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 下马之威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科林-卡佩尼克心不在焉地摆弄着手里的叉子,有下没下地刺着餐盘里的土豆,颗完整的煮土豆,此时已经变成了马蜂窝,视线余光总是不由自主地朝着斜对面的那个年轻人飘过去,在片西方脸孔之,那张东方脸孔、那头黑色短发,格外显眼,也格外刺眼。

    更何况,他现在不是单独个人,在他的对面,坐着另外张东方脸孔,两个人有说有笑地进行着交谈,相谈甚欢。在橄榄球训练基地之,如此景象就好像在赤道看到了极光般,着实是让人瞠目结舌、无法适应。

    “科林?”肯达尔-亨特(Kendall-Hunter)举起了自己手的刀叉,挥舞了下,“嘿,伙计,你在干什么?下午还有满满的训练呢,你现在是打算控制体重吗?我记得体能教练说你的体重也太轻,必须补充碳水化合物。”

    今年的选秀大会之上,旧金山49人共选择了十名新秀,包括了两名六轮秀和三名七轮秀。肯达尔是十名新秀之的员,司职跑卫。

    按照球队的不成规定,在常规赛之前,新秀球员必须坐在固定区域里,除非得到了认可,否则不允许和资深球员混杂坐在起。这不是铁律,但在赛季之前的训练营之,却方便老球员们“训练”新秀菜鸟们。

    肯达尔的呼唤声让科林回过神来,但显然,科林根本没有听见肯达尔的话语,而是自说自话,“你难道不觉得这很荒谬吗?为什么他可以接受记者采访?而且记者还到球队餐厅来?这难道不是破坏了球队规则吗?”

    “什么规则?”肯达尔是个实心眼的,不解地反问到。

    科林却是烦躁地挥了挥手,“我不知道,反正终归有什么规则。难道他们就不担心这名记者是间谍吗?专门过来刺探我们的训练秘密?”

    新秀球员,以积极的角度来说,那是球队未来的希望;以现实的角度来说,就是群必须证明自己的无名小卒罢了。

    在正式赛季开始之前,即使是首轮秀,也不见得有记者前来采访,般来说,只有状元秀、榜眼秀、探花秀是媒体关注的重点,其他新秀,在记者看来,都是样的,没有什么区别。

    可是,那名华裔四分卫,完成签约的第天,记者就上门展开采访,而且还得到了球队首肯?这简直就是荒谬至极!

    肯达尔哧哧地笑了起来,“你是个有趣的家伙。”显然丝毫没有把科林的话当真,还以为是个玩笑。

    如此回应,科林又是郁闷又是憋屈,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然后视线余光就捕捉到了个身影,阿尔东-史密斯,旧金山49人今年的首轮秀。

    放在任何支球队,不管人们是否赞同,但首轮秀就是聚集了万千宠爱的瞩目焦点,更何况,阿尔东-史密斯是首轮第七顺位的新秀,位列前十,关注就更加炙热了。相较而言,科林是二轮秀,瞩目程度直接就对半打折。

    阿尔东犹如个小太阳般,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新秀球员的心。虽然科林是四分卫,是球队的大脑;但阿尔东是线卫,同样是防守组的领袖位置,终究还是无法比拟的。

    众目睽睽之下,阿尔东走到了那名华裔四分卫的身边,将餐盘放在了旁边,主动打起了招呼,两个人握手、撞肩、拍背,有说有笑,神情看起来无比亲昵,阿尔东甚至还问候了那名记者,随后这才表示“我不打扰你们了”,端着餐盘转身离开。

    打扰?

    科林脑袋里的根弦立刻就拉到了极致,“嚯”得下就站了起来,这把肯达尔吓了跳,“科林?怎么了?”

    但科林没有理会他,大步大步地就迈开了脚步,肯达尔回过神,连忙喊着,“科林!”才出口,又担心自己大声喧哗,连忙压低了声音,就是这点点时间差,科林已经离开了新秀区域,朝着老球员聚集的方向走了过去。

    肯达尔不解地看着科林远去的背影,视线正好与陆恪碰撞在了起。陆恪露出了个友好的笑容,肯达尔也回报了个友好的笑容,转过头来,嘟嘟囔囔着,也不知道科林到底要干什么。

    科林没有任何犹豫,瞄准了名球员:帕雷斯-哈勒尔森(Parys-Haralson)。

    今年休赛期之,旧金山49人里里外外进行了大清洗,鼓作气地放出了十七名球员,整个球员名单都发生了大洗牌。所以,现在留在球队里的元老着实不多,帕雷斯是其员。

    事实上,帕雷斯是2006年的选秀球员,仅仅只在球队待了五年而已;当年他只是个五轮秀,作为名外线卫,他的职业生涯表现平平,没有进入过职业碗,也没有进入过全美队和二队,基本与选秀顺位相持平。

