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埋头训练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陆恪没有任何选择,他只能戴着这个签名头盔参加训练。

    探查罪魁祸首根本不需要福尔摩斯的破案技巧,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隐瞒的打算。

    在训练之,帕雷斯不厌其烦地说着,科林是如何想出这个主意,然后他们又是如何隐藏陆恪的头盔,最后则是如何利用肯达尔欺骗陆恪上当。

    帕雷斯遍又遍地强调着,“我们都知道,那个自以为是的常青藤小子,警惕心肯定非常强,我们劝说的话,他不见得会上当,但肯达尔那个笨蛋,他就肯定不会防备了。果然!”

    站在旁的科林展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整个人嘚瑟得不行,时不时就停下来,劲歌热舞番;不然就是惟妙惟肖地模仿着陆恪接过头盔时的僵硬和尴尬;再不然就是配合帕雷斯的演讲,形象生动地还原今天上午的恶作剧。

    那活灵活现的姿态,看起来是今年奥斯卡影帝的有力争夺者。

    每次讨论,所有视线都犹如利剑般,赤果果地朝着陆恪投射过来,丝毫没有掩饰眼神里的各种情绪:戏谑、调侃、嘲讽、奚落、鄙夷、不屑。

    整个上午的训练,陆恪就好像全身赤果般,在光天化日之下,放任所有人的打量和观光;不仅如此,脑袋上还盯着盏万瓦的灯泡,似乎召唤着全世界的人都过来观看,就连教练员们的视线偶尔不小心扫到,也是忍俊不禁。

    没有遮掩的能力,也没有反击的可能。陆恪只能全神贯注地投入训练,越来越专注、越来越狠厉、越来越拼搏。

    在正式训练之,陆恪不仅没有手软,而且还变本加厉。

    每档进攻都当做是超级碗的最后档进攻来完成,杀了防守组个措手不及,以帕雷斯为首的球员们个个灰头土脸、好不狼狈;随后帕雷斯等人也发狠,以犯规的方式,不管不顾地连续冲撞了陆恪三次,还狠狠地完成了两次擒杀,陆恪那瘦弱的身板在疾风骤雨之,伤痕累累。

    训练开始变得断断续续、支离破碎起来。

    不仅仅是陆恪和防守组之间,科林和陆恪之间的火药味也渐渐开始浓郁起来。

    每档进攻,科林都会紧紧地盯着陆恪不放,次糟糕的传球、次笨拙的跑球、次狼狈的撞击,科林就会煽动旁边的其他队友们,竭尽所能地奚落和嘲讽,认为陆恪根本没有接受过正规训练,所有战术体系都团乱,而且孱弱的身体素质更是让他在场上看起来像是“愚蠢的鸭子”,这是科林的原话。

    后来更是得寸进尺,明目张胆地刺痛陆恪的头盔,“怎么,大明星,忙碌着给自己签名,以至于后撤步都不会了?”又或者是在次传球失误之后,集体起哄,“哈哈,你肯定爱死了自己现在狼狈的模样,我们也要爱上你了。”

    矛盾,丝毫没有掩饰。但,这就是竞技体育的部分,赤果果,血淋淋,就好像原始的大自然般,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陆恪回避了自己最擅长的口舌之争,不仅因为脑袋上的头盔犹如座大山般,沉甸甸地压着他,让他无法挺直腰杆;还因为他清楚地知道,球场的矛盾,终究还是要依靠球场来解决,辩论的胜利,依旧无法让他们闭上嘴巴。

    于是,对手的攻击越猛烈,陆恪的还击就越犀利,丝毫没有放水的意思。

    作为名新秀,陆恪的学习能力无疑是惊人的,在训练之,他是如此冷静、镇定、沉稳,犹如名拥有十二年经验的老将般,对面的防守策略,犯过次的错误,下次就很难再抓到痛脚了。

    撞击了之后,下档进攻更加果决;擒杀了之后,下档进攻更加凶狠。整个防守组被杀得片甲不留,归根结底,这仅仅只是训练而已,在陆恪火力全开的状态之下,防守组的状态有点跟不上速度,完全颜面无光。

    更夸张的是,科林完成次传球,陆恪紧接着更漂亮地完成次传球;科林丢掉了次传球,陆恪还是沉着冷静地再次完成传球。

    记又记的耳光,毫不留情。场下的叫嚣有多么犀利,场上的还击就有多么汹涌。

    后来,就连基普都看不下去了,在训练的间隙,将陆恪叫到了旁,“这是训练,收力点。我们训练的是战术,不在于胜负。不是为了别人,至少你也要注意,否则受伤的话,这就得不偿失了。”

