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 截然不同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深呼吸,深深地、深深地呼吸口气,仿佛永远不会停止般,长长地吸气着;视线里的所有切都放慢了速度,整个世界的所有运动轨迹都以放慢十倍、二十倍的速度在播放着,微风吹拂的轨迹、球员热身的动作、球童跑动的身影……

    切都如此缓慢,又如此清晰,还如此真切。即使是使用特殊技能子弹时间时,视野也没有如此高清。

    不同,每个细节、每个环节、每个部分都不同。他可以清清楚楚地感受到。

    保罗-布朗球场更加开阔、更加空旷,半开放式的球场如同花朵般盛开,站在球场之上,视线余光可以捕捉到大片大片的天空和建筑,整个球场的空间感和位置感都截然不同,就连光线洒落的角度和视线折射的光晕也不同。

    保罗-布朗球场的看台位置更加开放,白色、黑色和橙色的球衣色彩浩浩荡荡地铺陈开来,比起红色和金色来说更加寡淡,也更加陌生;似乎观众们的呼喊声和应援声也都不同,缺少球场建筑的聚声反应,回音效果更加明显。

    所有的所有都是不同的,就好像换上了双不同尺寸的鞋子,穿是可以穿的,但浑身上下都感觉不舒服。

    客观来说,保罗-布朗球场的环境比烛台球场更加和缓,因为风力更小、视觉更开阔;更重要的是,这里的天气更加舒适,真正秋高气爽的天气,在九月份之,不会太潮湿,也不会太干燥,不会太炎热,也不会太寒冷,简单的热身运动之后,身体肌肉很快就进入了状态。

    但,陆恪还是不适应。他习惯了烛台球场,那里的风力、风向、灯光、空间、温度等等。正如人们所说,金窝银窝都比不上自己的狗窝。他还是喜欢在烛台球场打球。

    出发之前,抵达之后,乃至于登场之前,陆恪都没有意识到这点。因为,这是他职业生涯真正意义上的首次客场。

    对阵南加州大学、对阵威斯康辛大学,主场都是玫瑰碗;对阵西雅图海鹰、对阵达拉斯牛仔,主场都是烛台球场。所有切都是自己熟悉的,熟悉的更衣室,熟悉的通道,熟悉的环境,他在同片场地训练,也在同片场地比赛。

    主场之所以为主场,不是因为主场的球场更加优秀,而是因为主场的环境更加熟悉。陆恪从来没有察觉到客场会是个问题——虽然媒体直在说,虽然教练直在说,虽然所有队友直在说,但,没有亲身经历过,感觉终究是不同的。

    以前前往客场,陆恪都是看客,端坐在板凳上,以旁观者的姿态观察所有切。但今天,陆恪却站在了球场之上,成为比赛的员,甚至是掌控比赛的员,置身其之后,所有切都改变了,猛然浮上水面。

    陆恪以为自己经历过大风大浪,强壮的心脏根本不知道紧张为何物。但,此时,他再次感受到了紧张,就好像对阵南加州大学特洛伊人的临危受命般。那种情绪,无法控制,也无法压抑,只能巧妙利用,转化成为比赛的动力。

    “斑比!斑比!”声呼唤,由远及近地在陆恪耳边炸裂开来,深呼吸终于停止了,陆恪猛地转过头,然后就看到了自己的队友们,围绕成圈,纷纷站立着,等待着陆恪的发号施令。

    出声的,赫然是洛根,“斑比?时间正在倒数!你没事吧?”

    陆恪的视线余光瞥了下端区尽头的倒计时时钟,四十秒倒计时已经来到了三十七秒。刚才所有的切,发生在短短的三秒之内,却仿佛经历了整整个世纪般。

    陆恪收拢了下指尖,拿起了腰际悬挂着的毛巾,擦拭掉温热的汗水;然后重新伸直手指,让紧绷的情绪缓解下来。

    辛辛那提猛虎对阵旧金山49人的比赛已经开始了三分四十秒。

    率先开始进攻的是猛虎队,安迪-道尔顿带领着进攻组上场,有声有色地展开了进攻,稳扎稳打地推进过了半场;可惜的是,进攻到此为止,三振出局,任意球的距离终究还是太远了,猛虎队只能遗憾地选择弃踢。

    然后,陆恪带领着球队上场。

    “注意!”陆恪招呼着队友们,但耳边却传来了轰轰隆隆的响声,犹如雷霆、犹如暴风、犹如骤雨,不是那种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而是风雨飘摇的嘈杂声,晃晃悠悠得扰乱心神,更糟糕的是,陆恪的声音完全被淹没,似乎遇上了空气墙般,根本无法传播开来。

    虽然说,保罗-布朗球场根本没有坐满,超过三分之的作为都是空着的;但到场的主场球迷却毫不示弱,以实际行动给了旧金山49人个下马威,排山倒海的应援声,震慑着进攻组的每位球员。

    陆恪微微皱了皱眉头,招呼着队友们进步靠近,大家围绕成个圆圈,脑袋顶着脑袋;陆恪单膝跪地,站在正央,以丹田的力量呼喊到,“伙计们,这是我们赛季的第个客场,这意味着,赛季真正开始了。我需要场胜利!有谁和我站在同阵线上的?”