    不过,帕雷斯却是个富有人格魅力的球员,性格明朗、乐于交友、称兄道弟、肝胆义气。

    球队进行大清洗之后,球队内部处于动荡之,对上,他们要面对全新教练团队的挑战,吉姆-哈勃是个绝对的铁腕教练;对下,他们要面对新秀菜鸟们的冲击,还有自由球员和落选新秀加入之后的磨合。

    元老球员们需要个维持纪律、组织活动的代表。帕雷斯本身就是元老级别的球员,比他资深的球员屈指可数;再加上帕雷斯的个性和作风,于是,老球员们隐隐地形成了以他为心的团队。

    “科林,你应该知道,年级生不允许在午餐时间进入这个区域。”帕雷斯正在和队友们闲聊,抬起头就看到了球队的主力四分卫,年轻气盛、满脸戾气。

    “我知道。”科林干脆利落地说道,然后转过头看向了新秀区域的方向,“但我也知道,新秀不应该单独接受记者采访,而且还是在午餐时间。”

    顺着科林示意的方向,帕雷斯望了过去,然后就看到了正在和记者交谈的陆恪。熙熙攘攘的人群之,发现他不是件困难的事。不仅是帕雷斯,其他元老球员们也纷纷转过头去,投去了好奇的目光——

    老实说,对于整个联盟来说,华裔球员都是犹如大熊猫般的存在:

    他的实力如何?他真的能够对抗职业比赛的强度吗?他与球队磨合得如何,与球员相处得如何?化差异会有什么影响?即使作为替补,他会不会拖球队后退?他是否会成为记者瞩目的焦点,以至于模糊了比赛的焦点?他又是否会成为其他球队攻讦的目标?

    切都是新鲜的,切都是负面的,切都是陌生的。他们就好像做实验的小白鼠,好奇之余,总是难免带上些排斥。新秀球员想要赢得元老们的认可,这本就不是件容易的事,如果是华裔球员?那就更加难上加难。

    “这名新秀,显然没有接受过球队的震撼教育,不知道天高地厚。难道这就是允许的吗?”科林继续火上浇油,补充说道。

    由于今年球队进行了大幅度的轮换,整个球队加入了大批陌生脸孔,以至于元老球员们对新秀菜鸟们的恶作剧传统也似乎减弱了。虽然说,在过去三个月时间里,帕雷斯为首的球员们还是好好地给十名新秀球员上了几堂课,但力度和强度都不值提。

    不过,科林的话语也是有道理的:这名今天刚刚加入的新秀,距离名真正的49人球员,还有大段课程需要赶上。

    帕雷斯看了看自己的小伙伴们,笑呵呵地说道,“怎么样,准备好成为导师了吗?”

    三个月时间,49人球队的整合已经基本完成,球员本来的元老球员,还有转会过来的资深球员,渐渐都已经熟稔了起来。现在的恶作剧,强度自然不是当初可以比较的。

    每个人脸上都流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突然,帕雷斯抬起头来,看向了正在偷笑的科林,“还有,看来你的课程也没有学会。常规赛之前,不准越界,就是不准,任何事都不准。”科林的笑容顿时就僵硬在了嘴角,“立刻,伏地挺身三十个,现在开始。”

    科林愣愣地看着帕雷斯,句话也说不出来,随即就看到旁边其他球员们戏谑的眼神,科林咬咬牙,趴了下来,当场就开始做起伏地挺身。

    瞬间,科林就成为了整个餐厅的瞩目焦点,就连陆恪和林书远都转过头去,不明所以。

    “都是他。都是他。都是他。”每下伏地挺身,科林就在喉咙里咬牙切齿地嘟囔句,如果不是那个该死的家伙,他就不会沦落到如此地步了。这笔账,笔笔地,未来肯定要好好算算。

    “你不关心吗?那到底发生了什么?”林书远有些惊讶地看着科林,四周看了看,却发现大家都是脸习以为常的表情,在那些老球员眼,还可以看到幸灾乐祸。

    陆恪只是耸了耸肩,“在美国的体育赛场上,新秀总是会受到各式各样的捉弄。没有什么新奇的东西。”

    作为名华裔四分卫,小学、学、大学,类似的恶作剧,他隔三差五就要经历回,从最开始的愤怒、反抗,到随后的沉闷、压抑、逆来顺受,再到之后的化解于无形、乃至于聪明反击,他早就已经不是个孩子了。

    “那你……”林书远下就想到了,毕竟,他也是生活在美国的华裔。

    陆恪露出了个笑容,“估计马上就轮到我了吧。”

    林书远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神:为什么他觉得陆恪有些跃跃欲试?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