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 血腥斑比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斑比,上帝,你流血了,你确定没事吗?”林奇满脸惊恐地看着陆恪,声音无法控制地脱口而出,然后高高举起了右手,大声嚷嚷着,“队医,队医!”

    “等等,怎么回事?裁判吹停了比赛。”柯克和泰迪也注意到了场上的变化,连忙打量了下球场,“队医上场了,谁受伤了?陆恪?不会吧,难道是陆恪受伤了?上帝!”柯克不由就抱住了脑袋,瞪圆了眼睛,满脸写满了惊吓。

    “刚才的这次擒杀,着实太凶狠了。阿特金斯是不是有粗暴对待四分卫的嫌疑,这值得商榷,但可以肯定的是,面对如此凶狠的擒杀,陆恪根本没有还手之力。现在,我们唯能够期待的,就是不要出现伤病。”泰迪接过了话头,快速解说到,“现在让我们先看看回放,刚才这次擒杀之到底发生了什么?”

    球场之上,身为当事人的陆恪却摆了摆手,“我没事!”但,林奇却根本不管不顾,不仅仅是林奇,其他队友们也都慌乱起来,纷纷围绕了上来,“斑比,怎么回事?”

    陆恪也是脸懵逼,除了有点气喘有点胸闷之外,他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劲,林奇在那里瞎嚷嚷什么?

    然后,陆恪就看到了队医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陆恪,请摘下头盔。”

    “医生,我没事。我是认真的。”陆恪有些无可奈何,但还是配合地摘下了头盔,然后就看到队医流露出无奈的表情,“你流鼻血了。”

    “啊?”陆恪的脑海里还在回想着刚才的擒杀,自己的脚步问题不容忽视,而且还导致了掉球,这真是太糟糕了。时间,对医生的话语居然没有反应过来,抬手擦了擦鼻子,这才发现了片殷红,“咦,这是怎么回事?”

    戴着头盔,为什么会流鼻血?

    “抬头。”队医将陆恪的脑袋往后压了压,然后捏住了他的鼻子,稍稍观察了下,这才解释到,“没事,仅仅只是鼻梁收到了冲撞,流点点鼻血而已。你没有感觉到头晕吧?”

    “没有,我甚至没有感觉到冲撞!”陆恪也是脸无辜,瞪圆了眼睛表示自己的清白,然后就看到了旁边队友们的满脸惊恐,个个都瞪大了眼睛,好像发现了新大陆般,场面有种荒谬的喜感。

    “应该是擒杀的时候,头盔撞击了下。不过因为身体其他部位的疼痛感,转移了注意力,所以你才没有注意到。”队医简单快速地解释起来,同时又再次检查了下,鼻梁之上贴了个止血带,此时鼻血已经止住了,“你确定没有头晕或者眼花吗?我现在是几个手指头?”

    遇到强力撞击,脑震荡是需要担心的第件事。

    陆恪阵无奈,但没有继续辩解下来,“三。”随后,队医又更换了两次数字,陆恪都准确回答了之后,队医这才放心下来,递了纸巾给陆恪,“擦拭下血迹吧,然后戴上头盔,就可以重新投入比赛了。”

    队医离开了,裁判过来询问了下情况,确定陆恪可以正常上场之后,其名裁判走了过来,“尽快清理下自己,比赛时间马上恢复运转。”

    陆恪点头示意了下,“没问题。”抬起头,招呼着队友们过来,“球权还在我们手上,对吧?”然后就注意到,所有队友的惊恐还是没有消散,陆恪翻了个白眼,“难道没有见过流鼻血的吗?上帝,橄榄球赛场之上又不是没有见过血。”

    不是没有见过血,而是没有见过满脸都是血,还在思考战术、思考比赛的;而且,这个对象还是陆恪,个品学兼优的好好学生,个外号叫做“斑比”的儒雅书生。这画面……着实有点视觉冲击力。

    队友们面面相觑,然后,洛根毫无预警地就来了句,“血腥斑比要上线了,大家小心。”于是,众人集体哄笑。

    陆恪无语地摇了摇头,快速地用湿纸巾将人、嘴巴附近的血渍都擦拭干净;随后就快速戴上了头盔,再次投入了比赛之,“抱歉,我的失误,没有护住球;不过,我们的进攻锋线需要集注意力,现在,九十七号是重点盯防人物,两次擒杀,伙计们,我们可没有那么随便,可以任意进出。”

    “噗”,猝不及防,陆恪就开车了。

    洛根第个就反应过来,噗嗤下就笑出了声,然后其他人也都纷纷笑了起来,紧张的气氛稍稍得到了缓解。

    布置完战术之后,陆恪重新站到了进攻锋线的身后,视线深深地落在了阿特金斯的身上。不得不承认,今天阿特金斯的发挥着实出色,威胁性和冲击力正在直线上升。

    刚才那档防守,不仅仅是擒杀,而且还制造掉球,差点就制造了球权转换——虽然林奇最后时刻抢到了橄榄球,但对于49人进攻锋线的压迫感却是真实存在的。先是49人的把戏进攻,而后是猛虎队的强力擒杀,比赛的激烈程度还在持续升温。

