比赛时间暂时停了下来。”

    橄榄球被带出边线的时候,比赛时间会自动暂停,这对于球队的时间控制来说是至关重要的种战术。

    “让我们回看下刚才这档进攻!”柯克快速地说道,“开球之后,洛根没有任何跑动路线,路埋着头朝右侧边线跑动,跑出五码左右,急停,转身,接球,在两名防守球员之间,轻轻松松地将橄榄球摘下。方面,十号的传球速度着实太快,防守球员没有能够识破他的传球意图;另方面,这个传球着实精准,准确无误地直接送到了洛根怀抱之。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了棕熊队天赋出众的近端锋完成!”

    “让我们看看刚才的出手速度!仅仅只是1.78秒。哇哦,闪电,这完全就是闪电!”柯克再次看了看回放,“十号没有给对手留下太多的反应时间,快速出手,快速接球,快速推进!”

    “精彩!太精彩了!”柯克想了想,感叹声还是不由发了出来,“再次完成十码推进,并且将时间暂停下来,此时棕熊队已经来到了半场位置。十号上场之后,棕熊队的进攻行云流水,着实太好看了!等等,十号再次展开了进攻,根本没有喘息时间,特洛伊人队的防守球员似乎有些发蒙,判断完全失去章程,传球?不,不,这次是跑球!马库斯!马库斯!马库斯再次立功!”

    “这是次十四码的跑球,干脆利落!这同时也是棕熊队今晚第次跑出了十码以上的大码数,见鬼的耶稣基督!特洛伊人队现在有些弄不清楚情况。”柯克感叹连连,事实上,不要说场上的队员了,就连坐在解说席里的他也是如此,似乎这个十号上场之后,场上的比赛速度就开始以三倍速进行播放,着实是让人跟不上进度。“这次跑球的效果真的太出色了!马库斯今晚的双腿依旧火热!”

    马库斯将橄榄球丢给了裁判,没有庆祝,也没有欢呼,只是快步地跑了回去。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比赛节奏已经开始跟着陆恪走了,快步跑了回来,马库斯和其他队友们都围在了陆恪身边,果然就听到陆恪那没有任何多余废话的解说,“练习赛!你们还记得练习赛吗?第档进攻的战术!”

    陆恪和主力队员从来没有真正的磨合过。

    虽然说,球队的四分卫们都是学习同套战术,主要就是为了避免四分卫临时更换的意外情况,无法和进攻组磨合起来;但陆恪从来没有上场过,平时球队的战术演练,当然还是以主力四分卫为主,替补四分卫更多只是纸上谈兵而已,练习非常有限。

    所以,陆恪知道,自己最大的依仗不是自己的能力,而是对手防守组对自己的无所知。以己之长攻彼之短,这就是陆恪的算盘。

    第二次进攻,所谓的号战术,其实不是对内战术,而是他和洛根之间的暗号。为了避免对手察觉出接球目标是洛根,陆恪仅仅只是和洛根交换了下视线,号战术应该是“号跑动路线”,是训练之洛根教给陆恪最基本的条跑动路线。

    整个战术的核心意义就在于快,不给对手留下任何思考的时间,快速地完成传球!至于其他队友们,他们的目标就是争取到传球时间。两秒,这就足够了,剩下的事情交给七十分的短传准度来完成。

    第三次进攻,陆恪出其不意地选择了跑球,再次杀了对手个措手不及。连续两次短传的成功,而且进攻准备时间都压缩在十五秒之内,没有给对手任何喘息和思考的空间,迷惑对手,想当然地认为第三次也还是传球。但陆恪将橄榄球交给了马库斯——今天状态不俗的马库斯。

    意外的战术选择,让进攻锋线的工作完成地无比轻松,给马库斯开了条通天大道,不仅完成了十码的进攻任务,而且还继续推进了四码,直接就来到了对方球场的四十码位置。

    现在,到了赌博的时候了!

    因为连续三档进攻的不间断打击,不仅仅是大脑陷入了空白,没有喘息时间;而且身体的对抗能力也达到了个小小的极点,导致反应迟钝,进而无法进行更多的思考。

    因为这是个进可攻退可守的位置,即使第档进攻的尝试失败了,他依旧还有机会,简单来说就是——输得起。

    于是,陆恪选择了练习赛时的第档进攻战术。他知道长传所需要冒的风险,他知道对手可不是当初的第三梯队,他知道对方的体力达到了极限的同时,己方队友也样面临相似的困境,但,这就是赌博的最好时机!没有比这个更好的机会了。

    马库斯的第反应就是张大了嘴巴,微微有些错愕;但这种情绪转瞬即逝,他握紧了拳头,扬声问到,“左还是右?”

    因为这是长传,接球任务是近端锋和外接手的,那么跑卫的任务就是加入进攻锋线的队伍,阻挡对方的防守球员,为四分卫争取更多的时间。所以,马库斯将会跟随在陆恪的身边,阻挡那些从进攻锋线上漏下来的对手,成为陆恪的最后道屏障。

    “右。”陆恪快速说道,视线在洛根和约翰身上交叉了番,最后看向了约翰,轻轻收了收下颌。

    洛根是近端锋,拆挡能力更强,冲刺能力更弱;约翰是外接手,长项在于速度和冲刺。这是陆恪做出选择的重要依据;更重要的是,此前两次传球都选择了洛根,洛根自然而然会吸引更多防守球员,为陆恪的长传留下更多时间。

    “不要给他们留下任何喘息的机会!”陆恪握了握拳,视线扫视了圈自己的队友,没有过多的停顿,往下砸了砸,“游戏开始!”

    没有多余的话语,更没有累赘的异议,所有人都转过身,跑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做好了开球的准备,以实际行动表达了对陆恪的支持和赞同。

    陆恪没有站到锋的身后,而是直接站到了进攻锋线后方三、四码线的位置,与跑卫的位置基本持平,只是微微错开而已,明目张胆地就表达出了传球的意图,将四分卫与防守球员的空间拉开。仅仅只是这样个小动作,顿时就开始牵扯起防守球员们的思绪——

    这到底是什么意识?他真的要传球吗?还是假装传球,快速将橄榄球交给马库斯?此前几次进攻,他都站在锋的身后,这次为什么要退后几步,什么意思?长传?传?还是野猫阵?

    疲惫的大脑阵慌乱,甚至没有来得及组织思绪,进行判断,“进攻”的呼喊声就已经响了起来。“如此之快?”这应该是每位防守球员脑海里的共同想法,也是唯想法,他们不准备思考,仅仅只是依靠着身体的本/能,突击上前,不管对手的战术是什么,只要擒抱住对方的四分卫,那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但,什么?他为什么往右侧跑,这是要主动跑出口袋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整个进攻锋线为什么都在往右侧移动?这不是跑球,是传球!那他们应该后退,防守接球手和近端锋吗?不,来不及了!

    秒,两秒,三秒,四秒,出手!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