    陆恪点点头表示了同意。可随后的训练,依旧我行我素。

    上午的训练结束时,防守组愣是被打得没有脾气。两名脾气火爆的球员,握紧了拳头就想要冲上来,好好教训陆恪顿,真正地让这名新秀吃点苦头。

    结果被吉姆及时呵斥住了,“训练就是为了调整状态、为了寻找漏洞,看看你们刚才的训练,简直像是块臭不可闻的抹布,在正式比赛里,球队此时输得就连底裤都不剩了,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识相的话,你们应该在我发火之前,个个都开始反省!真是丢人现眼。”

    最后句话,确实是让球员们个个脸颊都开始着火:名新秀四分卫,名华裔四分卫,在训练之,将防守组打得满地找牙?这……这着实有些说不过去,更何况,那名四分卫看起来是如此瘦弱,轻风吹就要倒了,他们却还打不过。丢人,真丢人。

    于是,即使忿忿不平,但还是纷纷收回了视线,灰溜溜地离开了球场。

    “斑比,还是你带感!”马库斯路小跑地冲了过来,星星眼地看着陆恪,“每档进攻传球成功之后,所有人的视线就停留在你的头盔上,感觉像是记记耳光,啪啪响个不停,那些老油条简直被虐得找不着北了。”

    洛根却是摇头晃脑,脸遗憾的表情,“我觉得,球队的状态真是令人担忧。看看那防守组,就连斑比十分之的功力都招架不住,常规赛,估计要被杀得片甲不留了;还有那科林,我看他就是个跑卫,哪里是四分卫,传球准度太糟糕了,老实说,他到底是怎么二轮的?给斑比提鞋都不够。”

    就连阿尔东也过来凑热闹,满脸无奈,“斑比,你好歹提前预警下。”阿尔东是防守组,今天上午真是接受了震撼教育。

    客观来说,在传球训练之,所有的项目和内容都是围绕四分卫展开的,某种程度来说,四分卫确实是会占据某些优势;再加上防守组没有完全提升状态,为了避免太早出状态,明天季前赛反而不在正常的轨道上,所以今天直在收着打。进出,这才造成了天平的倾斜。

    但即使如此,陆恪大杀四方、火力全开的模样还是太恐怖了,简直就是杀红了眼。正如洛根所说,阿尔东也不由开始怀疑,科林和陆恪,到底谁才是二轮秀,谁才是落选新秀,这位置似乎不太对劲。

    看着眼前的两个活宝,现在还要加上个,陆恪皱起了眉头,本正经地说道,“阿尔东,我没有料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

    阿尔东满脸错愕,瞪大了眼睛,“我怎么了?你说说,我到底是怎么了?冤枉,真是冤枉。”那六月飞雪的无辜表情,惹得洛根和马库斯两个人都哧哧地笑了起来。

    “嘿,陆恪。”不远处,肯达尔满脸生涩和尴尬地站在原地,用力挠了挠头,别扭得不行,“上午在更衣室,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抱歉。”

    陆恪用食指敲了敲自己脑袋上的头盔,轻笑了起来,友善地说道,“相信我,这是我需要担心的所有问题之,最轻微的那个。”战术手册,战术手册,战术手册,这才是当务之急。

    肯达尔这才释然地长长吐了口气,“老实说,他们真的太过分了。球队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团结,他们还在计较这些小事情……”这伙计看就知道是个老实的,就连背后说被人坏话都不敢下狠手,说着说着,声音就渐渐消失了,在喉咙里含糊了两下,却是老实得可爱。

    “陆恪,你说,你刚才那样还击,会不会有事啊?他们……”肯达尔也跟在了他们旁边,起朝着更衣室方向走了过去,满脸担忧地询问到。

    陆恪将头盔摘了下来,满头大汗,就像是刚刚从水里捞出来的般,“明天就是季前赛了,比起教训年级生来说,球队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相信我,他们不会愚蠢到如此地步的。”

    如此句话,几个菜鸟新人们纷纷哄笑了起来,上午的郁闷和阴霾,彻底烟消云散。

    正如陆恪所说,时间不够了,精力也不够了。

    季前赛正式进入了倒计时,球队进入全力备战状态,即使想要好好教训陆恪,还有其他年级生,未来也还有无数时间,不急在时。

    严格来说,今天他们甚至就连闲聊和午餐的时间都没有,上午训练比往常提早了三十分钟结束,球员们回到更衣室,快速沐浴冲澡,更换日常服装,而后就鱼贯地坐上了球队大巴,浩浩荡荡地前往旧金山国际机场。

    下午,他们就飞往新奥尔良,参加2011年季前赛的第场比赛,在客场对阵圣徒队。

    短短几个小时之后,所有球员就已经在新奥尔良的客场酒店完成入住,随后进入客场训练基地,开始热身。赛季的脚步声,已经来到了身边。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