    话语简单,却铿锵有力,然后,陆恪就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洛根和马库斯几乎是同时间伸出了右手,重叠在了陆恪的手背上,然后其他球员也都加入进来,个接着个,很快,所有人的手掌都重叠在了起。

    “很好!那就让我们拿些达阵吧!”陆恪竭尽全力嘶吼到,“数到三!,二,三,游戏开始!”第三声时,所有人的手臂高高抬起,指向了天空。

    随后,按照吉姆-哈勃的赛前布置,陆恪快速完成了战术安排,在保罗-布朗球场那飘忽不定的呼喊声之,安排战术着实不是件容易的事,简单的口令、简单的手势,确保每位球员接收到信号之后,宣告完成。

    很快,旧金山49人的进攻组完成了列阵。

    “攻击!”

    尖叫声和呐喊声着实太过汹涌,犹如雷鸣般击打着陆恪的耳膜,他甚至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在山呼海啸之苦苦地夹缝求生,显得势单力薄、无以为继;正当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开球声音是否传出去时,双手就已经感受到了橄榄球,来不及深入思考,脚步习惯性地快速后撤步。

    高高扬起下巴,将前半场的防守阵型跑动路线收入眼底,却只看到了层厚厚的铁幕,穿着白色上衣、黑色球裤,点缀着橙色的斑斓虎纹,犹如道天堑,严严实实地将进攻锋线与接球球员阻隔了开来。

    脚步快速移动着,视线从左往右扫视,但根本来不及寻找接球球员的空档,电光火石之间,视线余光就已经捕捉到了撕破的进攻锋线:防守锋线的球员犹如推土机般,狠狠地推动着49人的进攻锋线不断突进,口袋正在快速压缩,再压缩。

    后退!

    危险信号才刚刚响起,后撤步稍稍慢了四分之拍,视线里已经出现了双带着橙色手套的手掌,犹如蒲扇般,狠狠地拍打下来。

    陆恪个矮身,试图闪躲,但动作还是慢了些许,肩膀和手臂被对方牢牢地抓住,火辣辣的疼痛传来,“啪”的声脆响并不结实,却足够严密;下秒,陆恪就感受到了强大的力量和地心引力的召唤,整个人就被拖拽着摔倒在地,青涩的草屑和狂热的欢呼宛若记耳光般,狠狠地甩在了脸颊之上。

    但这还不是结束。

    下刻,49人的进攻锋线口袋彻底被压坏,几名球员都失去了重心,犹如倾倒山岳般,个接着个轰然倒塌,有猛虎队球员,也有49人球员,纷纷地倒在了陆恪身上,层层叠叠地仿佛叠罗汉般。

    “草!”陆恪握紧了拳头,重重地捶打了下草坪,那沉闷的触感隐隐传来片刺痛,僵硬紧绷的肌肉稍稍得到了缓解;可是涌动在胸口的怒火却根本无法宣泄,只是在汩汩作响,撞击着胸口,隐隐作痛。

    擒杀,旧金山49人全场比赛的第档进攻,以辛辛那提猛虎的擒杀结束!

    愤怒,不是针对进攻锋线的,而是针对自己的。刚才,因为紧张,判断失误,反应迟钝,表现简直糟糕透顶!

    在防守之,他出了对方的突袭意图,“4-3”阵型是没有错的;但他却忽略了对方的整个进攻阵线往前推移,大胆而疯狂地放弃了后场防守,重兵投入突袭之——

    安全卫防守传、角卫防守短传,而线卫则放弃了短传和跑球的防守,甩开膀子投入四分卫突袭,这也意味着,整个线分组都在冲击49人的进攻锋线。

    面对如此防守方案,快速将橄榄球交给跑卫,这是口袋四分卫的最佳选择。但,陆恪因为防守的疏忽,导致了判断失误;而后面对口袋撕破的危机,大脑反应慢了四分之拍,仅仅是这毫秒的差距,脚步根本没有来得及后撤,直接就被擒杀在地。

    个错误,再遇上另外个错误。最后导致了如此结局!

    直到此刻,陆恪才真正明白了客场比赛意味着什么,但他对自己无比愤怒,更加失望,又不是没有见过世面,居然会因为紧张而导致系列判断失误。

    “草!”陆恪再次狠狠地捶打了次草坪。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