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 尽情狂欢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是个疯狂的夜晚——疯狂的比赛,疯狂的胜利,疯狂的庆祝,整个夜晚都陷入了狂热之,位于西木区的校园之内,无数学生都走上了街道,放声高歌、尽情派对、肆意欢呼、酩酊大醉,仿佛这就是世界的终点。

    对于太平洋十二校联盟来说,玫瑰碗就是橄榄球的最高荣誉象征;对于大学生联赛来说,玫瑰碗、砂糖碗、橘子碗、喜庆碗就是他们能够竞争的最高水准冠军。换而言之,这就是属于他们的超级碗!

    可以想象,时隔二十五年重夺玫瑰碗,这对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学生们来说是多么重要。

    比赛落下帷幕之后,官方先是评选出了全场最佳,最佳进攻球员由洛根-纽曼摘下,最佳防守球员则由**-瓦特赢得;而后,棕熊队的所有队员们登上了领奖台,捧起了荣誉象征的玫瑰碗,这才宣告了整个赛事的结束。但,庆祝才刚刚开始。

    虽然仅仅上场了两分钟,但陆恪毋庸置疑地成为了整个球队的最大红人,受到了重点照顾,灌酒、游戏、庆祝,波接着波,酒精更是杯接着杯往肚子里倒,陆恪后来直接喝到断片,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再次清醒过来时,却发现自己睡在个浴缸里——

    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但可以确定的是,不是在自己的公寓里。更重要的是,他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过来的。

    离开浴缸之后,来到大厅,横七竖地躺着大片尸体,空气之浓郁的酒精味让陆恪的胃部再次开始翻滚起来,头疼欲裂。昨晚,他记得不太清楚了,啤酒、红酒、威士忌、白兰地、伏特加……各式各样的酒精混杂在起,不断地往肚子里灌,就连什么时候开始断片的,他现在都已经印象模糊了。

    仔细想想,他唯记得的就是刚刚抵达派对的时候,进攻组的成员们就被拉上场,犹如脸盆那么大的玫瑰碗当做酒杯,满满得都是酒精,然后进攻组队员们轮圈,必须全部喝,这也就是说,第个人可以喝得最少,前面的人都不讲义气的话,剩下的都要由最后个人喝完。

    陆恪偷摸摸地想要到前面去,结果愣是和嘘声起哄到了最后个。还好,进攻组的小伙伴们有点良知,没有故意偷懒,即使如此,到了陆恪的时候,里面至少还有七百毫升的酒精——不知道混杂了多少种酒的酒精。

    全部喝下去之后,陆恪也就差不多了。

    此时虽然清醒了,但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和轻飘飘的脚步却让整个世界摇摇晃晃、颠来倒去,穿越过大厅的那大片“挺尸”,好几次都差点直接踩到别人身上,就好像扫雷般,真是步步惊心,好不容易来到了室外,却因为加利福尼亚州那金灿灿的阳光而不由皱起了眉头,突然就有种自己是吸血鬼的错觉。

    迷迷糊糊地打量了下四周,这才发现,这里依旧还在校园之内,这栋建筑是兄弟会的地盘,那些富家子弟们隔三差五就在这里举行派对——严格来说,这里是个常年都有派对的地方,总是可以在这里找到酒精和/大/麻。

    问题不在于兄弟会,而在于……他们昨天的庆祝派对是在学校的另侧,他到底是怎么横穿了整个校园,来到这里的?

    站在原地发愣了片刻,吸血鬼总算适应了阳光,陆恪低头看了看,确定自己没有像“暮光之城”男主角那样浑身散发着钻石的光芒,这才心安理得地迈开了步伐。脑海里犹豫了片刻,到底是跑步回家呢,还是打辆出租?

    随即胃部传来阵呕吐的冲动,这让陆恪毫不犹豫地决定了后者。

    掏出手机,预约了辆出租,然后晃晃悠悠地朝着学校门口的出租停靠处走去——美国是个车轮上的国家,根据调查,平均每个人都拥有两辆车,十六岁就可以考驾照了,这样的情况在洛杉矶就更是如此,这座城市的大众交通形同虚设,出租车也排不上用场,私家车才是主流。所以,路边招手就可以找到出租车的情况,在洛杉矶是小概率事件,必须提前预约。

    预约的出租车花费了约莫十五分钟顺利到达,陆恪坐上出租车,路摇摇晃晃地回到了公寓。

    没有任何意外地,杰伊和洛根两个人都不在家,不知道是醉倒在哪个角落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找到回家的路。陆恪先到浴室里洗了个澡,把身上发酸的衣服都换了下来;然后简单地做了个三明治和两个炒蛋,慰劳下自己饥肠辘辘的胃部。

    胃部感觉到温暖之后,实感才变得真切起来,嘴角的笑容不由就再次上扬起来,轻声哼起了曲调,穿透窗户洒落满地的阳光在此刻变得更加美妙起来。

    视线余光无意间瞥了眼墙上的时钟,马上就要十点了。脑海里突然灵光闪,陆恪刚才就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现在终于想起来了:爸爸和妈妈!他们现在还在居住的旅馆里,下午会开车回去旧金山,他居然完全忘记了!