    陆恪必须承认,刚才的掉球完全是他的责任,乃至于擒杀,他的责任也有部分。

    在陆恪的诸多专项技术之,有两项技术始终是被忽略了。项是假传动作,只有四十五分;项则是护球能力,只有五十九分。

    所谓的假传动作,其实就是假跑真传、假传真跑,涉及到四分卫的跑动路线、传递动作以及掩护橄榄球的能力,真正高明的假跑真传,就是完全欺骗过防守锋线,所有人都以为是跑球,而四分卫带着橄榄球离开口袋,完全没有人察觉到,留给四分卫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完成传球。

    所谓的护球能力,则更加简单,就是遭遇擒抱、遭遇撞击、遭遇擒杀的时候,四分卫保护球权,不会掉球。这项技术,与身体素质有关,但却不是全部,准确来说,即使是跑卫、近端锋等身体强壮的球员,样需要面对黄油手以及掉球手的毛病。

    护球能力更多是技术,球员将橄榄球控制在怀抱之,双手的手型以及身体的位置,这将决定橄榄球的保护框架;而球员的护球意识,则是关键因素。

    简单举例,对于外接手来说,接到球之后,第要事,应该是控球以及护球,下件事才是绕开防守、持续推进。但在比赛之,许多外接手刚刚接到球时,就开始思考如何突进、如何撕开防守,往往不小心,就因为黄油手而造成了掉球,甚至不需要防守球员的肢体接触。

    这就是护球意识的差别。

    对于陆恪来说,这两项技术都不过关。

    在此之前,假跑真传,隐蔽性不够,但因为传球打击能力足够,这也给跑卫争取了足够空间,所以没有制造太大问题;护球能力,只要进攻锋线保护得当,四分卫不需要面对冲撞和擒杀,自然也就没有这方面的担忧。

    但,刚刚的这档对抗之。先是假跑真传被识破了,而后是没有能够护住橄榄球。如此表现,确实难以让人满意。

    今天比赛才刚刚开始,这就已经是第二次失误了。

    客场比赛,确实不好打。陆恪的整个状态都不在节奏之上;而且,面对阿特金斯的强势表现,此消彼长,双方的你来我往确确实实地迸发出了火花。今天的竞争,正在变得激烈起来,这是预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的。

    预料之外,那是因为辛辛那提猛虎不是强劲对手,去年甚至比49人还要更加糟糕;今年前两周也仅仅只是胜负;情理之,那是因为NFL之,没有绝对弱者,每周的胜负都是难以捉摸的。

    两次遭遇擒杀,次被迫仓促出手,而此时第节比赛还没有过半,这对于任何名四分卫来说,都是严峻挑战,对抗强度远远超出想象。

    对于四分卫来说,身体对抗不是他们的强项,连续遭遇强力擒杀之后,身体的防御机制就会启动,再次面对强力冲撞时,许多四分卫都不由自主地会变得慌乱,传球选择可能变得仓促,移动脚步可能变得慌乱,最糟糕的情况是不敢传球,进攻锋线被扯破之时,他们会选择直接摔球,终止进攻,回避更多的冲撞。

    这是种自我保护本/能,不仅仅是四分卫,其他球员也都可能面临同样的情况。又或者是,受伤之后,重返赛场,状态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

    但,对于陆恪来说,却没有如此担忧。如果想要回避身体对抗,他可以选择游泳、跑步之类的体育运动,不需要身体正面碰撞,更多是自己与自己的较量,自己与自己的突破;既然选择了橄榄球,陆恪就清楚地知道自己将要面临什么。

    他不会胆怯,也不会退缩;恰恰相反,陆恪现在开始渐渐兴奋起来,摆脱了客场比赛的桎梏,全心全意地投入比赛之。无关任务,只关输赢。

    透过头盔,陆恪的视线死死地落在阿特金斯的身上,强队强、硬对硬,针尖对麦芒。鼻翼底下传来阵血腥之气,仿佛杀戮的味道,开始弥漫开来,陆恪轻轻地舔了舔唇瓣,收回视线,在防守球员之间环视了圈,认真地、仔细地打量着对手的防守阵型,脑海里的战术渐渐形成。

    视线余光瞥了眼倒计时牌,还有十五秒,但他却丝毫没有紧张,扬声喊到,“伦敦!伦敦!进击的伦敦!”在现场球迷的应援嘈杂声之,陆恪的声音却犹如记记重拳,迎面击打了上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