    昨晚比赛结束之后,陆恪只来得及和他们打了个招呼,甚至没有时间聊天,然后就加入了狂欢的行列之。

    快速处理掉三明治,陆恪来到了楼下,在停车场里找到了自己那辆破旧的雪佛兰。过去这小半年来,陆恪开始习惯跑步上学和放学,每周或者每隔周去超市的时候,这辆雪佛兰才能够派上用场,几乎已经彻底失去了宠爱。

    十六岁的时候,陆恪和身边大部分同学样,顺利地考到了驾照,为此,陆正则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也十分有“美国特色”,辆二手车,属于陆恪自己的车。陆正则挑选了这辆海军蓝的雪佛兰,仅仅万五千美元而已,价格十分公道,上路也十分稳当,陆恪前来洛杉矶上大学的时候,就是在这辆座驾的陪伴之下独自上路的。

    启动引擎之后,轻车熟路地离开了公寓,路顺畅地来到了下/城区的国城。停好车之后,陆恪正准备进入旅馆,裤子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江攸宁,“妈,我到了,我到了。”陆恪慌慌忙忙地说道,那毛躁的模样全然没有了场上的霸气和强势,展现出了个年轻人本来的面貌。“对不起,我起来太迟了,你们还没有离开吧?”

    “小恪,小恪。”江攸宁呵呵地轻笑了起来,连连喊了两声,制止了陆恪后面的道歉,“我们正在街对面的餐馆吃早午餐,你不要过去旅馆了,直接过来。”

    “街对面?”陆恪转过身,四周看了看,然后就看到了街对面的餐馆,他孤零零地站在停车场里,确实是目标明确,“我看到你们了,我现在就过来。”挂断电话之后,陆恪快步走了过去,刚准备横穿马路,然后他就注意到了窗户里投来了警告的视线,脚步连忙急刹车,老老实实地退回了路边,绕到旁边的斑马线,这才走了过去。

    推开餐厅的玻璃门,传来了叮当响声,陆恪眼就看到了坐在卡座里的父母,脸上洋溢着轻松而惬意的笑容,开心地朝他挥了挥手。

    江攸宁挥手招呼着陆恪,不等儿子坐下来,就关切地问道,“是不是饿坏了?现在距离午餐也没有多久了,早午餐可以吃得饱点。”

    早餐?三明治加上炒蛋,还有牛奶,那算吗?但看着母亲殷切的目光,陆恪笑呵呵地点点头,“我真的是饿坏了。昨晚几乎什么都没吃……”话语说到般,陆恪就停顿住了,他似乎泄露了什么秘密。

    陆正则故意板着张脸,严肃地说道,“有些事情还是自己知道就好。”

    陆恪老老实实地点点头,江攸宁却没有忍住,嘴角的笑容不由就上扬了起来,但她也没有戳穿丈夫的把戏,招手喊来了侍应生,为陆恪点好了早餐,这才说道,“恭喜!恭喜你终于梦想成真了,不仅站在了赛场上,而且还赢得了玫瑰碗!我就知道,你肯定可以做到!”转过头,看着没有出声的丈夫,江攸宁抬了抬手肘,撞了撞陆正则的手臂,“你觉得怎么样?”

    陆正则清了清嗓子,回想起昨晚的失态,似乎有些尴尬和生涩,最后还是语重心长地说道,“表现很出色,但不能太过骄傲,接下来还是要再接再厉……”话语才说了半句,长辈的姿态就又出来了,陆正则自己也意识到了,不由再次清了清嗓子,硬生生地把话语断,转移了话题,“总是,昨晚确实太精彩了!这是你应得的。”

    陆正则语气坚定地说道,看着眼前的儿子,从个牙牙学语的婴儿,转眼之间就成为了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用自己的双手、用自己的努力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他知道,作为父亲的责任,他必须告诉孩子,梦想和现实终究是有差距的,怀抱梦想的同时,却也要脚踏实地,否则就好像空楼阁、海市蜃楼般,美轮美奂,但期望越高,失望也就越重。

    可是,陆正则却不想要掐灭这个梦想。不是因为他是理想主义者,而是因为他亲眼见证了整个过程,从第天开始。他知道陆恪为了走到今天,付出了多少努力和汗水,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

    “这是你应得的!”陆正则真心实意地如此认为。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